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Galapagos 的回忆

(2019-10-02 08:29:19) 下一个

Galapagos 一游已经快一年半了。 想写游记又不太愿写。 不写大概也有些私心, 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地方而成为人人想打卡的热门旅游之地。Galapagos 群岛位于太平洋, 属于厄瓜多尔。 达尔文在 Galapagos 群岛观察到雀类和陆地龟在各岛的不同后, 以此为基础,在他写的《物种起源》一书中, 提出了进化论。

 这次去Galapagos, 住了三个岛, 依次是San Cristobal, Santa Cruz 和 Isabela. 跟团一天游去了North Seymour 看蓝脚鸟, 还有一天去了Floreana. 三个住下的岛, 最喜欢的是San Cristobal, 人少海狮多, 住处走路距离可以到几个地方和海狮游泳。Santa Cruz 太多人了, 和我想象的Galapagos 完全两回事。 但很多一日游需要从Santa Cruz出发。Isabela 有几座火山, 商业开发最少。

最先去San Cristobal,只住了两晚。去的时候应该也不算旺季, 游客不多。 走到小城的海边, 随处可见海狮。 有些海狮还大模大样地霸占了行道上椅子。 临走的时候, 在San Cristobal 字母牌那照相, 有只海狮还立在两个字母之间, 给我们摆姿势, 配合我们照相。LD 下海在几个地方都有小海狮过来围着和他一块游。 在海军基地旁边的海边, 有只小海狮特别可爱。 就在LD身边缠绕, 让LD有些紧张, 害怕它会咬自己。 后来LD不游了, 走向岸边。 那只小海狮还跟着他, 探起头好奇地哼了哼, 好像是问:“你怎么不游了, 就走了?”

在Santa Cruz的码头, 从船上一下来, 就看到水下面有几只Stingray。 过一会又看到几只小鲨鱼。在码头停了会看鱼。 

出码头第一件事就是定一下后面两天的出海游还有去Isabela 岛的来回船票。让LD看着行李, 我一个人就穿过马路找旅行社去了。Santa Cruz 非常商业 化, 码头对面有好多家旅行社。 随便挑了家看上去大一些的, 就进去问价钱了。接待我的人好像叫何塞,大概40岁左右, 他看 我一个人却是定两个人的票, 连说几次"You are the boss!"  难道女的单独去砍价的属于稀有动物?

最想去的是North Seymour 看蓝脚鸟, 也知道价钱都至少要200美元左右。 所以, 旅行社出价160美元, 我就立刻决定就是这家了。 再加上去Floreana 一日游还有去Isabela 岛的来回船票, 两个人总共600美元。交好现金,何塞登记了我和LD的姓名, 交代好随后几天不同的出发集合方式,却没给我任何收据。 我问他要, 他提起笔就在给我的行程单反面写下各个项目的价钱, 说这就可以了。  What, 这就是收据? 随随便便写的几行字, 也没个签名盖章, 也不是正式收据单。 有些担心。

在旅馆安顿好就先去了达尔文研究中心。 最有名的陆地龟“孤独的乔治”(“Lonesome George”)就在这儿。孤独的乔治是1971年在Galapagos的一个小岛 Pinta Island 发现的。Pinta 岛由于生态条件变化, 当地独有的陆地龟Pinta 岛龟基本灭绝。孤独的乔治是这种龟仅存的一只。几十年来, 尝试过多次给孤独的乔治配种留下后代, 可惜都失败了。2012年孤独的乔治还是孤独的走了。 死后,孤独的乔治尸体被送到在纽约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进行处理保存。 处理后本因立刻送回厄瓜多尔的,但这时送回哪儿成问题了。厄瓜多尔中央政府提出孤独的乔治应该回到首都基多永久保存。Galapagos当地政府当然不同意, 坚持孤独的乔治应该回老家。美国人有些傻眼,问题不解决送哪都有可能惹麻烦, 那就只好先在我们美国这呆着吧。地方和中央斗争了好几年,一直拖到2017年2月17日孤独的乔治才重回Galapagos。民主国家确实不一样,地方可以和中央不一致,地方并不必然服从中央。 最重要的一点, 地方政府竟然胜利了。现在在达尔文研究中心,孤独的乔治有个专门的展示厅。有研究中心特定导游带着,需要排队进去参观。

第二天是去North Seymour,说好车到我们旅馆接的。 预定的时间过了十分钟, 还没个人影。 LD 意定神闲, 我却有些着急, 没有正式收据老让我不那么放心。 旅馆女老板 看出我不安, 主动问我,随后立刻给旅行社打电话问情况。 那张字条上的电话打不通, 但女老板认识何塞, 直接给他打。打了几次终于通了。他说没问题, 车在前面的旅馆接其他客人, 过一会就到。车大慨晚了快三十分钟才到。后面几天做的船倒是都准时出发的。从Isabela 岛回 Santa Cruz,上船登记时船公司还把那张一点也不规范的手写字条给收走了, 估计是船公司和那家小旅行社结账的凭证。虽没正式收据, 各项安排倒是顺顺利利的, 没任何问题。 LD后来 一直嘲笑我老是操些无谓的心, 对人太不信任。

在North Seymour 岛看到了有红气球的军舰鸟和跳舞的蓝脚鸟。 正是求偶季节, 有不少公军舰鸟鼓起了脖子上的红气球, 互相比谁的更大以吸引母鸟的注意。 岛上随处可见红气球。 有些蓝脚鸟正在孵蛋, 躺那一动不动。 有些小鸟已经出来了, 母鸟正忙着照顾小鸟。 一般一窝两只, 一大一小。 体积相差会越来越大, 最后母鸟就会完全放弃小鸟, 只有大鸟能存活。还有正在忙着求爱的蓝脚鸟, 先慢慢抬起一只脚, 放下, 再慢慢抬起另一只脚, 再放下, 不停交替, 傻傻的, 煞是可爱。

抽空和North Seymour的导游聊了下孤独的乔治, 对它的年龄感兴趣。 官方说法是死时大概100岁。 导游说, 谁知道它到底多少岁。 刚发现时想引起人注意, 说那时就已经100岁了。 后来觉得有些不可能, 把年龄又降低了。

在Santa Cruz 的小旅馆先后住了五晚。 女老板Silvia人非常好。 去之前给我们提供了好多一日游的信息, 虽然最后也没从她这定。 刚到旅馆登记完, 她就特意对着地图给我们讲岛上的各种免费景点, 如何去。 周围有哪些饭馆超市之类。 还强调在市区打车, 不超过市区的话, 价格应该是1美元到2美元。我们不懂西班牙语, 她不会英语, 对着各自的手机翻译,  通过各种肢体语言, 交流起来毫无问题!

旅馆走路距离有个农贸小市场, 我们去了几次, 尝尝当地的一些小吃还有饮料, 又便宜又好吃。离码头不远有条步行小吃街, 也不贵,在那吃了次龙虾。 但是感觉那里的饭馆都是针对游客的, 旅游的气氛太重, 没有那个农贸小市场接地气。我俩到哪个地方旅游都喜欢看看当地的小市场,可以最近距离感受到当地老百姓的真实生活。

Santa Cruz 岛码头有几条椅子是海狮的固定椅子, 天天都有海狮在那躺着睡觉。管理部门专门在椅子上写了字, 提醒这是海狮的专用椅, 大家不要打扰。 有天晚上我们散步到码头, 有只海狮正从海里上到码头上, 一步一摇吸引好多人围观。 它摇摇摆摆对着我们过来, 中途停下休息会。 有个几岁的小女孩离它近了点, 它立刻转过头 对她大吼, 把小女孩吓哭了。 休息会它又继续爬, 最后到它固定的椅子上, 大剌剌的躺下来就不走了。

 在Santa Cruz 岛的第三天, 走去码头花8毛钱坐 Water Taxi到对岸小码头, 再走一小段路, 有一个小海湾, 应该叫Playa de Los Almanes. 喜欢浮潜看鱼的去这个海湾不错。这个海滩后面就是Santa Cruz 岛最好的旅馆 Finch Bay Galapagos Hotel. 不小农的话, 住这真不错。一出旅馆就可以浮潜。就是行李搬进搬出不太容易。从小码头到这个旅馆没有公路, 也不知这个旅馆的设施是怎么运输的。LD 游到离海岸稍远一点浮潜, 看到了好多一群群的大鱼。 我就在海湾里走了走, 有好几只小鲨鱼都在我脚边游, 体积小, 也不怕它们。 顺着海边的路继续往前走, 就可到 Las Grietas,  是海边峡谷中的可以游泳浮潜的一个小窄湾。 水很清也较深, 水里有些大鱼, 但种类不太多。还有些勇士从峡谷上面跳到水里,有些吓人。想起来看到过最吓人的跳水是在夏威夷大岛的绿沙滩附近。 在海边高高的悬崖上有人跳,悬崖往里一点形成的中空的小海水坑也有人敢跳。 跳入水坑后, 他们从底下中空的水道潜水游回海边,再从悬崖边的铁楼梯上爬回岸上。

下午去了有名的Tortuga Bay,离旅馆不太远, 单程3.6公里。出了市区后就进到公园。 要爬一点小山, 穿过一片仙人掌林, 有各种高度大大小小的仙人掌。 走一段就到海滩了。 海滩很大, 也很平, 但浪太大。 这么大的浪浮潜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LD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要到大风大浪里去锻炼自己。我找个地方休息算了。找了个小灌木丛挡住太阳坐了下来。 有个美女正在太阳下练瑜伽 ,正在欣赏呢,飞过来一只小鸟, 停在我一米远的灌木上, 开始叽叽喳喳唱起歌来。歌声婉转动听, 一直唱到LD游完回来把它惊跑了。以前还没有这么近距离地听小鸟唱歌呢。

第四天去Floreana岛, 先是做开放的旅游卡车到小山上看看陆地龟, 在山上走了一小段路, 参观了岛上的淡水源头, 还登上了小岛的最高处。 下山在饭店吃完中饭后, 导游就带我们去海边浮潜了。 先去了一个小海湾, 浪有些大, 我游了会就放弃了。 到岸边等LD回来。 LD水性好, 游到海湾外面。 回来后说看到成群的大海龟, 至少有十几只。 接着导游又带我们到另一个地方, 沿着海滩走, 到一排旅馆客房前, 让我们再浮潜一次。 团里的其他人都有些累, 没下水, 就在海边走走看看蜥蜴, 海鸟之类。 只有LD 精力充沛, 一个人下水去游。 回来后兴奋的告诉我, 又看到了好多好多鱼, 又大又漂亮。团里有一对夫妻,大概30多岁, 是从波兰来的, 旅游达人, 去过很多国家。 中国也去过两次。 他俩每次出游都至少二十多天, 一个月的样子。 这么年轻就经济时间自由, 也是有些羡慕。还有一位大爷是从美国来的, 一个人到处跑。 后来在Isabela岛碰上他几次。在Santa Cruz岛机场回基多竟然再次碰上了他。怎么行程和我们一样?LD有些怀疑他是CIA(“中情局”)的。 好像我们也不是啥重要人物, 没必要跟踪我们吧。

接下来一天坐船去Isabela 岛, 等船时,认识了一个国内过来的独行女侠。 从大学开始就一人走天涯。 一个人带了个大大的相机包, 有单反各式镜头。 还有一个无人机。 她这次行程包含好几个中南美国家, 厄瓜多尔只是其中一段。佩服她的勇气和精力。

到Isabela 上岛要交10美元, 进Galapagos已经交了120美元了, 有些不爽。 感觉怎么交了船费和进群岛费, 怎么还要再交一次钱。第一印象有些不是那么好。去时岛上很多条路正在修, 正在发展旅游业的样子。游客比Santa Cruz岛少多了。因为修路, 有些乱和脏,这是印象不好的另一个原因。旅馆离Concha Perla 不远, 就带上浮潜衣, 走过去就好了。 快到码头, 从左边进去走一段木板路就到了。 木板路上稀稀拉拉的又是各种大大小小的海狮。 小心绕过它们就行。 下水的地方, 椅子下面也躺了只海狮。 睡得好香, 不时打打呼噜, 有时大概还说说梦话。可能是大中午的, 在Concha Perla 没看到太多鱼。 有海狮同游, 但没有San Cristobal 的海狮多。 不时还有只海蜥蜴跳下去游泳。和LD游到边上, 突然一股海流, 把我们冲向海中间, 手忙脚乱的奋力逆流而上, 好不容易游回内湾, 没LD拉着的话, 可能我就给冲开了。

Isabela岛第二天报了个火山游, Sierra Negra. 可惜可以走在火山岩上的路关闭了, 就只顺着火山口走了一小段, 景色也一般吧,反正就是个超级大的火山口,没留下什么太深的印象。 第三天上午LD 有工作的事情处理, 等到下午出发去了Wall of Tears (哭墙)。以前Isabela岛荒无人烟, 岛上设了个监狱。 为了惩罚犯人, 就让他们修墙。 这墙修了没任何作用, 修的时候犯人还要忍受高温等各种恶劣条件, 很多犯人在这丧命。去哭墙的路上, 碰到了好多只原生的大乌龟,体积巨大, 笨笨的。 有一只正在路上向我们方向爬了有好几分钟,我们一看到它就停下来不去打扰它。它在离我们不远时才转到路边的草从中。

从旅馆走到哭墙单程有6.5公里, 在赤道附近下午的骄阳下走,两个人走得汗流浃背。虽然没干任何其他重体力活, 也算有点犯人当初建哭墙的体验了。回途太阳西下, 没那么热了, 也顺道欣赏下海边的景色。这条路大部分都在海边, 慢慢欣赏也不觉得太远了。

第三天下午的渡轮回 Santa Cruz 岛。 上午LD一个人报了个Las Tintoreras 半天的浮潜游。 我的水性没那么好, 海浪大一点就不敢游了。 报了团也是浪费。就在旅馆周围的海滩走走, 打发一个上午。以前看别人的游记说Isabela岛有小企鹅, 报了一线希望看看有没有运气碰到一只。逛了半天, 只看到些平常的海鸟, 连根企鹅毛都没有看到。LD回来汇报这个半日游不值, 看到的东西不多,还没有在那些免费的海湾里浮潜效果好。Floreana 岛上导游带去的那两个浮潜的地方不错, 一个有好多海龟, 一个有好多鱼。

时光飞逝, 已经一年多过去了。终于,Galapagos 不再只是个地理概念, 去之后更加希望Galapagos 的各种动物能一直和人类和平共处, 少一点尘世的喧嚣去打扰它们。 但是, 经济推动力的破环性是巨大的,Galapagos 能保持不过度开发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