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新冠只需一支安慰剂

(2020-07-21 09:21:27) 下一个

我对美国,巴西等国的新冠疫情莫名惊诧。每天新发病人数都往十万跳了,但整个社会对是否要戴口罩还是没有达到共识。民主党要戴,共和党不戴,支持者和反对者在社会上差不多一半一半。最近还弄出来这么个奇事,民主党的亚特兰大市长宣布戴口罩令,违抗者要坐牢,共和党的州长宣布废除口罩令,两人还闹上了法庭。而巴西那个反对戴口罩,反对封城的总统患上了新冠,偏偏是轻症,这个经历反而更支持了他的反封观点。

我儿子是个医生,也是个本地的年轻政治家。我和他谈了这个问题,他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然后如醍醐灌顶。他说,“新冠没什么了不起,只缺一支placebo(安慰剂)”。

安慰剂效应,是医学上的一个专用名词。按现在的新药开发规定,只有疗效比安慰剂有统计学显著改善,这个研究产品才可以被称为药品。安慰剂是那种本身没有作用,但被做得和药品一模一样的东西,病人不知道研究者也不知道,所谓双盲。安慰剂的作用有多强?在镇痛方面,安慰剂有效率能达到80%,一个镇痛药要得到批准,其疗效至少超过80%。对其它症状和疾病,安慰剂也有不等的疗效,甚至有安慰剂治愈肿瘤的纪录。

安慰剂的作用机理,主要是心理上的。现在看来,中医不说全部,也可以说99.99%是安慰剂,因为十个中药有9.99个过不了现代双盲临床试验。但你也不能说中医无效,每个中医都可以举出实例,曾用中药治好了多少多少病人,很多个人也有被中药治好的经历。注意一点,安慰剂不等于假药,只是其作用机理来自于心理学或至今还不明的机理。

我在中国当医生时,有个病人说疼,使用了常用的止痛药都无效。后来我在注射器里加了生理盐水,对他说,这是美国进口的药,很贵,你用不用,他长考后,同意使用,痛当场止住了。以后几天都有用,直到他去查帐,发现最近没有多收他钱,知道受骗,从此对他的疼痛没药可治了。

安慰剂效用也可以推导到其它方面,宗教,心灵鸡汤,宣传等都是某种程度的安慰剂。耶稣治病的机理可能就是安慰剂作用,希特勒演讲也有这方面作用。但安慰剂的作用不稳定,必须要受试者完全信任,比如前面我讲的那个病人,知道了我给的不是什么进口昂贵药物,马上不灵了,政治和宗教骗局也有这个问题,包括中医,一戳穿,就没用了。

安慰剂作用,在医学上有用,在政治上也有用。其在中国政治下的作用,想一想文革就明白了,就是在美国这样的民主政治下,也是有实际使用的。如何使用安慰剂作用,来终结新冠危机,并使自己在政治上获益,如当选之类,连我儿子这样的低资历的政治家都明白,像川普以及他的那些老谋深算的智囊怎么会不明白?

目前有关新冠的疫苗和药物研究的消息都是负面的,中国的防治经验对大多数国家是不可行的,代价也昂贵,长时间了自己都难以为继。但反过来讲,新冠的后果并不严重:感染后80%以上的人无症状,总死亡率大约5%,其中大多数是老年多病者,如果限制到50岁以下人群,则死亡率在千分之一以下。新冠半年以来流行五大洲,死了五十多万人,但半年全球的车祸死亡多少?80万(2013资料),肺癌90万(2018资料)。如此高的死亡率,也没有一个国家禁止开车,没有一个国家完全禁止可以引起肺癌的吸烟。

这就是说,人类社会已经有经验在接受某种死亡风险的基础上,保持社会正常运营。针对新冠而言,只要充分保护好高危人群(老人),即使完全放开,新冠也只是一个在年轻人中死亡率0.1%左右的流感水平的传染病。怎么对付流感,就可以怎么对付新冠。

我当年练习游泳时,在浅水区已经练的很好了,就是不敢到深水区去。我爸爸就乘我不备,突然把我扔到深水区去,一急,我就会游了,而且不怕了。现在,理论上整个社会可以开放了,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害怕,就差这么一扔。

我认为,这一扔就是一支安慰剂,以疫苗为名的安慰剂。新冠疫苗到底有没有用,众说纷纭。但严格按科学原理说,疫苗是一种减毒的病毒,如果病毒的死亡率是5%的话,疫苗不降到十万分之五(降一千倍),那就没意义了,这是安全性。现在新冠感染后得病率约为20%,使用疫苗后至少降到1%以下,而且能维持很长时间,最好终生,像天花病毒一样,那是有效性。

要做到这些很不容易,比如你要实现十万分之一的安全性,那临床试验至少要十万人以上,病例数不够,就无法充分评价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但这样就需要时间,没个十年八年是不可能的,现在常用的疫苗都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考验的。

但不管是美国和巴西,都无法承受十年的等待,就算像中国这样的关关停停,也受不了。如果我是川普,就打算赌一把了:在10月份,选择一个安全性和有效性较好,但达不到以上标准的疫苗,在经过大肆宣传后,以总统战时令宣布大量生产和使用,但依然限制和保护好老年人。

最好的情形:打了疫苗的人信心大增,欣然进入了深水区。这些疫苗不是假药,本身具有一定的有效性,再加以安慰剂效用,导致发病率大减,生活重回正轨,生产和就业大增。人们重拾了信心。其它国家,甚至包括中国也开始仿效,人类用医学和政治的联合作用,征服了新冠疫情!

最差的情形:发病率并未明显减少,但根据已有数据,伤亡率不可能大幅上涨。疫苗使用到反馈有个时间,经过这段时间,有些国家会觉得并没什么,虽然风险依旧,但就象开车一样,是可以接受的。对川普来说,疫苗效应可能已经将他推上了总统宝座。因此,就是最坏的情形,对他也是好事,况且,这个最坏情形对社会也坏不到那里去。毕竟,为了一个死亡率低于车祸的疫情而让社会崩溃,是不符合逻辑的。

川普如果要这么做,反对的人肯定不少,包括医生们,流行病学家们。当年,希特勒和他的最出色的将领古德里安争论战略问题时咆哮道:”我的将军们不懂政治,没有政治的军事,什么也不是!“。

在抗疫方面,也不要一味嘲笑美国总统川普,巴西总统博索拉罗等重开派政治家。很多医学家不懂政治,没有政治考虑的抗疫,可能什么也不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dell_dell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想法很有道理,但是风险太大了,万一错了就糟了

只用死亡率不高来证明社会可以开放了, 没有考虑到那些被治愈的人,有后遗症么?如果社会上有一堆有后遗症的人,后患也是不小呀。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ZKZBZ' 的评论 : 你的意见还是很有意思的。我是这样看的,美国现在新冠确诊人数约400万,死亡约16万,按确诊人数算死亡率约5%。总感染人数(抗体阳性数)按专家推算在确诊数的6-36倍之间,就高算以30倍,则美国目前实际感染人数在1.2亿,占人口的(1.2/3.5)34%,理论上当人口的70%都感染了,感染数就会为零,设从现在到70%是指数关系,则美国最高死亡率将达到20万左右。没有一个传染病会让人类灭绝,自然免疫力会产生,而对于新冠这样的低烈度传染病,无为而治是最好的办法,现在就缺一个让大家敢重开的安慰剂,这就是我的观点。
LZKZBZ 回复 悄悄话 在误导。 现在只有百分之一,二的人感染的情况下有五十万人死亡,如果全放开会不会五十倍或百倍的人死亡?
randomspot 回复 悄悄话 >>这次欧美脸丢大了。安慰剂岂不要死更多
丢脸倒是不重要, 反正欧美也不是靠脸吃饭。 重要的是要正视问题。
这次疫情说明了美国政治制度需要改进的地方多了去了, 整天给自己洗地给别人挑毛病,不如找自己的问题解决问题。

另外, 这次疫情说明了美国的天价高科技医疗体系也不过是个纸老虎。 老百姓除了高价买单没得到什么好处。
baladirk 回复 悄悄话 看样子朱医生在国内时是西医, 所以才对中医不太"尊重"。我也不太相信中医。中医是说不清道不明。"慢慢调理",最后也许是免疫系统将疾病制服, 与中医的调理无关, 当然也有安慰剂效应。
baladirk 回复 悄悄话 另外媒体报道的经过检测而得的新冠病毒感染率也是一个不准确的数字。因为现有的检测方法准确度不是100%, 所以有许多"假阳性"。当然大家还是要小心。
baladirk 回复 悄悄话 现在这个死亡率是一个所有疾病的总死亡率。自从新冠病毒泛滥后,现在根本不提流感死亡率。实际上许多最近几个月因为新冠病毒而死的是由于流感及其他病因而死。新冠病毒只是一个死亡加速器。哪些有严重基础疾病的年纪较大的病人只是被提前几个月致死。
baladirk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有道理。国内一般不将得了绝症的信息告诉病人, 就是这个道理。有些人心里不够强大, 一听说自己得了绝症, 马上就会失去与病魔斗争的信心。从精神心里上一旦瘫痪, 免疫系统功能下降,死的九更快。当然因人而异。
haohao88 回复 悄悄话 人们都抱有侥幸心理,总认为2%死亡不会落在自己头上。
饳崆 回复 悄悄话
全球包括中国,死亡率自然低。如果单对美国,事情就不是那么乐观了。这次欧美脸丢大了。安慰剂岂不要死更多?
ilovefriday 回复 悄悄话 有道理!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饳崆' 的评论 : 我讲的是全球,请看 https://news.un.org/zh/story/2018/12/1024371
饳崆 回复 悄悄话
你没有google吗? 美国2016年车祸死亡37000人左右。
紫萸香慢 回复 悄悄话 赞同。很多人对新冠的害怕就是神经过敏的体现。为了死亡率这么低的病毒,把一个社会经济和多数人的生计搞垮实在不值。别忘了黑死病都没灭绝人类。从六月来,我听说了周围有四起死亡,两个年轻人一个自杀的中年人,一个老年人,全同新冠无关。周围人中,同新冠有关的死亡或重病:0。有无新冠,人都要死的。
江南一素子 回复 悄悄话 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