匝瑜

胜利70年来抗战第一书!
正文

《血壮山河》之3118 南线空虚 2

(2016-11-09 06:24:10) 下一个

   3118 第三部 徐州会战 第十三章 南线空虚 2

 

   第二节

一般来讲这种“下次见面饶不了”的话都是气话,除了自我安慰的“阿Q”之外没啥用,可这次例外,还真有后话。少将张众佩就在这个月、在江苏中炮阵亡。第21集团军的撤退路线并不经过江苏,这个集团军总部的高参怎么会牺牲在江苏?是不是冲散之后乱战牺牲的?俺查了半天也没找到详细点儿的资料,哪位书友有这方面的材料拿出来大家了解一下啊。

还有一位上尉参谋王汉昭,到了1949年已经任安徽保安第5旅少将旅长,随之率部起义。后任广西宜山军分区副司令员,广西区建委副主任,广西区政协常委。战后一位第7军的一个团长,在武汉市的大街上无意中碰上了,叫住了就骂,“老同学害死这么多兄弟,你还有意思活着?”王汉昭的随从看见对面这位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就要喊人报警。王汉昭唾面自干,一摆手拦住随从,扬长而去。

周元去年身受重伤,未等痊愈就来战场,身体一直虚弱,这半路冒雨赶路病倒了,蒙城的守备就交给第1033团团长凌云上和第173师参谋长梁家驹了。

涡河流经蒙城县城北面、西面,不能涉渡,算是个天然屏障,城西地势平坦村庄很少,不宜在城外布防,而且日军从南来,不会从这两个地方大举进攻,这两个方向比较安全。东面有几个村子,有几个地形可以利用,特别是靠近村庄的地方,树木很多,是天然屏障,可以在此设置战场。城南肯定是日军的突破口,但是地势也很平坦,不能在城外大搞阻击阵地,只能利用城外民房做一些工事

就这么点儿地方,团长凌云上带领几个营长转了两个小时,勘察地形完毕,防守布置也就出来了,实在不用保定军校、黄埔军校来这儿指手划脚。命令:

1营长贾俊优,营主力守护南门外及城南,派一个连警戒城西;

2营长李国文,以一个连守护北城外涡河边、北门及城西北角严密监视渡河日军。营主力为团预备队;

3营长蓝权,一个连防守东门外已设好的阵地,配置重机枪,两个步兵连防守东城门及两侧街道;

团搜索队,为团的机动部队,严密监视进攻日军方向,协助各部组织防守;

团部炮兵由团布置,不再下放配备连队,由团统一指挥;团医务队找隐蔽地点临时救治伤员。

部队立刻行动,天还没黑,抓紧时间构筑工事。第1033团在城外展开,各自挖工事。此时,从前方败退下来的第7军的散兵部队陆陆续续路过蒙城向西撤退。第1033团的战士们觉得奇怪,打败仗的见得多了,丢枪丢炮那是一定的,可是这个第7军是咋搞的嘛?怎么啥都丢了?每个人只穿着一条裤衩?这个败仗打的是不是太失水准了?

不管他们了,咱们还是挖咱们的。3营由于在城外构筑工事作业量大,团搜索队过来协助。团长凌云上要求3营必须挖好散兵坑,时间充裕再补挖战壕。部队搜罗工具、加紧作业,使劲儿挖了一气,饿了。

命令来得急又是长途行军,没带多少粮食啊!3营长蓝权抬眼四处一看,上午日军飞机轰炸老百姓早跑光了,蓝权叫几个士兵到村子里找点吃的,不一会他们回来了说村子里根本没有粮食,各家各户的面缸米柜全是空的。

蓝营长笑了,“一群笨蛋,老百姓藏粮食还告诉你藏在哪里?快去再去找,找你们想不到的地方。”

“是!”这几个当兵的就又跑回村里去了,翻!枕头里、灶膛里、鸡窝里、猪圈里,不大工夫,满载而归!蓝营长一看,“干得不错!”把几个人分开,各带一队,到附近几个村子再翻去。这次可是有经验了,一会儿的功夫就弄回来就有几大车粮食,让全团官兵吃的饱饱的。团长凌云上放下饭碗抹抹嘴许下空头支票,“等打完仗让上级补点儿钱给老百姓。”

第二天一大早接着修工事,日军飞机又来侦察、轰炸了一次,这就是信号了,抓紧干吧。到了下午三点,日军出现了。

不是东南西,而是北面!日军150名骑兵在涡河北岸出现!日军已经插到蒙城背后,第1033团被包围了!

此时第1033团搜索队正在此地搜索,远远看见日军骑兵就埋伏在大道两旁的麦田里。搜索队有70来号小伙子,两挺轻机枪,30名步枪兵、30名驳壳手枪兵,每名手枪兵再配一把大刀。李队长看见日军近了,一声令下,长短枪一齐开火。日军骑兵一个冷不防,一个个从马上栽了下来。慌手慌脚后撤,整顿一下,又冲了过来。骑兵冲锋起来虽然吓人,可是目标大。搜索队利用麦田掩护,打的是有声有色。日军骑兵毫无办法,损失不小。天色渐晚,日军步兵赶到。李队长一看不妙,撤!渡河回到蒙城。这个小战斗击毙日军人、马40多名,搜索队只伤亡了5、6名战士。

与此同时,日军骑兵约一个连也在东门外出现,这股骑兵要聪明得多,炮兵观测系留汽球在东门外十余华里处升起,猛轰东门外各小村庄附近阵地。随后步兵进攻,3营战士依托残存阵地顽强抵杭,日军败退。没想到国军竟然能抵挡得住!日军收起轻敌之心,到了黄昏兵力补充上来了,再次进攻,大炮轰击、步兵冲击,还是不行!

12日一大早,日军开始炮击蒙城外部阵地,战车横冲直撞。大部队步兵还没有上来,一边等待援军,一边寄希望战车能冲跨防线。东面的3营防御阵地是进攻重点,日军炮火猛轰,村庄附近茂密的树木被炸的七零八落,许多树木炸为光棍。战车猛冲,许多士兵被埋在战壕里,周元副师长在城头看见日军战车肆无忌惮,气得要死,“要是有几门战防炮这十几辆战车就能全收拾了,这么近的距离可惜了。”

3营损失不小,凌云上团长调3营留在东城的一个连增援,并派团医务队一起出城转运伤员。终于支持到黄昏,凌云上下令3营东城外所有阵地一律放弃撤回城内。阵地是放弃了,可是部队没有撤回来,3营的这两个步兵连被日军隔绝在城外。

到了下午六点,团长凌云上赶紧给师部发电报,汇报战况电报。过了5个小时,晚上11点,贺维珍师长来电报了,“解围部队已经出发,固守待援。”

那就固守待援吧。凌云上也知道自己的任务很重要,担负着第21集团军的安全。要是蒙城守不住,第7、第48这两个军叫日军给干掉了,李长官是绝不会饶过自己的,自己也别想活了。咬住牙,打!

日军后续部队越来越多,入夜后日军大队兵力由东南角附近村庄纷纷向南门方面移动,意图包围南门外小街市守军阵地。从半夜11点开始,从东门到南门外,守军均与敌发生夜战。步机枪声,手榴弹声,不绝于耳。乱打一夜,随着3营放弃城外的东面阵地,2营也放弃城外的南面阵地,第1033团逐步向蒙城撤退。趁着夜色,把100多伤员由小北门撤出,向西运送到阜阳后方医院。

13日一大早,日军开始炮轰!日军炮兵观测气球高高在上,野炮、山炮是指哪儿打哪儿!第1033团带来了4门山炮,一百来发炮弹早已打完,就是还有炮弹也不能还击了,现在只有挨炸了!“炮声隆隆,震耳欲聋,硝烟尘土,弥漫空际,呼吸也觉困难,阵地守军,即不受伤,也被炮声震荡得如无知觉一样。

日军炮击的重点是东城门楼子和东城墙南段,此时已经打的是乱七八糟。蒙城城墙只是夯土筑成,现在这些夯土都炸成了虚土,一多半变成了城墙斜坡的浮土,一小半飞上天空,尘土飞扬,对面不见人。昨夜团部下令撤退进城,3营在城外的两个连被日军割裂,无法撤退。现在3营只有一个连在城头守备,此时也是死伤殆尽。炮火一停,日军步兵开始冲击!带着门板、梯子,爬入城中!

战况危急!凌云上和2营营附李如春带领团预备队、2营的两个连,从东门街两侧房屋小巷向敌之翼侧进行逆袭。2营这两个连的战士在团长、营附的带领下勇猛冲杀,步枪、机枪、手榴弹一顿混战。日军刚刚进城,地形不熟,遭此打击,站脚不住,溃退出城。团长凌云上看见东街口重机枪班士兵被炮弹全数炸死,重机枪无人使用,一俯身抄起重机枪就扫射。日军更加狼狈,国军战士趁势猛冲,将城墙阵地恢复。赶紧修复被毁的工事,堵塞缺口。

蒙城阻击战数这次战斗打得最好!缴获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四挺,步枪五、六十支,还抓了浑身是土的日军十多名。第1033团损失也很大,2营营附李如春及排长四人牺牲,士兵亦伤亡逾百。

周元副师长和团长凌云上赶紧抓紧时间调整部署。周元要求守护好几个城门,组织敢死队迎击日军战车,团长和营长必须到第一线指挥坚持到最后。凌云上一边执行副师长指示一边交待大家,咱们早已没有炮弹了。子弹、手榴弹也不多了,要节约弹药;另外后勤单位尽快把电报密码、官兵花名册,作战图纸、作战日记等一律销毁,最后约定突围信号。2营的两个连是团预备队,担负掩护“万不得已”时突围时的掩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