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139)静仪嫁女

(2019-03-24 15:32:09) 下一个

静之若仪(139)静仪嫁女

作者:狮子羔羊

 

静仪母子回到南京后,家里的生活慢慢恢复正常。所不同的是家里墙上多了一幅装在黑色像框里明皓的遗像。

 

半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正璿放学后用自行车推着大孃到医院打针。

 

静仪下班到家后,正瑛、正琅也相继到家。看到家里只有母女三人,静仪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应该和她们谈谈她们婚事了。她把饭煮上后就把两个女儿叫到房里坐下,和她们认真地谈了起来。

 

我知道小刘家、小陈家都有催着给妳们办大事的想法。你爸爸临死前也嘱咐我不要为他守孝。按照我们老规矩,家里长辈过世后,一般来说要守孝一年,除非在一百天之内结婚。

 

讲到这里,她在俩人的脸上认真地看了看,接着说:妳们对自己负责任地想一想,你们处对象到现在,是不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可以结婚了。我不要妳们为了这一百天的期限而匆匆结婚。

 

两个姑娘相互看了两眼,脸上不约而同地泛起了羞涩的红晕。她们低着头也不说话。静仪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清楚了她们的意向。她接着说:那我就当妳们想尽早结婚了。妳们让他们家长辈来谈吧。定个时间,就把妳们俩的事办了……”两人听了妈妈的话,满脸绯红,含羞带怯地笑了起来。

 

静仪顺着她的思路继续说下去:妳们都知道我们家里的经济情况。我们几乎没有存款,妳们结婚我拿不出什么嫁妆给妳们。这次爸爸过世,厂里说纯儿还没成年,给了四千块钱抚恤金。

我给妳们俩一人一千,剩下的两千留给纯儿。另外,我给妳们一人一个金首饰,都是我结婚时大舅舅给我的嫁妆......”

 

正瑛、正琅知道家里的情况,原本没有期望妈妈能给什么钱,现在听到妈妈说给一千块还有金首饰,觉得有些意外。妈妈还有金首饰?这更是她们没有料到的惊喜。

 

静仪一边说,一边走到五斗橱前,拉开抽屉,从一个精致的首饰盒里拿出两只沉甸甸的金戒指,一人一只地交到女儿的手里。这是给妳们的,纯儿以后成家,我也给他准备了。

 

正瑛、正琅还没见这么大的戒指,还是24足金的。具体的她们也不知道这值多少钱,反正知道这是珍贵的东西。

 

就在她俩把玩手里的戒指时,静仪语调一换,认真地说: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妳们结婚后要出些钱帮着抚养弟弟,直到他走上工作岗位。

 

俩姐妹听了,一致表示:没有问题,爸爸不在了,帮着培养弟弟,这是做姐姐的份内的事。

 

静仪听了,放心了些。她放缓语气说:妳们满师后,都能拿三十多块钱工资。我的要求不高,妳们每人每月出十块钱。正瑛、正琅连忙点头应允。

 

 

就这样,正瑛、正琅相继在年底出嫁。吕家一下子变得冷清多了,就只剩下静仪、明霞和纯儿三个人。好在她俩嫁得都不远,一个星期总要回来几次。静仪也慢慢地从丧夫的悲伤中恢复了出来。

 

就在这时期,中国发生了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变化。邓小平复出后力主恢复高考。十月,中国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正式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十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这是具有转折意义的全国高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高考的招生对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会议还决定,录取学生时,将优先保证重点院校、医学院校、师范院校和农业院校,学生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

 

一时间,尊师重教蔚然成风。正璿就读的红旗中学在各年级进行摸底考试,并按学生成绩组建快班。作为唯一的非红卫兵非共青团成员,正璿以全年级第二十名的综合成绩被收入高一一班。学校为一班、二班、三班三个快班配备了最强师资。一班班主任是原江苏师范学院数学系讲师,后来被评为全国特级教师的薛树华老师,二班班主任是有二十年教龄的资深化学老师洪涛老师,三班班主任由语文教研组长姜近芳老师当。除了数学、化学、语文,物理课由资深物理老师华克文,华老师担纲,英语由一位原厦门大学外语系英文专业讲师担任。课外辅导老师由小工厂工程师吴子城担任。与大多数优秀老师不同的是,吴子城老师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被错划右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牵扯到肖行剑反革命案中,身陷牢狱十年之久。刑满释放后,回到红旗中学。但是,具有深厚数理化造诣的吴老师被排斥在教学第一线之外。在薛老师、华老师和洪老师的周旋下,校方同意由吴老师为参加各项竞赛的同学提供课外辅导。

升入高一后,正璿的学习热情高涨。为了不让小伙伴来打搅,他经常把自己反锁在家里读书学习。每晚挑灯夜战,鲜有十二点以前睡觉的。看到儿子这样努力,静仪既欣慰又心疼。儿子学习到多晚,她就陪到多晚,尽管她在学习方面帮不了儿子多少。毎晚到了九点多钟,她就把精心做好的宵夜端到儿子的案头。

 

在名师的教导下,妈妈的细心照顾下,正璿的学习成绩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半年内,他的成绩排名从第二十名跃进前五名。

 

七七年底,听说高考报名就要开始了,正璿盘算着自己的数理化水平已经可以了,他信心十足地跑到教师办公室找到班主任薛老师。他的目的很清楚:我要报名高考。

这事他没有与任何人商量,连妈妈他都没来及说。他心里就一个信念:我行,一定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