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衣草

本博作品均属原创,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抄袭!
个人资料
正文

因为你闯进了我的镜头(18)—— 追悔莫及的“成交”

(2016-09-08 17:33:45) 下一个
   这时候小滇突然不说了,把她说得有些干涸的嘴巴绷得紧紧的,那表情中有一些对自己无知的自责,更多表现出来的是对于自己所遭遇到经历的无奈和深深的后悔。
 
   她呷了一口水,刚把水送到了嗓子眼,突然端着杯子的身子震动了起来,咳嗽不止,坐在她对面的姗然连忙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说道;
 
  小滇  如果你现在感到很不舒服和不开心,那么先歇息一会儿吧,反正事情巳经发生了,早一点讲晚一点讲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劝导小滇的姗然,还不如说在酒店房间明晃晃的灯光下撇见了比自己还要年轻五 六岁的小滇头发上发生的变化,她的头顶及鬓角两旁慢慢的渗出了丝丝的白发,不禁暗忖,她还应该不到白发缠头的年龄呢,怎么会如此让自己这么过早的随意苍老下去呢。
 
     其实女人年轻的这个问题跟幸福指数是紧紧相息相关的,纵使所有的抱怨和牢骚能够帮得上什么忙,但是也会无济于事的,因为自己的故事,终究还得要由自已去完成的。
 
    小滇像没有听到姗然对自己所讲之言,因为讲到半截就让下半截烂在肚子里,显然这不符合她现在这种受惊又受伤的心态。
 
     由于为了守信用,我在店里等候了一会儿,因为自己即然有言在先,就是不想买而砍的价,也得让这套程序表面上看走完了,自己才能理所当然的走人,再说这种不可能的价格别说去问老板,就是去问上帝也不会成交的,除为他这家店铺就是想赔本不干了,那标签上的价格可是三千八百大洋,自己所砍到的只是那个数字的零头而己,悬差太多太大,几乎应该是毫无悬念不可能得到的价格。
 
    不一会儿那小伙子从里边走了出来,像是有些喜出望外的样子,
 
    大姐,你今天早上起来是不是烧了柱高香,还是去到文殊坊拜了拜佛,你今天是好运当头照,财运缠身绕,想赶都赶不走啦。我们老板不知道发了什么慈悲善心,听我一说完他就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知道什么意思吗?同意成交!不瞒你说,这块翡翠佛公项链今天卖到这么低的价钱,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经手过。连我这个卖货的都心动了,如果你不快些行动,我可要捷足先登的买下了。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这几乎是不可能卖出的价格,怎么在这个店成为了一种可能了呢?离开国内多年我现在对于国内的这套明与暗之间的关系真是太陌生和无知了,成交也就意味着我所要求的价格达到了,那个零头的钱我必须得拿出来了,否则我不光是不守信用不遵守诺言,还会让人家认为我在这里成心捣乱作怪呢,那也太丢脸了!
 
    我匆忙地搜了搜自己的钱包,就是把全身上下的零钱都凑到了一起,现金也还是不够,还好!乌利今天早上忘在桌子上的信用卡恰好在我这里,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在刷卡的时候,一股淡淡的的暖流划过我的心头,我和乌利毕竟还是一家子,不管发生了什么,乌利还是我的丈夫,看看我现在不是在用他的信用卡在给自己买手饰吗,幸福也许就是这么的简单直接,我想他也应该为我能够买到这个天上掉下来的一块货真价实的东西而同样高兴的。
 
当我兴高采烈地拿着刷了卡交完了钱的翡翠项链在店门口找到了他,又把这块翡翠项链“来之不易”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他的腮膀子像被吊了两块重重的石头,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急忙朝我问道;
 
你从那里一下子得到了这么多的钱,难道……
 
我想他可能已经猜到了我是用了他的信用卡才可能付的款,因为在这个家所有的收入是乌利所赚,所以经济大权自然也就掌握在他的手中。我虽然有一张德国邮局的家庭副卡,但是并没有自己的信用卡的,那张邮局的银行卡也是我在这个家仅有的卡了。
 
你为什么不告知我一下,也不问我一声就擅自刷用我的信用卡,这么一大笔钱的支出,难道不需要跟我商量一下吗?再说我的信用卡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也不听我的解释,他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吐沫,他又愤愤地连珠炮似的说道;
 
这种骗人的商业运作模式,我在德国的电视里边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这早已经被德国人嗤之以鼻的事情,你不光在光天化日之下践行了,还竟然舔着脸拿出来在大庭广众面前炫耀显摆!
 
被他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阵臭骂,我的脑袋才开始降温了,才重新思考自己是不是钻进了别人拴好的圈套,而浑然不觉呢?最初自己因为面子后来又因为以为贪得了便宜,而一叶遮目甘心愿意地上当受骗了呢?
 
看着他勃然变色生气的样子,又认真地听完了他讲的一席话,我知道自己错了,自己以为捡到了一个便宜,实际上也许买到的只是一块带着颜色的石头而已,认识到自己做了错事,我也只能听之任之听他大喊大叫一番了,心想也许会像往常一样,等他喊一番叫一遍之后气消了,这件事也就算平息了,没有想到这次的走向大有不同以往之势,等到他喊完了叫过了之后,却突然说出了一番我意料之外又不愿意听到的话,他似乎并不是一时兴起而说
 
现在这些难以消化的怒气几乎已经淹没到我的鼻子这里,快让我喘不上气来了……我看这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因为我已经对它失去了兴趣,对我来说当初为了爱而结婚的想法,现在想来是多么的幼稚可笑,相反我现在倒是十分怀念起我自己从前耸身一人的时候,那时候虽然无聊些,但却只是一个人的无聊…… 虽然孤独寂寞些,但却没有怒气找上门来……虽然家里乱了些,但是我的两个肩膀空空的,没有什么重担要扛……我想我现在也就不想拐弯抹角了,你也许己经猜到了我想要说的话,我想要解除现在这个束缚,我想要恢复我以前的自由身,现在看来只有离婚才可以解决,才是最好的选项!我希望也能够得到你的理解尊重和同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