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何处繁华笙歌落 (8)— 诡异的旅程

(2021-01-24 14:21:54) 下一个

正月里的北京城一片灰蒙蒙 雾沉沉的景象,太阳好像永远都在遥远的地方,只是它现在更是身不由己,又被一层层浓雾所绑架着所包围着。即使从遥远遥远的地方向大地伸出了手,可是等到了天亮,又等到了清晨已过。也不见张开嘴巴露出笑脸。Cindy一清早便约了网约车,这个时辰是上下班高峰时段,所以Cindy只能接受了顺风车的方式完成这趟去墓地的旅行。

外面虽然封城的消息还不明朗,但早上来来往往上班的人们,让你还是会暂时忘记2020年正月的今夕何夕。

父亲早上起来去公园里晨练回来,随手捎回来撑满了两个塑料口袋的早点,不外乎是女儿在囯外心心念念吃不到的油饼  油条 芝麻火烧,还有用特意打回来的一锅热气腾腾豆腐脑。一进门便看见女儿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穿衣镜前不紧不慢的系着围巾,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他赶紧关上了门,把打回来的早点在Cindy面前晃了晃,招呼着女儿赶紧趁热吃了早餐再走。

其实父亲一进门,Cindy就闻到了一股油饼油条的香味,尽管回来已经吃过几次,但每次闻到这油乎乎的特有香气,就是肚子不饿,馋虫也是直接涌到了嗓子眼,只是今天的时间赶的太急,自己不紧不慢的穿着衣服,是想等待着晨练回来的老父亲说上几句话之后再出发。

现在看到父亲端着满满的自己爱吃的干货回来,一种父女之间的怜爱之情油生。就是早上起来她已经吃过了早点,也象征性的拿起了半根油条,一条往嘴里塞,一边穿着鞋对父亲说道:

“看看您,这么着急忙慌的干嘛,踏踏实实的在公园里多练一会儿多好,昨晚上不是已经说过了嘛,今天赶早就不在家吃了。”

“你在国外吃不上这些东西,就回来这么几天,还不让你过足了嘴福。”

父亲说着又把一个芝麻烧饼拈出来送到了Cindy的手上。Cindy难为情的一边把那半根油饼送入嘴中,一边打开一块餐巾纸,顺势接过父亲递过来的芝麻烧饼。甩手一看表,说了声:

“糟了,糟了,那车已经等在了大门口。”

说着便匆匆忙忙的一把抓过挎包来,一路小跑着走出了家门。

等她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大门口,那网约车早已

稳稳当当地停在了路边。只等她的出现。

“对不起!我有点晚了。那司机不像往常一样出来迎接客人,车窗咧开了一条小缝。对上姓名电话之后才让Cindy 上车。他就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的一直坐定在驾驶员的位置上。

待Cindy坐定之后,定晴一看,才晓得前方驾驶员的位置上已经被一层层厚质的塑料布团团包围了起来,走进车里就好像走进了一个生化反应的现场。从车的后面根本就看不到司机的清楚的样子,只听见前面传来的阵阵音乐声,还有司机粗声粗气的讲话声:

“如今出活就像是上战场,现在这形势没人愿意出来接活,对不起您了,今个我这一趟得拉上两位一起,也许这路程长一些,您二位就将就点儿吧。”

听了他这一席话,Cindy才想起来还一直旁边还坐着一个人,这人全程黑面,就是看到了刚刚坐下的Cindy,也没有扭了身来,打个招呼。就是司机说了这么多,他才没有从嘴里哼出一个字来。Cindy用眼神瞟了一眼旁边坐着的那个人。那人穿戴得厚厚实实的,脸上又扣上了一副大口罩,从外表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岁数,只觉得他穿戴得好老气,那穿衣服的范儿怎么像跟父亲一个年代走出去似的。特别是那头戴得严严实实的猴皮帽子,大概在市面上已经绝迹了吧,Cindy觉得自己这趟旅程真有点不一般。

两个各有目的地的人,各揣着各自复杂的心思。就这样在走走停停的车里,听着前方传来的一阵阵爵士音乐声中,开始了这段不长也不短的旅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