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94)我是渣男

(2019-08-08 05:57:52) 下一个

静之若仪(194)我是渣男

作者:狮子羔羊

 

听到这里,正琅大概知道这事是没有什么逆转的可能了,但是觉得非常吃惊。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过正璿讲小丽的不是。有时候姐弟之间聊起来,大姐正瑛会说些不轻不重的话,正璿总是维护小丽的形象,还说:妳们对她好就是对我好,妳们编排她就是编排我。看着他护小丽的样子,我们都嫉妒。可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呢?

她忍不住地说:你讲的这些事都难以置信但又无法不信。你以前从来没说过呀。

正璿叹了口气,说:一个大男人,像怨妇一样地到处说老婆的不是,有意思吗?再说,她也是我自己找来的,当时大姐反对我还不听,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尽量向好的方向努力啰……不到忍无可忍非要离婚不可的程度,说什么呀?

 

讲到这里,正璿停了片刻,换了一个语气继续说:

 

半年前我与一位以前在戴维斯读书的学长偶遇。我们聊了很久,她也讲了她的故事。是她让我看到生活还会是另一种境界。

 

我三十多奔四十的人了,差不多人生还有一半的年华。以前我为别人活。努力做个好儿子,好女婿,好君子,好丈夫,好父亲。在别人的眼里,我也做到了。可是,为了这些好名声,我不停地委屈自己,做别人认为应该做的事。可是在小丽那里,我的善良得不到回应。她的每一个举动都出乎我的预料。从现在起,我要过另一种生活,我要为自己而活!说我是渣男,拈花惹草,我就是渣男,拈花惹草。说我是陈世美抛弃发妻另寻新欢,我就是当今陈世美。我的生活我做主。他们谁指责我,让他把美丽娶回家过十几年试试!这个好名声我不要了。

 

正琅想了半天说:你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结果的事,先别急。让我和大姐商量一下,再和妈妈讲。相信她们吃惊的程度远超过我。主要是你以前装得太像了。现在你那儿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就是有一条,要善待帆帆。你们大人怎么闹别伤害到小孩。

 

正璿强调说:为了帆帆我也要离!妳知道吗,有次帆帆数学考了个B,她让小孩在门外罚跪。还是邻居威胁说要投诉警察,她才罢休。

 

好了,好了。睡觉去吧。正琅安抚弟弟后放下了电话,走进小卧室。她看到妈妈眼巴巴地看着她,只好打岔说:妳饿了吧,我去弄饭。说完逃跑似地走进厨房。

 

 

傍晚,夕阳照进静仪的卧室,静仪躺在床上。自从正璿打电话回来,静仪就没吃饭,说没味口。

姐妹俩坐在床沿,正琅一五一十地叙述她和正璿的通话内容。静仪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着。

 

待正琅讲完后,正瑛对妹妹说说:妳相信他的话,在外面没有第三者?我们吕家几代,远近亲疏几百人,从未有过离婚的事。他这一闹离婚,帆帆一定遭殃。跟他讲,我们不支持他乱搞,只认小丽为吕家的媳妇!

 

待正瑛义正辞严地说完后,静仪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缓缓地说:……他外面有没有人重要吗?自从他们结婚后,我和他们一起生活了五六年。当时总想着要帮他一把,现在看起来可能反倒是害了他。正璿是孝子,为了顾及我的感受,他对小丽委屈求全,百般示好。可换来的却是小丽变本加厉地跋扈。他讲的这些我相信以前在岗子村时,她就是这样的。她身子重(方言:不勤快),下班回来后什么事都不做,还挑三拣四的,说我这个做的不好、那个做的不对。为了不给正璿压力,我一个人吃在肚子里面,从不和正璿埋怨,尽量按照她说法做。她毕竟不是书香门第家的小孩,不那么通情达理,有时连面子都不顾,刻薄得让人不堪。让他们出国就是要放飞他们独立,不要让我掺乎到他们中间。

 

现在他们在美国,她的这些做法就全部表现在正璿面前。以前她不做的事情我帮忙做了,现在她不做饭,正璿回来就没吃的,帆帆的事情也没人料理。正璿一人在外打拼,回到家里还要事无巨细亲力亲为。我们正璿可怜哎……”

 

正琅插嘴问道:那妳的意思是我们支持他离婚……

 

静仪看着二女儿说:支持不支持有什么不同呢?我看他就没打算我们支持,也没打算听我们的意见。她堂姐是小丽找来当说客的,不然的话我们也不知道。从我的角度来说,只要正璿、帆帆过得好就好。这事我不掺乎,免得他投鼠忌器。

 

讲到这里,静仪把视线转向大女儿正瑛,继续说:她堂姐再打电话来问,妳就说他们远在他乡,我们又不了解情况。相信他们都是知书达理的人,由他们自己处理之间的事,我妈妈也上了岁数,不想再为他们烦神了。就这样推脱掉。我的儿子我知道,他是一个有担当的厚道人,该负的责任他会承担起来的。唉……这个小丽也是可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这恐怕也是命里注定的。

 

讲完这些,静仪又闭上眼睛休息了。看到妈妈累了,姊妹俩起身走出卧房。在客厅里,正瑛叹了口气说:唉,可怜人自有可嫌之处,她这也算是善有善报吧,连我们姆妈都不帮她说话。以前没出国时,妈妈总是帮着小丽说我们正璿的不是的呢……”

正琅也叹了口气说:听姆妈的,我们不掺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那是,狮子我绝对同意。渣男一个,人家承认了呀……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心有杂念,气壮山河。:)

说句实话,美丽固然可恶,但这正同学貌似也没那么正。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田野同学说的对,难....就算她知错了,已经错过了许多时光。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要不就让小丽变好些, 但本性是最难改的。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田野同学说的是,可怜了孩子。恐怕这离婚也不容易。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人生那么短,那么辛苦,还要搭是个小丽那样的不可理喻,真是苦了正睿了!还是离了吧,大家都好,只是孩子可怜巴巴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un100' 的评论 : 绝对同意!谢谢,谢谢
jun100 回复 悄悄话 两个人真不是一类人,正璿也看人不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