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和一个同学谈如何对待伤害过自己的领导

(2017-11-21 18:42:04) 下一个

对于苦难,如果最后你克服了苦难,就可能对加害人原谅甚至感谢,把他的迫害视为磨炼。如韩信不但不加害,还加封了曾侮辱过他的流氓,因为流氓成就了他“屈于市井伸于千军“之名。但如果你最后没有克服苦难,可能会一直归罪于把你陷于苦难的人。


分配如果不能完全归罪于队干部,只能怪自己了,但我认为他们要负责任的,因为这不是公开公平竞争的,完全是干部们暗箱操作决定的,如果你没有更上层的人来支持你,那么他的一念之差就决定了你的命远。如果你分得好,真的需要感谢他,他是你的再生父母。如果你分得不好,以后也一直不好,当然有理由怪罪他,虽然他有很多理由,如他必须得完成支边指标啦。但他把机会给了别人,可能是他拿了别人的钱,也可能他认为别人比你好。感谢是别人的事,但你有理由怨恨,因为这一决定毁了你的生活!


冯小刚电影“唐山地震”中妈妈无奈中把唯一生的希望给了双胞胎中的儿子,结果活下来的女儿就怪罪妈妈。妈妈可能有理由推脱,但女儿更有理由怨恨,最后还是妈妈跪下来道歉,她是更理亏的一方。


对你来说,你克服了苦难取得了成功,还乐善好施帮助了很多人,并能把以前的迫害当作一种磨练,而且你的个性也很能适应体制,这很好,应该说让我崇敬和羡慕。


我的个性不适合体制,觉得摧眉折腰是一种耻辱。队干部和我本来是猫和老鼠的关系,有幸在分配时逃脱了,死里逃生的老鼠也觉得没有必要去感谢猫了。


我觉的可以原谅,但不需要感谢加害者。人类的天性里有一种对暴力屈服甚至爱恋的特征,叫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对暴君的迷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等都是例子。我们要设法摆脱这个陷阱,这样坏人才会越来越少。反正我是这样的,只感谢值得感谢的人,只在乎在乎我的人。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有资格去展现自己的仁厚,只要爱憎分明就行了。


毛主席说过什么阶级说什么话,每个人的观点与他的境遇,经历,个性密切相关。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一起扛过枪的。我们都无法改变对方的思想,改变别人的思想比把他的钱掏出来都困难。但能够互相交流是很好的,只要不人身攻击(我俩的关系,攻击下非要害部位也可以),都是可以接受的。如果谈不拢,就谈谈女人吧,我们都爱好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tHawk 回复 悄悄话 明明吃过毛主席的苦,还牢牢记得他的话,甚至感谢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