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一个鬼的故事

(2020-06-20 14:11:51) 下一个

小时候最爱听鬼的故事,特别当听到闹起鬼来的时候,也是听的最起劲的时候了,几乎是眼珠不错大气不敢喘的把那关键的几个情节听完,那时候我们听故事的时候地点总是发生在夏天的大院门口,夏天北京四合院都有傍晚时分外出纳凉的习惯,天摸摸黑我们便搬着凳子出来了,专等那个会讲故事的年轻人出来,其实说他是大孩子也行,他因为眼疾的问题没有参加上山下乡,只在街道办事处找了一份听听写写的工作,但是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年轻人,别人有算不明白的帐,到了他手里三下五除二一会儿便算得那人心服口服的,尤其让我们小孩子敬佩不已的是他肚子里面的故事特别的多,什么绿色尸体僵尸起死回阳的一段段小故事,总是听得我们半夜回家先看看床下有没有猫着一个人,再看看厚厚的窗帘布后面是不是也有一个不露生色的鬼,正在望着我们兹兹的笑。

只要是一到夏季,天擦擦黑我们一看他今天晚上没有出门,便知道今天又有故事听了。便搬到个凳子在一起大门口候着,一会儿准不会有错,他房间里的灯一关,他便搬着个凳子出来了。这个时候总是我们最兴奋的时刻,因他善讲鬼的故事,这也是我们最着迷的所在,那时候北京的西单地区正在因为外来人口失踪问题搞得街头巷尾议论纷纷,坊间里也传说了各种版本的剧情和故事,但是一直都未破案。

那天晩上他便添油加醋向我们讲述了一个听起来魂飞魄散的故事,他事先声明,这故事的绝对真实牲,几乎就是一个现实版的厉鬼在市的故事。

他习惯的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两口然后又让它们重重的吐出。在一片烟雾缭绕中开始了他的故事。话说这两个外来打工的人其实他们一直也没有走远,那天傍晚他们结伴同行要去另一个老乡工作的地方,回来的时候天已至半夜,算是他们运气好,还不错,他们赶上了末班车,上了车一看算上他们连司机售票员总共四人,那么售票员偏偏又是一个女的,不过是天已到了春季,她还是把自己包裏得严严实实的,在外就只露出了一双眼晴还有一双嫩手,他们两人也没有多想太多,想是可能天太晚了,夜风凉女同志穿多点也是有的。可是一点点余光目测下去,怎么看怎么看都觉得她有些的异样,首先她怎么半天连个动静也没有,身子和手脚都像是安了定成器一般,半天也不动一下,就像穿了一身人装的木头人一般,仔细看半天也没有找到她的下半身,就是一个上半身的东西在哪里坐着。

一个老乡感觉事态不妙,因为车里的气氛十分的诡异,车里面异常的一阵阵的寒意习习。冷得让人越来越渗的慌。售票员和司机也从不交谈,就连售票员该报的站名,也没有报过一回,车开的很快,而且车里是一片黑暗,本该车里应该有一两盏灯是亮的,但是却都没有人打着。道路的两旁也没有路灯,就是一辆黑车在漆黑一片的大地上飞驰而奔。

正好车到站了,那个聪明点的老乡拉着另一个老乡就要下车,偏偏赶得迟了一步,那车门马上就关上了。他们只能不敢言声的挨着下一站的到来。

最后……这时候我们都翘起来下巴磕,蔽着呼吸等待着最惊耸的情节的到来,那年轻人突然把声音放低,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来,后来这两个人就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连同司机一起四个人就再也没有回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是活不见人,死也沒有见到尸首。

现在公安局按住了这个案子,不让对外声张,怕引起社会的恐慌,这不是明摆着吗,公安局就是有大炮,你也斗不过无腿无脚又来去无踪的厉鬼呀。这是13路公交车上发生的真实故事,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破了这个案子,我看这个案子最后也只能这样不明不白的不了了知了。

他最后像是泄露了天机似的,尊重地告诉我们不让我们对外去说,因为这是他一个在公安局工作的朋友讲给他一个人的机密。我看你们今天又等着我讲故事,只能把不该说的事情先讲了出来,最后还警告似的告诉我们。如果谁要是嘴欠说出去,自己去圆谎,别告诉是我说的。

只记得从那之后虽然慢慢长大了,但是13路公交车我竟再也没有乘过,不知道是这个故事的阴影太过浓重,还是所有的情节印象如此之惊耸,反正是一直躲不开的阴影,觉得13路公交车的司机和售票员,都像是没有腿也是没有脚青面獠牙的厉鬼在现。

今天我们去到的这个地方,具说也有一个鬼的故事,只是具体情节各说各异,好像也是城堡中闹鬼的故事,这里虽说是山青水秀,又是夏风轻拂,总是让我想起来小时候听到的故事。所以在这里又重新回忆起小时候听到的故事,不想现在记忆起来还是历历在目,可见在那个文化生活十分匮乏的年代,就是耳听来的故事也信以为真,不知藏匿在大脑的哪个角落,一直让我记忆犹新,至今不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