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陪审员”对微信监控的理解

(2019-04-04 13:15:53) 下一个

关于中国网络管理,到底是很神奇还是很无能,得到的信息很杂乱。我不是网络监控专家,但有个习惯,喜欢用自己已有的知识,加上搜索,逻辑推理和常识,来形成自己的理解。虽然不一定准确,但这是自己的东西。

英美法庭上有个陪审团,找一些文化不高的与该案无关的人,用常识来判罪,在定罪决定中占比还挺高的,高于法官的专业判断。比如一个案件,被告被控在一小时内强奸了一家六姐妹,证据确凿,但陪审团裁定无罪,因为常识告诉他们,一个男人无法在一小时内强奸6个女人。常识不一定正确,但确实是判断事物中很重要的一环。如文革中说刘少奇是苏修特务,其妻王光美是美国特务,虽然证据确凿,但有违常识。

微信上经常会发一些警告,要求大家慎言,说有人工智能软件会发现和记录聊天者的每一句话。除了要求大家自律,也鼓励告发。也常常听说什么领导,因为没有报吿其微信群中传播的谣言被查办,某群主因没控制群中言论被逮捕....

我上微信4年了,发了无数反动的文章,除了被大学群群众批斗过外,想来去告密的也不少,但我从未受过封号警告。如果是因为境外帐号的原因,那么我的朋友圈和不少群中很多境内人士也长期发反动文章,长年无事,而且我的微信朋友里,有党内高干,国安公安情报界人士,有的也发,没听说过谁有事。我有个常识,如果有个据说发生率很高的事,在你的生活圈内从来没听说过,那就要保持怀疑。恫吓总是比实际去搜查更有效,不战而屈人之兵,也是宣传战中的上之上策。

我常看国内的犯罪节目,如“今日说法”之类,惊诧地发现,微信中竟然有“杀手群”,“制毒群”,“嫖幼女群”.....有个人花了两千元就从杀手群雇人杀了自己的仇家,另一个通过制毒群釆购原料,交流技术,寻找买家,制造了几十吨冰毒..如果网络监控真的那么厉害,能发现和记录每一句话,那这些罪恶之群就根本不会存在,更不用说长期猖獗了。

腾讯曾应外国政府提告,宣布过对外国用户不实施监控。2016年有家加拿大公司经测试证实了这一点,依文字过滤功能,微信国内国外帐号似被区别对待,而国内外帐号相互联系,或在含国外帐号的群里,也依国外帐号规则处理。微信也承认有两套系统,依注册电话号码区分国内外帐号。在国内,习总小舅李书福曾抱怨腾讯对其监听,马化腾公开声明微信对任何人都不实施监控!

从监控角度,网页,电邮等比较容易,把网站阻断或入口监控就行,但微信对话属于点对点,群也属于点对点,如果没有云备份,你丢了手机,那些手机里的对话信息就全丢了,并不因为在新手机上激活帐号而能找回来(朋友圈和公交号不一样)。监控点对点通讯很难,也很难对通讯双方区别对待,我讲的你听不到,你讲的我听得到。

这么一圈下来,我大概有点明白了。腾讯是家跨国商业公司,监控是国家对它的要求,腾讯本身并无什么强烈动机,基本是消极应付了事。由于微信帐户太多,全世界至少有十亿个,每个人至少有十个群,而且是点对点通讯。要监控,就必然对帐戶有物理连接,要瞬间处理数以百亿个连接,处理量比阿尔法GO都要大几亿倍,再是神奇的人工智能都没有用。再说还要区分国内外帐号,国外运行还要保证遵守外国法律,别吃上官司。因此,微信对国外帐户基本是不管的,含有国外帐户的群也是安全的。如果谁因为政治原因被封号,恭喜你了,你可以在当地状告腾讯,索赔个百八十万美元是保底的。而对国内帐号,微信也只能做到一般性过滤,不可能全面审查,量摆在那里,只能随机抽查!

国家安全机关是依法可以使用微信的。一旦你被国安盯上了,那你这两下子可能是逃不出它的掌心了。但国安的资源也是宝贵的,必须集中精力。在国安黑名単中,一百万个目标都嫌多,而全国有上百亿个群。人家注意的是间谍,谋反,你一个屁民,在群里发个闹骚,有个屁影响力?真以为自己是颗葱了。没到百万粉丝的人,别自作多情了,想让人家注意,人家都懒得理你。当然,如果你被小人盯上了,想整你,那在群里说话得小心点。

如果你是国外帐戶,会不会被国安盯上?当然会,但这时要小心的是国安。腾讯和华为一样,在拚命避免被认为与中国情报机构有关。一旦国安留下监控你的证据,要担心的是腾讯和国安人员,如果他在国外,就会被逮捕。

总之,这是我这个“陪审员”对微信监控的理解,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的。虽然现在,1984还没到来,但共产党控制人民的动力是强烈的,会尽其所能推动监控技术向前发展。如果你不能阻止它,那就忍受它,甚至享受它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Liuzhou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我本人在英国。所以不知道美国的体系。但英国的陪审团有教师警察。所以就你所谓的陪审团不可以有法律的适专业知识,我想起码不适用在英国。所以你在文章中提到的英美就不是常识。而且据我所知美国也有老师做陪审员。所以就你的non-professional 不知道从哪里来。


Liuzhou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我本人在英国。所以不知道美国的体系。但英国的陪审团有教师警察。所以就你所谓的陪审团不可以有法律的适专业知识,我想起码不适用在英国。所以你在文章中提到的英美就不是常识。而且据我所知美国也有老师做陪审员。所以就你的non-professional 不知道从哪里来。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觅音' 的评论 : 我试过,在一个群里畅通无阻,另一个群里有个人去汇报了,以后有些敏感文章就被隐了,但我并未被警告或消号。共产党肯定在改进这个漏洞,我相信不久就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莫言邪' 的评论 : 证据有一大本,但只能是伪造或德之非道。如果有个陪审团,就会觉得美苏是敌人, 夫妻两也当间谍也是当一家的,违背常识,就会提出疑问。法官还是可以判罪,但不能以这个事实判罪。当然文革时无法无天的,但假如有个陪审团,还是可能少出冤案
oplog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
觅音 回复 悄悄话 国外微信发一些敏感性的文字会被拦截。对方(国内)收不到。但你以为发出去了。没有出错警告。
莫言邪 回复 悄悄话 不是要怼你,只是你所给的常识实在是反常识。所谓刘少奇是苏修特务,其妻王光美是美国特务,证据并不确凿,何来有违常识一说?

使用常识还是要有所思考,不要违背常识。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uzhou' 的评论 : 按定义,陪审员应该是average non-professional person. 美国的医生肯定不是average non-professional,而且如果还知道强奸的非常专业的定义,那更有违设置陪审员的初衷了。我不是个法律专业人士,只是喜欢这种把常识放到判断中的思路,本文也是想用常识来判断一下微信监控会达到的程度。如果那句话刺痛了您,我深表歉意,您肯定不是average non-professional person。
Liuzhou 回复 悄悄话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陪审团文化程度不高是以啥标准决定的。据我所知,挑选陪审团是随机的。谁说与伤害有关案件,医生不可以参加。而且在文章中你指出陪审团的决定高于法官的决定。最普通的常识是陪审团的决定就是案子的决定。法官只是量刑。没有能力改变有罪无罪的决定。强奸有太多的说法。你知道有意识性器官的碰着受害人的肌肤都算是强奸吗?我恰好做过3起强奸案的陪审员。也是学医的。学历研究生。不知是你那个文化程度不高范畴里面的吗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uzhou' 的评论 : 首先,陪审团成员由普通公民组成,不具备法律的专业知识;第二,陪审团在案件审理前对案件没有偏见,处于冷静旁观者的地位;第三,陪审团成员只裁定案件事实,不裁定法律适用问题。第四,陪审团成员单独裁决案件,不受任何人的影响。如果与伤害有关,医生当陪审员是不合适的。本文只是说从一个非专业网络监控人员的角度,来理解微信监控。其实我在中国当过十几年医生,现在职业也是与医学有关,没觉得这个例子有什么不妥
Liuzhou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你有没有做过类似强奸的陪审团。如果你有做过,你就不会举这个一点都没有常识的例子。
Liuzhou 回复 悄悄话 你在文章中提到英美法庭找一些文化程度不高与本案无关做陪审团。你这个文化程度不高是咋评估的。据我所知医生也做过陪审员。
dqdeer 回复 悄悄话 从互联网一开始 每一家ISP都有缓冲过滤。大部分的监控都在ISP做,最方便。
监控水平最高的肯定是google这类做搜索引擎的,有技术,现在的数据量太大了,搜索不容易。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莫言邪' 的评论 :因此,控方应该在庭审中指出强奸的定义,并让陪审员理解为什么一个人要用生殖器接触六个女人,什么动机,她们为何不反抗。这也许是诬告,也许....在法庭中引入常识判断,可以把案情发掘的更深入,防止伪造证据,或法官玩弄法律条文等。当然,大陆法系就不采用陪审员制度。还有美国的众院(平常人)参院(专业人士),也有平衡常识核专业的色彩。很有意思的思路!
莫言邪 回复 悄悄话 "常识告诉他们,一个男人无法在一小时内强奸6个女人"
不知道你这里的常识指什么?一个男人当然可以在一小时内强奸6个女人,如果以性器官接触,而不以射精为标准的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