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旁的田陌

在这里 我用自己的思索、
脚步和心情耕耘着一片田地…
原创图文 敬请尊重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那座山岭上的欢笑与哀伤

(2022-01-27 15:39:12) 下一个

文学城名博菲儿和晓青组织的至春晚拉力猜文活动,鼓动着我去想在过去春节时的感动。

是某年的大年初一或初二,好友被她妈派遣去南城买馒头,她弯道我家要我同往。我又从我妈那儿领到任务去另一店铺买烧饼,并说要下午四点以后出锅的新鲜货。我们买完馒头在街对面的影院看了场电影正好去买烧饼。但我们出电影院后因为堵车是步行去的烧饼铺,结果烧饼已经卖完了。

那场误事的电影是山本萨夫在1979年导演的电影《啊,野麦岭》。本文要说的感动,不是误事有多糟,而是那场电影震荡出的心绪。

要说那电影在春节期间回放也是不奇怪的,电影里唯有的两次欢乐的场面都与过年有关。

电影的开始,日本,上世纪初,一群山里的女孩子正步行翻过野麦岭,到某地的缫丝厂去做工。她们欢天喜地,在工厂干好了一年能挣一百元,这对山里人可是一笔大钱呐。还有白米饭和豆包吃

然后是那年年末,姑娘们回家过年。在野麦岭有她们的家人等着接她们。一年干的很辛苦,且有同伴阿时因为手慢被克扣工资,羞愧难当投河自杀,但是在这一刻,所有的不快都被见到亲人的喜悦暂时冲没了。

两位百元女工之一,电影的主角阿峰回到家后,全家乐融融。父亲为此感到骄傲。阿峰觉得所有的苦都值了。但是阿峰的大哥说,再干一年阿峰就不要去了,干下去会被工厂主榨干骨髓。

新年过去,姑娘们回到工厂。再后来,阿峰哥哥预言的事果然发生了。缫丝业不景气,要靠薄利多销扛住竞争。工人紧张高强度的工作,阿峰积劳成疾得了肺结核。在哥哥接她回家的途中死在野麦岭。

工厂的保险柜丢了钱,贼是少东家,但厂里的会计被栽赃。他的恋人,女工阿菊找工头求助,要以自己每月工资做赔偿,反被工头借机强暴。阿菊在愤懑与绝望之下放火烧了工厂仓房,然后和恋人双双吊死在水车架下。

两位百元女工中的另一位,附主角阿雪,是孤儿。大家都回家过年时她一个人留在了工房。她本来就对少东家有好感,在此寂寥之时两人搭上了。阿雪怀了孕。后来,少东家要和银行经理的女儿结婚了,厂主给阿雪一笔钱让她把孩子打掉。倔犟的阿雪毅然离开工厂回乡。在翻过野麦岭时劳累过度孩子流产。

这无疑是一部控诉原始资本积累时期社会残酷的作品,但是拍的感人、引人思考。(而不是指明社会真理的政治大宣)。

撑起电影一片天的是山里来的女孩们性格的真实感。出自贫穷的她们,单纯、真诚、自尊自爱。

当阿峰得知自己得的奖励是来自手慢同伴的工资克扣,她要参加工友们的请愿。在接受厂主奖励时张口为工友求情。少东家最初调戏的是阿峰。他拿着一叠钱叫住阿峰,说是补贴阿时家,突然喊着嫁给我吧扑向她。阿峰奋力挣脱,逃跑前不忘把钱摔在地上。。。

阿时为自己的无能付出生命的代价。阿菊与恋人肝胆相照共赴黄泉。

阿雪的母亲曾被工厂主抛弃,她是父母的私生女。但从她的任性、自负、直接、孤傲,似乎可以相信她是被抚养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聪明的她不能说毫无心机,但在天真和自尊自爱方面不仅不逊于她人,反而比别人更多了一道韧劲。她对少东家是有感情的,因此才会被其以后共同经营工厂的鬼话所蒙蔽。

在阿雪收拾行李准备回乡时,少东家进来说,跟银行家千金结婚只是面上的,以后我们仍暗中往来…”,阿雪闻言奋身而起,噼里啪啦狠狠掴了对方几个耳光。临行时阿雪对工友说:我一定把孩子生下来,一个人将他养大!

在野麦岭山峦中阿婆的小屋里,流产后的阿雪满脸泪光。这眼泪是来自痛,也来自阿雪式的不屈。

记得在回程与好友聊这电影,聊的最多的自然是阿峰和阿雪两角色,好友说,俩人同等心灵手巧,阿雪的结局不是惨到底,生活只是教育了她,她以后还有机会。性格决定的吗?

这个电影之所以令人难忘,出演角色的一大票演技派艺术家们功不可没。虽然她们也都相貌端好,但电影中的人物却不是以此赢得人心的。

 

那天回家结果如何?家里晚饭吃的什么?已经忘光光了~~。因为这个电影,那年的春节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

上图,是我2016年拍的奥地利与瑞士(也可能是瑞士与意大利)之间的阿尔卑斯山。不是野麦岭。在此或可托以想象。

*

在写这篇博文之前为确定细节特地网上查了一下。裁下两幅电影截图。

上图。1903。新年过后,飞驒山乡的女孩子们高高兴兴的翻过野麦岭去做工。中间位置眯眼者为阿峰(政井峰 —大竹忍饰演)。

上图。少东家说,“…跟银行女儿结婚只是面上,咱俩以后仍然暗中往来…”,阿雪闻言,愤然起身打了对方几个耳光。—-请注意阿雪的眼神。

阿雪(篠田雪 —-原田美枝子饰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6)
评论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同愿虎年安好!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甫田' 的评论 : 给莆田拜年啦,祝新春快乐,虎年幸福安康!希望新的一年读到更多你的美文:)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非常高兴见平等来访。祝你牛年如意、安好,吉祥!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大年初一,给甫田拜年了!祝虎年吉祥,万事如意!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见到你太高兴了!新春快乐!!虎年吉祥安康!!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给麦姐拜年!虎年大吉!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太感动西西专门来提醒细节。白菜不烫的话肉卷不紧。因为包时有点儿卷不住,我就把白菜在开水里滚了一下。白菜酿肉做的很成功还因为,我们这边超市里有卖一种卷好的生肉酿,是一种很嫩很滑的牛肉,外包是薄薄的五花猪肉片,所以我把五花肉取下换成白菜皮就行了~。很简单。很好吃。而且牛肉酿是生物的。以后有时间时再自制肉酿~~。
非常感谢西西!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那就是部写女工的电影,记住女工就剩不下多少要想起来的了~~。谢谢西西上门读文。俺的荣幸!问好。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这样的误会网上交流时是太容易发生啦。没人会介意。如果你抱歉那我也得抱歉了。很高兴与你结识。致敬canhe!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莆田,新春快乐!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给甫田拜年,祝阖家新春愉快,虎年吉祥!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我回答了你关于白菜酿肉的问题。怕耽误你的年菜,在这也提一下:
我用的就是一般的猪腿肉肉馅,白菜要先烫过,不会蒸烂的。
xiaxi 回复 悄悄话 这部电影我也看过啊,可是现在只记得女工,其他都想不起来了。甫田超级好记性!
读了你的影评,好似重温了一遍这部电影,谢谢!
canh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甫田' 的评论 :首先抱歉张冠李戴的失礼!原谅我新人加粗人! 你九十年代初出国,老华侨了!致敬老侨!祝田田虎年新春平安健康快乐!虎背熊腰,虎虎生威再又一年!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哇塞,欢迎灰蘑菇新朋友光临!谢谢你的夸赞。我上过几次你的博客,一流文章!周末愉快!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没错,印象里那时的日本电影都非常好。不光《望乡》《远山的呼唤》…记得的还有《猎人》,《妈妈的生日》—特别感人的儿童片。还有《泥之河》和《野麦岭》这样比较哀伤的。无论故事还是在艺术上都是极品。现在在网上应该都能看到。

我确实写的挺认真的。谢美言!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欧风轻雨绵' 的评论 : 北欧不必介意。
甫、蒲、莆特别容易搞混,我当初在文学城起网名时竟没想到这个麻烦。‘甫’字拼音的第一个字母是 ‘f’。后两个字的拼音开头字母是’p‘。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欧风轻雨绵' 的评论 : 回复 '北欧风轻雨绵' 的评论 : 真的是这样,曾被深深打动的会永远留在记忆里。

那一带北欧一定很熟悉,你说的对,那山景很可能是铺在三国边界线上的。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wow,好难得的影评,这个电影是看过的呀。我也是借着活动的机会寻宝,得着这样一个宝贝,意外之喜。谢谢甫田,周末愉快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先是找你的烧饼,然后是看到这部当年出名的日本电影。我前两年还重新看了一遍《望乡》和《远山的呼唤》,都是经典的好片子。
甫田写得很认真,好影评!
北欧风轻雨绵 回复 悄悄话 把“甫”打成莆了,请见谅!好怪,“甫”不在推送之中,后来去Google查到。。。
北欧风轻雨绵 回复 悄悄话 生命里发生的很多,无法一一记住,但有的就像刻了骨子里似的,成了永恒的记忆,有同感!谢谢莆田的分享!

那山也说不定是在瑞意奥三国之间,2020的夏天,疫情后第一次边境开放,我们开到Dolomiti 之前需跨境奥地利。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问好心城~~,‘学霸’的称号我可不敢当啊。你是说在菲儿那儿的竞猜吧?大家都是在参与蒙面爬梯,化妆舞会,有学渣学霸玩笑而已。

阿尔卑斯山区确实很美。绵延在好几国的土地上,又各有不同。我们在不同气候里在盘山公路上走过,几个小时内经历好几番风景。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没想到莆田烧饼没买到,却把这部电影看了。同时也深深地刻在心里。。阿尔卑斯山太美了。令人心生向往。很高兴认识莆田!你和Canhe 都是优秀的学霸。很佩服啊!周末愉快!新春快乐!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也这么说,那可能是我记忆力真的很惊人?哈哈哈。细节准确是因为我写文前上网查了。问好弄弄。谢。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你说的‘联想’是指阿尔卑斯山的照片吧?为找出这照片可花了我不少时间,以至于昨天都没顾上去你那里‘爬梯’。不过确实感觉那年照片上我拍的这地方比野麦岭还野麦岭~~。
我无缘领谢啊,你才真辛苦。还有晓青,可能还有其他人。慰问!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记忆力这么好!写得够详细的。我没看过这个,好像听说过:)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对。这电影好像到八十年代末一直在上映?不过你怎么也会对它记忆模糊了呢?
谢王妃美评和光临。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麦姐留评。电影我有些细节也记不清了。比如几位非主要角色的名字,阿时,阿菊,好像还有位叫阿花的,混淆在一起很难不张冠李戴。但电影的主要情节,两位主角的戏,等等基本没忘。也许我跟那位导演有意识合拍之处?哈哈。常读麦姐的博文,喜欢。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借着‘活动’中的链接去你家翻箱倒柜过一通。学习!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1

好影评,好联想,有印象,谢谢甫田!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字,欣赏!这部电影我也看过的,80年代?记忆迷糊了,谢谢分享!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我感觉好像应该是看过这部电影,但细节都忘了,谢谢甫田好文!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Wow,canhe好快。记住这点事不需要超级大脑啊?电影看的是回放,三十多年总有了。且为确定一些细节我上网查了。我九十年代初出国,从那以后没在家里过过春节。所以春节的记忆在我都是久远的。
西西是xiaxi,不是我。问候canhe,谢光临。
canhe 回复 悄悄话 没想到菲儿的竞猜活动有这么强大的魅力,让深藏四十年之久的回忆都浮出了脑海!跟着菲儿叫你西西吧!你超级大脑!超级记忆力!不过是选择性的,那天回家被妈“吃排头”的事就没记住,还好你们是先看电影,否则烧饼钱也没法交代了-一定被吃掉了!呵呵!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