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尼罗河,难忘的画面

(2020-01-03 11:29:20) 下一个
汽笛一声,河轮启航了。早知道尼罗河的景色很美,但还是沒想到那些画面会那么的难忘。
 
 
 
 
 
 
 
 
 
 
 
河岸上,城市的房影渐渐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尼罗河两岸的田原景色。
 
河边的芦苇,密密的,像一道道芦草织就的草蓠芭,又像是一座座绿茵茵的茅草小岛。芦苇可能是人类与水边动物们最感亲切的淡水植物了,总是出现在水静流平的岸边或水浅的区域。茂密而随风荡漾的丛丛芦苇,于文人墨客是文思的泉源,而对芦苇丛中跳跃的小鸟和水中悠游的魚儿来说,则是一个惬意的家。
 
树杆修长,枝叶婆娑的棕榈树,则总是唤起心底里那一束对热带的遐想。前半生生活在温带四川,又花了同样长一段时间安家在寒带加拿大的我,对热带的景观有着一种近乎恋情般的想念。如果说寒带的针叶松是身形魁梧须发浓密的北方汉子,那么生长在热带的棕榈树则是身着夏威夷草裙的热带女子了。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而女人的另一半当然也就是男人。
 
远方红色的岩山,提醒着撒哈拉大沙漠的存在。山那边就是方圆九百多万平方公里一望无际的撒哈拉沙漠,飞沙走石,寸草不生。没有岸山的遮挡,撒哈拉吹来的成千成万吨黄沙早把尼罗河填平了。赤裸的岩山,既是一种沧桑之美,更是一部无字的自然变迁史记 。
 
 
 
 
 
 
 
 
 
 
 
 
 
 
然后绿洲出现了。
 
河中长长的长满绿茵茵青草的绿洲上,黑白斑斓的奶牛低头咀嚼着滩洲上的青草,不慌不忙的,眼前有大片的草地,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偶尔,才抬头转过来打量几眼河中央开过的河轮,不知是河轮引擎的声音干扰了它的进食,还是河上的船影唤起了一段熟悉的记忆。
 
绿洲边的浅水漂浮着漁人的打渔船,一人划舟,一人下网。他们捕魚的方式还停留在农漁时代,魚获量少了许多,但魚儿得到了休养生长的时间,渔人们因此能年年捕魚,所以未偿不是一种更智慧的生活方式。
 
 
 
 
 
 
 
 
 
 
 
 
 
 
下一河段,岩山就在尼罗河边上。阳光下,岩山通体上下呈现出很纯粹的沙红色调,看起来有一种独特的美感,而让人忘记了山岭上生命的荒芜。审美和生存,不少时候都在对立的两端。
 
 
 
 
 
 
 
 
 
 
前方的河面上流光异彩,仿佛是金色的液体流淌在河面上。
 
那里是河流中的浅水区域,下面的水草减弱了水的波动,平静的水面尤如液体的镜面倒映着岸山的色调,像赤色的金,又像平面的火。魚船划行在金色的水面上,网起网落,是劳作的场面,也是动人的牧歌。
 
 
 
 
 
 
 
 
 
 
 
 
 
 
河岸上也不只是有风景,还有两岸生活的人们。
 
人们生活的空间,从河边的绿地早已扩展到荒芜的岩石山上。坡上自建的房屋,初看像一幅独特的现代派作品,但其实是当地的人们不甚乐观的生存画面。五十年代纳赛尔的埃及革命过去了六十多年,当地人口已翻了四番,未来也只有更形恶化的前景。
 
失控的人口,没有召致失控的尼罗河,不知是一个偶然,还是某种必然。
 
 
 
 
 
 
 
 
 
 
 
 
 
 
河岸上张望的眼神中,有几分好奇,可能也有一份希冀。希冀就像一颗种子,假以合适的温度和水分,希冀就会发芽,成为人生提升的动力。
 
多年前,川中丘陵一个小镇通往县城的公路边常常也有一个男孩在观望路过的车辆。来来往往的客车货车,于他人来说就是一个交通工具,而在男孩眼里则是通向更好生活的天梯。那些画面最后交织成一个梦想,成为梦想的飞毯,飞到岷江支流,飞到了太平洋的对岸。所以旅途中每次遇上一个希冀的眼神时,就像看到了几十年前的那个男孩,也看到了一种希望。
 
 
 
 
 
 
 
 
 
 
 
 
 
 
 
 
航行中也有不少有趣的事。
 
河面上常常有小船追上来,抛出的绳索和我们的河轮系在一起后,小船上的人开始了特技一般的兜售。很佩服他们的本事,在快速行进的小船上站得稳稳的,然后双手把船上的货品一件件展开,向河轮顶层上好奇的人们展示着。他们的要价,可能高到六七百埃磅,然后成百成百的减价,最后有可能低到一百埃磅成交。整个过程是双方心理的斗智,也是尼罗河上每天都在玩的游戏。
 
 
 
 
 
 
 
 
 
 
 
 
 
 
 
 
船到了卢克索上游的小镇埃斯纳,要过河闸。
 
这是当地小贩兜售的好机会,河闸上有人叫卖,船前的水面上也有小船围追堵截。那种热闹劲儿,就像收货的大篷车闯进了乡村农贸市场,不收下几件货品不要想脱身。
 
 
 
 
 
 
 
 
 
 
 
 
 
 
 
 
河闸边的小镇,人们不紧不慢的过着他们的生活。
 
那个画面似曾相识,五十多年前的那个川中小镇上人们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是外婆的生活,也是我的童年。我唤不回亲爱的外婆,也回不到自己的童年,除了在深夜的梦境里。
 
那是一种很玄幻的感觉,好像有两个我的存在,岸上少年的自己和船上的我。河轮徐徐下行,感觉那个刚刚才找回的自己过去的影子,又遗留在那阳光炽热的河岸上了。
 
 
 
 
 
 
 
 
 
 
 
 
 
 
 
 
 
 
 
甲板上开始了下午茶,那是英式文化的传统。
 
客人中一个法国团一个中欧团,然后就是我们这个五人的美加英语团队,还有几位东南亚的散客。大家都是天涯客,相逢在尼罗河上后一次照面一个笑容,于是就有了一个缘份。
 
夕阳的金辉洒在身上,洒在尼罗河面,洒在岸树和岸上的遗址今人的房屋上。人生沉浮,世事沧桑,一切都会变幻,但亘古不变的是蓝色的尼罗河和两岸金色的苍山。
 
 
 
 
 
 
 
 
 
 
 
 

(版权归作者,未经授权,不得转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2)
评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可惜沒时间呀,只能一周出一次,出行两周,游记要写三个月。幸好最难的这一篇总算交了卷,后面的开罗亚力山大可以随便写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看你跟思韵说写游记到最后会文思枯竭,不想写下去了,我也会有这种感觉呢,所以总是想着赶紧一鼓作气写完算了,要是拖还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秋影萍踪' 的评论 : 谢谢,主要是尼罗河景色动人,所以有感而发
秋影萍踪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哈哈,不敢不敢,是老玩童一枚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文青情怀,满满的!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娜晴天' 的评论 : 安晴新年好。你说的确实有道理,周游国内国外这么些年,最大收获就是知道一次旅行该看什么,主要的目的达到了,路上的麻烦就不那么烦心了。安娜去上学了,你应该再去尼罗河一次,写的东西肯定比我这篇强多了
安娜晴天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一篇游记,一条河,两段历史,现实和回忆相间的感受。有的时候,去一个地方,真要是等过了一些年,有经历之后。我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去了埃及和北非一带,现在看看,真是瞎去一样。不过这就是人生吧。
问好五湖兄,祝你们全家,健康如意。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老兄的文笔好多了。这次埃及之行确实值得,建议老兄也去一趟。几千年历史的古迹不说了,从开罗去阿斯旺,从阿斯去阿布辛巴,和从开罗到亚力山大都是小说一样的材料。尼罗河更不用说了,谁去都会写成诗,我的其实是急就章,草草交了一个答案罢了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这篇散文诗。画面唯美自不待言,五湖兄细腻的文笔,触景生情的感叹,沁人心扉。真难想象出自于理工男之手。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丽的人生' 的评论 : 你的留言就是一段美文。假如你去走那一段尼罗河,写出来的文章会动人多了。其实我连当初感受的十分之一都没有传达出来,主要是景色太美,而沿河百姓的生活太简单,我自己又沒能力协调美感和现实的矛盾。水平高的,能写成伏尔塔瓦河那样的交响乐,而我写成了小夜曲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幑宁' 的评论 : 谢谢夸赞。尼罗河的风景确实容易唤起舒发情感的冲动,但埃及人简单的生活又不容易下笔,所以写起来很费劲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一曲深沉美妙的散文诗!奇特的景致,曼妙的笔墨,仿佛出自文学大家的笔端。叙述节奏也如那平静的尼罗河一般,舒缓沉稳,悠然淡雅。不经意处,流露的往昔幻想,最是打动人心。那个远方的少年,那个远去的时代。读之令人动容,沉入另一种缓缓的思索……
幑宁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抒情, 喜欢! 补看了几篇,赞五湖兄的系列! 若非改行程,没准遇到你们:)。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迪儿说得太好了,故乡有不少温馨之处。旧不是问题,只要去除了肮脏之处,像欧洲的小镇,其实是很适合安家的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异乡与故乡,现实与过去,我也经常在里面迷失惆怅。五湖新年快乐。
黍子 回复 悄悄话 五湖,我要写埃及游记,就是一流水账,读你的游记挺好,周末愉快!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黍子' 的评论 : 很高兴对你的旅行有点帮助。埃及历史丰富,遗址遗迹多,很容易看混。我游记多写了几句,就是为了避免自己记混了。希望早日看到你的埃及游记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好。如果我有你这样的文笔的话,这两天写起来就沒有那么难了。这篇本来是两篇的内容,一篇叫难忘的画面,偏重于记实,另一篇xx的诗歌。但尼罗河游记写到这周,你们看烦了,我也文思枯竭,就合成了一篇。但又觉得很难用文字把实和情两种调子揉合得很好,最后的结果是画面记实,文字写情。说实话,写到昨下午都打算放弃了,但又不甘心,如此珍贵的行程不能不有一个交待,所以又勉为其难写出来。不是想要的结果,但比半途而废好多了

黍子 回复 悄悄话 我是说五湖的“访卡纳克和卢克索神庙”文在城里刊登那天我正好在卢克索。
黍子 回复 悄悄话 刚从尼罗河畔回来。我是读了五湖网友的几篇埃及游记后去的埃及,五湖的在城里刊登时我正好在卢克索,那天早晨正准备去卡纳克和卢克索神庙,读到了五湖的文,历史写得深刻详细。游记系列写得真好,谢谢分享。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五湖兄这篇写得非常感性多情,又唯美沉吟,因为这份细腻的情思出自一个成功的理工男,更让我觉得诚挚可亲,远超余秋雨。尼罗河太美了,竟然美得似曾相识,好像梦里见过。我近来也常常恍惚,陷入玄幻,我也总是频频回首,便在不经意时看到少年的自己。五湖兄,我们都上年纪了!

那个往日的川中少年已经走过了许多的山谷,趟过了许多的大河,所见他乡竟唤醒故乡的记忆。这样的人生和奋斗,都值了!五湖兄这篇佳作,我逐字逐句读下,象一声轻嘘幽叹,又如此回味悠长!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想法不错。我有个建议,去加勒比的孤岛,或者尼泊尔的山里头,不过那是十几年后事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呀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你说得太好了,这种矛盾而又和谐的环境一直存在了千万年,真是一个奇迹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那个揹枪的,有点像老国产电影中的国军,枪太旧了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点评,平安是福!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是的,真清真蓝,印象特别深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untai' 的评论 : 尼罗河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都很有看头,值得一去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那个大汉推销很卖劲,我就抓拍了几张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哈哈,现在你知道尼罗河也有打漁船了吧,但是不多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很美的画面,只可惜转瞬即过,在想看过世界后需要在哪里停下脚步发个长呆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漂亮,赞,赞!!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真漂亮!
cxyz 回复 悄悄话 河水, 绿洲,裸山, 沙漠, 多么强烈的对比,竟然很和谐 :)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果然是沙漠绿洲呢。~~ 那位背枪的非常醒目。尼罗河两岸总有一种神秘的意境。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图文并茂,语言娓娓道来如潺潺小溪。欣赏了, 新年快乐,平安是福。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尼罗河的水好清亮啊。
yuntai 回复 悄悄话 多彩的山水画卷,浓烈的异域风情!谢谢五湖兄的精彩分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很震撼的片片,特别是仰天呼啸的大汉那张,很有感染力!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前几天看到城头《长江禁渔10年》的新闻,在想尼罗河上咋没有抓鱼的船呢?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