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羔羊(公共微信平台)

创作的冲动来源于对过去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向往。字里行间无意中表达出你的理念,你对生活,工作,爱情的诠释。

文章均为狮子羔羊原创,版权归狮子羔羊(CN) 及其笔名拥有者所有。为保护微信公众平台的【原创】特性,有意转载者请联系作者
个人资料
正文

静之若仪(七十七)为了孩子

(2018-04-25 10:33:40) 下一个

静之若仪(七十七)为了孩子

作者:狮子羔羊

文字而编辑:Ellen

 

风雪中,静仪漫无目的地走着。满腔的愤恨、不平在凛凛的北风中,渐渐地平静下来。这就是现实,无处伸冤。这就是生活,必须面对。其实许、韦一伙盯着这会计一职,假公济私,安排自己家人,也不足为奇。那个出纳就是一例。她什么都不会,经常钱账对不上,给老单和静仪带来很多麻烦。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静仪眼前摆着两个选择:下车间,还是退职。

 

在电池厂工作的这几年,静仪多少对电池生产工艺和原料有些大致的了解。制造电池的大多数化学原料不外乎强酸,强碱,电解质。一句话,都是有毒的。孕妇、产妇、喂奶妈妈都应该远离这些东西。他们以成份为借口夺了我会计的工作,让我下车间。那一定是让我去做没人愿意做的苦活、累活、有毒有害的活。

 

可是,退职回家,这三十二块钱的月工资就没了。明皓虽然工资高一些,但一家人分两处,开销也大些。他每月寄回来四十块钱,再寄多也不行了……

 

想着,想着,静仪发现自己来到了建康路文具店,原来的王春记面前。店里的老人林叔看见了满身是雪的静仪,连忙招呼她进来,同时向在后面作坊里做活的寿庭招呼:东家,大小姐来了。

 

闻讯从里面走出来的寿庭,看到心事重重的静仪,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他草草了结了手头的活,又与耀宗打了个招呼。兄妹俩一道,离开了王春记,向黑厩巷走去……

 

因为放寒假的缘故,耀棠、耀洲都在家。寿庭、静仪坐定后,耀洲给爸爸、小孃孃倒了杯热水,坐在旁边,听大人讲话。

 

静仪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也把自己的考量讲了出来。末了,她问寿庭:大哥哥,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已经上高中的耀洲插话说道:电池都是含铅的,还有硫酸,氧化铅,这些都是有毒的化学药品。为了纯儿,孃孃也不能去到这种地方工作呀!

 

耀洲,大人讲话小孩子别插嘴!爸爸和孃孃讲正事呢!寿庭向耀州斥道。

 

爸爸,你只会做裱画,不懂化学。我在学校学的无机化学时做过电池试验的。用了哪些原料我知道。老师告诉我们,那都是有毒的,千万别碰到。那刺鼻的气味我现在还记得呢!耀洲争辩道。

 

大哥哥,耀洲说得对,那都不是酸就是碱。我自己受些影响也罢了,就怕害了纯儿。他们吕家三代独子单传的,我自己也舍不得纯儿。静仪看着哥哥,把自己的顾虑和哥哥摊了出来。

 

嗯,福生呀,主任只给妳一个星期,妳写信给明皓也来不及呀。这事也要和他商量一下才好。寿庭摸了摸头,有些顾虑地说。

 

这事我都不想写信给明皓。反正他过年就回来了,到时当面与他说吧……”静仪幽幽地说。

那经济方面能周转过来吗?妳告诉他,他也能帮妳一些呀……要我帮妳吗?寿庭关心地问道。

 

大哥哥,他七十二块一个月,寄回来四十。他一人在外,花费也挺大的。再挤也挤不出什么来了。我也不要你帮忙,你的负担也挺重的。静仪坚决地说。

 

那,那,那妳一个月少三十块钱收入怎么搞得过来?寿庭开始为静仪担心了。

 

我会打毛线衣,我帮人打毛衣、线衣,一件一钱。也能挣个十几块钱!再说就两个月。说完之后。静仪昂起头,挺起胸,倔强地看着寿庭。

 

…… 我同意妳不等明皓回信,就把这事定了,等也等不及。但是,你现在就要写信告诉明皓。如果等他回来再告诉他,他会生气的。寿庭让了一步说。

 

好吧,我今晚就写信,把这前因后果,和我们的考量、决定都告诉他。我准备在家里给人打毛衣的事也告诉他,让他不用担心家里的用项。看到寿庭不反对她先斩后奏了,静仪连忙表态接纳大哥的建议。

 

妳呀,这一下子少了三十多块收入,妳不让他担心,他就不担心了?我不说了,妳先写信吧。

 

兄妹俩谈话间,时间已经近中午吃饭时间了。为了不占用大哥家的食物,静仪站起身来要走。寿庭坚持要留静仪吃午饭。最后达成协议,静仪与大哥一家一道吃饭,边吃边聊,但是静仪只吃一点点,点个心而已。

 

午饭后,寿庭送静仪出门。不知什么时候,雪已经停了,冬日的暖阳当空,给大地带来一丝丝温暖。静仪把手抄进口袋里,急步向回家的路走去。突然她发现在口袋里的手指头触到一个纸质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张拾块钱的纸币。静仪心头一热,眼眶湿润了起来……

 

 

上海,冬天的傍晚,石库弄的小屋里,明皓坐在小写字台前,就着台灯,读着刚刚收到静仪寄来的信。

 

与静仪最初的反应一样,明皓心里充满了不平和愤恨。

 

成份像幽灵一样,无处不在,无处可寻。这共产党创建的名词和与其有关的成份划分的标准,决定了中华大地六万万同胞的命运。像明皓、静仪这样小有家产的小康人家,进入新社会后,成份是他们一辈子的痛,这种痛甚至延伸到他们的后代。在以赤贫为荣的时代,吕、王两家和千千万万个类似家庭一样,小心翼翼过着每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厄运就会光顾到他们。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毕竟经历了许多世事,明皓很快就进入如何面对的思想状态。他庆幸静仪做出了退职回家的决定。电池是什么原理他也不知道,明皓只知道汽车上的电池腐蚀性很强,不是好东西。如果去上班,静仪或者纯儿的身体受到什么伤害,那可就是一辈子的悔恨了。可是,没了这份收入,静仪妈儿四个怎么过日子呢?明皓盘算了一下,决定自己再节省一些,每月多寄些钱回家。

 

想到这里,明皓打开抽屉,拿出纸笔,开始给静仪写信:

 

 

静仪吾妻,

 

妳的决定是对的,为了孩子,也应该退职来家……

 

 

 

这一夜,小屋的灯光亮了很久,直到凌晨,一夜中最冷的时候。这个冬天对明皓、静仪来说也是最冷的一个冬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