蒞霖小筑

自娱自乐,自言自语
正文

我的2023

(2024-02-11 18:18:26) 下一个

刚刚得知十一天前舅舅病逝了,感觉很突然,夏天回去聚餐,老人家还红光满面的呢,说是死于哮喘,跟我姥爷一样的病。今年北京入冬出奇的冷,几乎每个人都得一遍各种感冒。妈妈可能觉得假期在即,每个女儿都在准备旅行,在飞走或飞回的路上,就没有告诉我们,一大早从外甥那里听到,愣愣地,一时缓不过来。我一直觉得舅舅是我家的负担,妈妈固执地坚持着一手操办他所有的事情,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为了老妈高兴,我们姐妹几个外面没有表现出来,内心里常常觉得不耐烦。但是啊但是,今天听到他去了,我心里还是很难过,需要很大的定力才能忍住不让泪水掉下来,可能因为血缘,可能因为这么多年磕磕绊绊的亲情。

十一月份婆婆也走了, 离开了让她觉得百无聊赖的日子。公公去世以后,彷佛带走了她的灵魂, 以前那个爱美利落爱娇的小女人再也没回来过,疫情期间长时间老人院的隔离使她丧失掉了大部分的记忆。我的生命中没有看到过比她还精致的女人,学到了人抗不过岁月,珍惜现在, 日子不能将就。一将就就一辈子。

一年又飞快地过去了,坐在机场等飞往马德里的飞机,无缘无故地晚了二个小时,利用等待的时间把我这一年一篇的博客坚持下来。(事实上又拖延到了龙年大年初二)不翻微信日记,那是根本记不起来都做了什么,2022年末和2023年初凑了十几天去了巴黎及周边,有点阴冷,人多的比肩中国假期的长城,匆匆的打卡,娃大的好处就是不用费神,该看的都看了,该尝的都尝了,感觉最深的就是法国人民的物价比起美国便宜太多了,另外,各种攻略也没人提起,出了巴黎,过了下午两点半,只能等到七点才能吃晚餐,饿了只能吃Crepe,这个着实让我们适应了半天。

二月去了茂宜岛(七月听说大火烧了我们住的resort 对面),以前很多机会去都嫌远,疫情后颇为珍惜可以出去游玩的机会。把漂亮的裙子和包包都晒了晒,很是开心。

四月老节目跑到多伦多吃吃逛逛,亮点是碰到了十年不见的朋友,高兴的不行。

六月下旬开启了回国之旅,破天荒的呆了将近两个月,酷热的北京变得干净异常,看了天津,山西及上海,都喜欢。民生方面实在是太方便了。这趟旅行最深感触就是就算是天天好吃好喝,没有事做那也是太闷了,后来我已经很想念我可以无缘无故吼两句的房子,跑步聊天的朋友,碎碎念念嘱咐不停的客户,所以说回国养老几乎是不现实的了。

九月归来后异常的忙碌,还不小心把数据删了,一地鸡毛的忙到了十月中,穿插了各种一日游半日聚的,几乎没喘气。教训是以后回国还是要拿着计算机,不然活堆在一起有点扛不住了。

十二月跑到哥伦布Ohio,开了三天会,参观了福耀汽车玻璃厂,空军博物馆,如果不是开会,估计怎么样也想不到跑这里来玩,几个老友砍天砍地,打牌到深夜,欢乐异常。明显的感觉相聚的人数在减少,活在当下吧,我性格中常常会混有悲观情绪,改不了啦。年末跑到两牙自驾游,意识到欧洲的冬天那也是冬天,羽绒服一直穿着就对了,鞋也不用折腾别的了, 好穿的运动鞋、登山鞋和雨衣。

年初和年尾的自驾游,物价法国比两牙便宜,玩我个人更喜欢两牙,可能是巴黎做了太多攻略失去了新鲜感。有机会春季和秋季再去。

今年终于大手笔添了新家具,看着自己左琢磨右琢磨的软装,心里很有成就感,果真到一定年龄,自己舒服最重要,算是活出点自主了。

新的一年,告诫自己,一定要每天练胳膊,肩臂太容易粗厚了,妈味十足,不能懈怠啊!虽然说我们村最常见的dress code是运动装和Costco 服装,我一个常年在家里上班的人稍微懒惰些就会邋遢下来,非常害怕有一天会弯腰曲背,尽量拖延吧。举重、举重、举重,还是最喜欢的运动。周围很多人都做了热玛吉啥的,还是有点犯怵,决定还是用些大牌子的护肤品对付吧。

工作上属于再接多了就顾不过来的阶段,又不想靠降价来招揽生意,太影响生活质量,所以是个瓶颈期,摸索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赛迪斯的眼睛 回复 悄悄话 哈哈。 你该不是属兔吧, 2023 是兔子们的本命年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