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丑女相男(22)—— 亲情的呼唤

(2017-12-14 14:03:34) 下一个

 

相男这一跪,让她的母亲刚刚还未缓解的心疼又像再是撒了一把盐,更加心疼这赶在非常时期的怀孕女儿,让母亲的心里真是比吞了一口热山芋,还要难吞难咽的又酸又痛,眼泪也是快要冲破了那最后一道遮障,自古言:天下爹娘疼小儿,相男是家中的老幺,自然是深得父母的疼爱,虽然早期也感叹没有一子之憾,但是等那老黄历翻过,父母相反对于这个最小的女儿更是加倍的补偿和给予。

你看这不是现在母亲看到了她这一跪,头上又开始架上了刀;可怜她现在又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又是有了身孕之人,这世上除了这里能够找到温暖,就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地方了,这个家不心疼她,谁心疼?自己这个当妈的不怜惜她,难道还指望着别人吗?想到此母亲的心彻底的软了下来,她扶着女儿那双落在自己身上冰冷的手说道:

“相男 你快快起来,这可万万使不得。现在你是什么时候呀,再闪了腰身,谁还来再心疼你呀?”

又长叹了一口气:“嗨…… 到此我也不再坚持了,就随了你的愿吧,你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看着相男坐稳在了椅子上了,她又随后补言道:

“可是有一样事你得依我,这孩子生下来后,即然是生在相家也长在相家,那相家就按自家的孙子养着,操劳辛苦我认了,这个理不能再乱了。”

相男看母亲依就了自己,再抬眼一瞧,母亲那发红的眼圈,知道她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迈过了心里的多少道屏障,咬着嘴唇的不甘之下做出的,母女连心,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想再为难母亲了,便言道:

“反正你让我把这孩子生下来,其它的事情,就都随您吧!”

姐姐则是一脸的无奈,抱着已经入睡的女儿也跟着坐定在了椅子上说道:

“女人呀!一辈子无奈都绕不开“情”这个字,小心摘到果子捧伤腿,就知道什么叫得不偿失了。”

至此这件事算告一段落,六月的荷叶拍打着水面,六月的荷花妖娆盛艳,荷叶荷花紧紧依连,唇齿相须。双方是在写满了亲情温暖的红纸上,才做出了这番妥协让步方案的,这正是:恍惚中听到亲情的呼唤,轻柔的雨儿便爬上窗台……

九月的天空高朗而又清爽,太阳好像已经厌恶了几个月以来的事事躬亲,它舒展着金黄色的笑脸慢慢的躲到了银河系的顶端,人们突然发觉没有了知了的鸣叫,这才突然发觉也没有那没完没了的炎热了,仿佛就在转念之间,北京已经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温文尔雅的秋天了。

相男怀着孕身也挺过了最难熬的前三个月,在一夜之间她突然发现自己看到满桌的饭菜,不再皱眉撇嘴了,鼻子和嘴巴开始亲热起这些沾满了油腥味道的菜肴了,她知道自己这头一道关算是闯过去了,摸着自己渐渐隆起的肚子,对于新生活的盼头随着孕期月份的见长是越来越充满了期待。

几天前妈妈就从邻居那里听到了一个消息,这消息让一家人又重新开始聚拢起来了,只是瞒着处在孕期的相男,那就是张树的保险抚恤金到了,这数字在当时也是一个天文数字,整整的六十万元人民币大钞,所以今天一早妈妈就约好了姐姐一起赶向了张树家,打算在张树走后与这强拉了关系的亲家,当面锣,对面鼓去商量商量这笔钱的最后归属问题,到底自己这边这个沾满了张家血脉的未出世孩子有没有份?而自己那个为了爱而赴汤蹈火的傻女,是否也应该在这“关怀”的范围之中呢?

她们脚下生风般的胸有成竹,亲情的份量,更让她们不敢怠慢这肩上的重担和责任。马上就要到了,母亲的眉头却反而的深锁了起来,脸上的皱纹也更加的隐隠再现,好像一把剑倒插在了胸口上,让她拔倚不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