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语空灵

我们从哪里来? 我们是谁? 我们往哪里去?
个人资料
风语空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疫情中的金门大桥"畅想曲"

(2020-08-08 09:57:51) 下一个

旧金山的金门大桥被认为是世界上现代人造奇迹之一。无论冬夏秋冬每当遇上风和日丽的天气,金门大桥朱红色的桥身横跨在旧金山湾出海口上,在蓝天,碧海,和青山的衬托下,犹如一对优雅欲舞的火烈鸟 (Flamingo),勾勒出一幅天设人造的图画。大桥的设计师施特劳斯用钢铁和水泥铸造的这个杰作,不但使天险变通途,而且独具匠心的设计成了"天人合一"的典范,每次驱车经过金门大桥似乎都有一种灵感的萌发和浪漫的冲动。
 
 
孤独的一家人 - 该照片摄于大桥落成的1937年 (图片来自网络)

金门大桥于1933年1月开始施工,1937年4月完工,同年5月开始使用,5月24日远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罗斯福总统在白宫按下了一个电子按钮,大桥正式通车。
 
该照片摄于1934年 (图片来自网络)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旧金山居民以他们的房屋,农场和公司作为抵押,筹集了3500万美元的建桥资金,四十年后,也就是1977年,最后一笔债券被付清,3500万美元的本金和3900万美元的利息全来自过桥费的收入(合计74 million 或 0.74亿美元,今天在大桥两边安装金属防护网筹集的资金是2.1亿美元)。1987年大桥建成50周年,市政府大张旗鼓庆祝,当时桥上车辆禁行,庆祝的人群破天荒地涌上大桥, 那情景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据说,桥面在众人的压载下,最高处下沉了7英尺(是汽车头尾相接的情况下单位桥面长度所承重量的两倍,设计极限为16英尺),搁在今天的疫情下,这种大型活动一准会被取消,在未来的日子里也许一去不复返了。八十三年过去了,沧海桑田,金门大桥见证了旧金山湾区的变化,当年的淘金热之都,成了高科技云集的圣地。眼下全球新冠病毒肆虐,成千上万的人因病毒肺炎失去生命,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随风而逝,旧金山湾区也难以幸免,高耸的金门大桥好象一位时间老人,目睹着这个可恶的幽灵在她心爱的土地上徘徊。
 
该照片摄于1987年 (图片来自网络)

刚到美国时,逢节假日或十月的海军舰艇周,常到旧金山去凑热闹,有一次全家把车停在金门大桥南头的停车场,兴致勃勃地观看蓝天使的飞行表演,一架F18超级大黄蜂从高空俯冲而下,在突破音障时它产生的冲击波是如此强悍,以至于停车场内一些车的防盗系统被触发,于是报警声此起彼伏,观看的人群中有的膛目结舌,有的会心一笑,有的激动不已。多少年过去了,偶而会驾车经过大桥,亲朋好友来访时也免不了带他们去一睹金门大桥的风采,唯独没有机会和时间在大桥的人行道上走完全程。居家令前的疫情初期经过大桥时,突然心血来潮,心想现在有的是时间为何不补上这个缺憾。在那一刹那,我意识到这将是世界上最美最浪漫的健身之举。心动不如行动,于是下路停车。

写到这里,兴趣盎然,弄两首小诗助兴:

莫道君行早,雾散日渐高。那堪好风景,独上金门桥。

湾区金门水迢迢,八十年前初架桥。多少风流桥上逝,恨无时机到今朝。

那是北加州二月里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当时中国武汉传染性病毒肺炎的疫情急转直下,已于2月23日封城,这可是小说里,电影上和历史记载中才有的事,居然在现时中发生了。驱车从280高速汇入1号公路,再经旧金山日落区的十九街向北,驶过一个隧道,很快就上了金门大桥。只见高耸的桥塔之间,直径三英尺的悬缆在胳膊粗的吊缆协同下形成一道悠雅的弧线,使桥身中段微微向上拱起。
 

过了大桥来到桥北的观景台,把车停在观景区的停车位上,然后沿着桥面东侧的人行道由北向南健走。微风拂面,大桥上的海雾已开始散去,远处的海湾大桥(Bay Bridge)和恶魔岛(Alcatraz)仍然环绕在茫茫雾汽之中,逆光下的湾水波光粼粼,一艘快艇在桥身下犁开湛蓝的水面,拖着长长的白色浪花,向码头高速驶去。噢! 多么令人心旷神怡的画面,第一次以非观光者的心情在桥上漫步,堪称"奢侈",个中欢愉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正体会。
 
大桥北面的观景点,一位老人开着一辆装着全部家当的皮卡消防车到处"流浪",车身上贴的那些国旗也许代表着他周游过的国家。今天他的停靠点是金门大桥 - 浪漫而潇洒

 
 
 
 
朱红色的金门大桥维护良好,几乎是一尘不染,那一颗颗完美的铆钉是大桥百年质量的保证,正应了那句话:"Devil is in the details"

 
大桥上防范自杀的报警系统,据说,大桥董事会从联邦,州,过桥费,以及个人捐助方面筹集到2.1亿美元资金,正在搭建与大桥两侧平行的金属安全网(自桥面下20英尺处向外延伸20英尺)

 
桥面中间的分隔桩能够在特种车辆的收放操作下移动,可以快速合理地划分上下班高峰时桥面的车道配比

 
 
大桥上,游客在观光漫步,居民在健身慢跑,桥面全程1. 7英里。走到大桥的南端,那里有一家咖啡馆,进去要了一杯茉莉花茶,边喝边坐在窗前欣赏外面的景色,同时暗自盘算: 如有可能每次经过大桥时都要走上一回。

 

后来经过大桥时把车开到了桥下面的贝克军营,这里为观赏金门大桥提供了迥然不同的视角,军营里有一条海湾小道直通小镇萨沙利托。驻足岸边,可见成群的鹈鹕(Pelican)象大雁一样排成队形在海面上掠过。
 
贝克军营 (Fort Baker is at the north of Golden Gate Bridge, US101 is seen passing through above)

 
天高任鸟飞

 
海阔任鸟过


 
 
海浪,沙滩,和大桥(海浪和沙滩有点儿勉强哈) 

 
蒸腾的海雾和宁静的港湾 - 无风的日子是访问金门大桥和旧金山最好的时候

再后来,选择从金门桥北面下路101高速,沿一条小道一直开到伯尼塔角灯塔站(Bonita Point Lighthouse)的停车场,从那里沿着崎岖的土路向南可以走到灯塔站, 可惜的是由于疫情灯塔站暂时关闭。从那里返回停车场,沿一条褐红色的土路向西过一个山丘,见到一个废弃的古炮台,它下面一排绿色的平房远远看去象一个汽车旅馆。沿阶梯登上房顶的平台,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尽收眼底。平台上两个炮塔的铸铁圆盖已经锈迹斑斑,腐蚀性的海风,雨水和岁月已经在上面留下了累累"伤痕"。从这里沿一条水沟样的小道向西,穿过一片低矮的松林可以看到一个象撒满了白石灰一样的小岛,似乎与伸出的海岬相连,那些"白石灰"实际上是海鸟的粪便。再往远望去,是一个叫"竞技牛仔"的半月形海滩(Rodeo Beach) 。午前时分这里多有海雾缭绕,却空气清新,在这里漫步如果再念上一句"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会让人有飘飘然的感觉。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三月里的北加州,大地披着绿装

从这里再向北开,是著名的葡萄酒产区,有大片不计其数的葡萄园和有名的酒庄。在另一个方向上,从金门大桥向南,沿着圣安德里亚断层(San Andreas Fault)边的280高速,不出40分钟就是硅谷摇篮斯坦福大学。
 
索诺玛酒乡的一个葡萄园 - 在这里,葡萄园间种牧草,肥了羊群,羊的粪便,壮了土地,提高了葡萄产量,改善了品位,酿出美酒

 
索诺玛镇上的三明治:简单美味

 
葡萄园里的池塘 - 风乍起 吹皱一池春水

 
 
 
春之问 - 问天问大地

 
湾雨欲来风满楼

美国大地是我们的新家园,借着对标志性地标的畅游畅想,从南到北, 从北到南,从东到西, 从西到东,回顾一下自己多年来的身影和脚印,会让人对未来充满信心。人类将横扫病毒,正义终战胜邪恶,光明就要到来,阵痛之后是更美好的生活!

座驾变奏曲-憧憬一下开"大篷车"游北美

情中北加州海岸依然美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拿铁咖啡' 的评论 :

是啊!原以为会象02年发生的SARS一样,在中国肆虐一阵儿后就会烟消云散,没想到会击中西方尤其是美国社会的Achilles heel。但坏事往往会变成好事,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好在目前疫情总趋势已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希望到明年生活会完全恢复正常,也许注射新冠疫苗每年会成为常态。谢谢褒奖!
拿铁咖啡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的美片分享,拍得很美!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世界冲击太大了,世纪的考验,被我代经历,内心五味杂陈,盼望疫情快结束,让我们早日回归美丽的生活!
风语空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快乐红宝石19' 的评论 :

南加有更多好去的地方!谢谢!
快乐红宝石19 回复 悄悄话 真好!谢谢分享!我住在南加,去过金门大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