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97)入骨三分

(2019-08-22 05:17:28) 下一个

静之若仪(197)入骨三分

作者:狮子羔羊

 

山景城市区,希尔顿花园酒店(Hilton Garden Inn)是一家中等水平的商务酒店。它是Amazon的优惠酒店之一。它的客房对外挂牌价大多在三百多块钱以上,但是以Amazon的职员入住,普通客房一百五十块都不到,还提供免费早餐。每次来湾区子菁都喜欢住这里,一是它距苹果、古歌、思科等湾区网络巨头的总部都不远,二是距会议中心也近。这次出差是与同事一道,就一项与Yahoo合作的网络服务业务与Yahoo的用户体验部门商谈。明天是最后一天,子菁觉得放松了一点,这才想起给正璿打了一个电话。

 

 

当正璿赶到酒店,子菁已经在大堂等候了。看到正璿,子菁迎上前来。两人互相问候了对方的近况。子菁在知道他还没吃晚饭后,就把正璿带到酒店的餐厅里。

 

两人入席坐定后,服务员为他们送来了饮料。子菁点了一份沙拉,正璿点了一份海鲜意大利通心粉。

 

在等食物的时候,正璿一边把自己刚刚拿到的离婚判决书递给子菁,一边逐字逐句地向子菁讲述离婚条款。最后,他愤愤不平地说:这样不行,我要上诉!

 

 

就在这时候,服务员送来食物。子菁借机安抚道:来来来,先吃饭……”

 

看到正璿安静下来专心对付盘子里的海蚌、带子,子菁也不紧不慢地吃起沙拉。

 

眼前这个曾经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他聪明、勤奋,对人真诚。为了做好人,为了一个好男人的名誉,在一个没有爱的婚姻里努力了这么多年。可是命运却与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的委屈求全、百般示好却造就了一个自私、懒惰、凡事依赖丈夫的妻子。他的妻子有这样的所行所为,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他终于觉醒了,痛下决心,要了断这个多年的婚姻,他那依赖惯了的妻子如何能轻易放过他。对于她来说,他可是她生活的经济支柱和二十四孝长工。归根到底,他这其实是品尝着自己种下的苦果,怨不别人。在某种意义上讲,他的妻子也是他这个老好人的受害者。

 

现在,他看到了这离婚的经济代价,又嚷着受不了、要上诉。一直以理性、逻辑自称的他,现在却被愤怒的情绪完全控制了。嗯,还是让我来劝劝他。

 

想到这里,子菁看着正璿说:“James,我说一说我的看法,你听听是不是有些道理。正璿点头应允。

为了让正璿能平息下来他激动的情绪,子菁有意放慢讲话速度,她轻轻地说了起来:

 

你们这个婚姻,还有个这么大的女儿。不论是否离婚,最受累的是你们的孩子。你们那儿的教会出于宗教的考量,参与其中、推波助澜,把这事搞得更加糟糕。事到如今,这参予三方都是自食其果,咎由自取。唯一的无辜受害者是那在法庭上都没有发言权的女孩。

 

那个华人教会,为美丽的这些不上台面的行为背书,又遇上你这个能说会道的文化人为他们大肆宣扬,他们名誉上的损失惨重,一定对你恨之入骨。

 

美丽在教会那帮人的纵容、鼓励下,为了经济利益,要和你死拚烂打、同归于尽。其最终结果还是离婚,不同的是从你这里挣来的钱财都送给了律师。

 

你呢,你再上诉,孩子的抚养费是没商量的,各州都有不同的计算公式。把双方收入和你给她的经济支持往里面一放,数字就出来了。所可能改变的就是你给的经济支持,就是那个一千五百块一个月的钱。

 

就算你上诉成功了,把这部分钱弄下来一点,双方收入比例发生变化,你需要承担的child support就会上涨。总算起来,变化不会太大。

 

再说了,你把她们的收入压低,你的女儿也受累呀。

 

最后,你有没有注意到,判决书里有这一句话:此判决执行时间从最终生效日期算起。如果你不服继续上诉,你现在付的临时财务支持不算。这事拖得越长你付给她的经济支持越多。还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你们双方都要付更多的律师费。这何苦呢,这钱不论在谁手上,好好地用在你女儿身上,总好过给律师吧。相信她经历这件事后,也会善待女儿的。实在不行,等几年再说不迟。

 

正璿,听我一句劝,就此了结吧。纠缠得久,痛苦越重。子菁总结道。

 

 

听了子菁这番话,正璿进入了沉思。是啊,她说的有道理,我是应该理一理这事,不能凭着脾气做事。

 

两人边吃边聊,不一会儿,就吃得差不多了。子菁抬手让服务员结账,正璿还想抢着买单,子菁取笑着说:你还是省下些好付抚养费吧。

 

就在子菁签单的当儿,正璿抽空向厕所走去……

 

 

子菁签好单,抬头不见正璿,就又端起桌上饮料喝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一位素不相识的男子急匆匆地向子菁走来,走近后,他急切地问道:“Are you Maria? Your friend is bleeding in the bathroom He needs help!(妳是子菁吗?妳朋友在厕所大出血,他需要帮助。)

 

子菁一听,顾不得许多,随即起身向厕所走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