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母病日记 (四):住院部一天

(2018-07-27 06:41:26) 下一个
母亲出ICU后回普通病房到我5月18号离开,两个星期中周一到周五,白天我和妹妹轮换照看母亲,晚上则是妹妹陪伴。到周末,则是两个弟弟各照看母亲一天。

早晨起来,母亲洗漱吃过早饭后第一件事,是等护士长查房。8点过一点,脑外科护士长领着护士们从左右病房区间的护士台出来,开始了护士们的查房。她们几乎是一身白色打扮,白色的护士帽,白色长裤,白色便鞋。制服上装也是白底的,但有印花,蓝色的花样给护士们职业的严谨添上了一份温柔。

脑外科的护士长在一群护士中最年长,不到40,也有三十六七了。她个头不高,见谁都是笑容满面,但眼神充满定力,感觉没啥病例的护理是搞不定的。她进病房后,先到门边一直昏睡的病人床边,然后俯身对着病人大声喊,熊起瑞,听得见不,快醒醒了。最初十来天,病人对喊话没任何反应,后几天眼皮开始有动静。到母亲床边她换了一个声调,很亲昵地问母亲,陈妈妈,感觉怎样了。母亲说没哪不舒服,就是有时腰疼。她安慰说不要紧,下床多走动走动就没事了。同样的话医生或护士长说,就管用多了。

然后是医生查房。脑外科有十来位医生,分成两组,一组由科室主任带队,另一组的头是给母亲做手术的苏主任医师。室主任是一个矮黑胖子,在街上一站,像一个私营小企业的老板。而苏医师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戴一付细边眼镜,套上白大褂像一位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穿上便服像儒雅的教授。头次见到苏医师是母亲出 ICU 后第二天,他带着团队的大小医生查房。他问母亲情况怎样,我告诉他母亲头脑的意识和身体知觉都没问题,只是情绪不高,胃口也不好。他安慰母亲说手术很成功,没后遗症状,要她不要担心,多吃东西多休息。他每周只来病房一到两次,其余天数都由副手代理。

查房后,就是护士们忙的时候了。脑外科的护士不少,左右两个病区近七十个病床配备了19个护士,后来发觉她们各司其责。先来的是输液挂水的小护士,她很年轻,单看白口罩上面一双秀气的眼睛,就知道是个小美女。后来熟悉后她说自己刚进医院,还在试用期,每月工资1500元,年终的业绩奖还没拿过,不知有多少。旁边做护工的何大姐插话说,她听人说科里顶级的外科医生,一个月的收入有30万。她消息不知从哪里来的,反正医生和护士的收入差别是很大的。

挂水的小护士最忙。挂输液袋,连上输液管,挤掉管内的空气后套上静脉输液针头,最后是调输液流量。要是遇到新病人,输液前先要在静脉上扎针,套上输液针头后再输液。一个病人的输液挂下来,短者两三分钟,长的十来分钟。小护士负责左病区,三十几个病床,一圈挂下来要两个多小时。有时后面病人还在挂水,前面的又输完了,要她去处理。看她在不同病房进进出出,比别人累多了,就是为了保有一份工作。

下一个来的护士是分发温度计的,也是一个小护士,没啥特别的,始终没记住她的形象。她的任务本来是量体温,但实际上是把玻璃温度计发给病人或家属后叫放在腋下,自己转身就走了。至于放的位置是否正确,体温量得准确与否,好像不在她关心的范围。十几分钟,半小时后才见到人影,她在手上的表格填上数字,上午的工作就完了。

之所以她不特别关心体温计的测量,是因为上午10点过还有人来量体温。这个护士个头高,可能有1米7左右,和其他女孩站一起,她高出一头。她肯定有些资历了,分配的工作就是上午下午各一次拿一个红外测温枪,走进病房后对着病人额头发射一束红外光束,只听“吡”的一声,她的事也完了。

发体温计的护士走后不久,病房外面传来做雾化。最初不懂是啥意思,当时母亲在ICU,不要脑外科病房的服务。母亲转回普通病房后那天下午,一个敦敦实实,有也一些年资的护士进来。她交给我们一个面罩,说是帮助母亲化痰的,还告诉了使用方法。从此又有一件事,每天上午下午一听到做雾化的喊声,得赶快拿着雾化器奔出病房去分雾化液。做雾化这项护士的工作,又成功地转给了家属或护工。

水挂上体温测了雾化做完,一般就到上午10点了。午饭后是上午的重复,挂水测体温做雾化,下午三点半才完。其余时间,就是看着输液袋的液体像沙器里的沙子,一滴滴在往下滴。滴走的是时间,换来的是心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客家女' 的评论 : 谢谢了
客家女 回复 悄悄话 祝福您的老妈妈早日康复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还行,母亲的是微创手术,伤口好得快,所以看护起来容易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照顾老人是很艰辛的工作,尤其时间一长,体会就会更深。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假装' 的评论 : 家装你好。照顾老人辛苦,现在开始有了体会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姐' 的评论 : 知道了,谢谢你,我们要加倍注意
石假装 回复 悄悄话 一边看你这个系列一边回想着这两年我家经历的照顾老人的事情,幸好你家有兄弟四人,里老人不远。不过还是要辛苦一阵子。那以后常想自己的老后。
碧姐 回复 悄悄话 抑郁不是因为住ICU时间长引起的,是因为脑受损伤引起的分泌多巴胺不足,我都经历过,要看心理医生。多留意妈妈情绪。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姐' 的评论 : 结扎最保险,只是手术比较大,不过你看来恢复很好。其实我母亲不用在ICU住那么久, 但医生希望多住两天,结果母亲弄得有些抑郁了
碧姐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曾脑血管瘤破裂脑出血,比令堂大人的严重多了,当时是深度昏迷了,做介入失败后开颅结扎止血。你妈妈能做介入不用开颅,只是年龄大要进ICU。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国铁树' 的评论 : 我妈她预后良好,只是精神头差些,得慢慢来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谢谢了
南国铁树 回复 悄悄话 吉人天佑,祝愿老妈妈尽快完全康复。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你们好孝顺, 愿你母亲早日复原!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总的来说,国内检测和治疗技术都很高,医生护士态度也不错,就是护理和营养还要自理,很劳心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母亲是微创手术,恢复快,所以我们也轻松多了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老人家碰到的是好医师,真是幸运。通过五湖兄的系列文章了解国内医护环境,觉得挺不错的。
cxyz 回复 悄悄话 虽然辛苦了些,好在老人家手术成功。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甫田' 的评论 : 护士们,特别是刚入职的,工作強度大,但年资深的轻松多了,总的说,态度都不错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从照片上看护士的操作还是挺不错的。

通读了这一连串的‘母病’博文。与其他博友有同感:幸亏你们兄弟妹能尽心配合。但尽管如此,从加拿大飞重庆后立刻跑医院,接下来天天照顾手术后的老人,很不容易的。

另一方面,很理解博主为照顾母亲尽力所获心理上的安慰。

看前篇的回复知道目前老太太已经康复,舒了口气。祝福。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还行,母亲术后不错,我们要做的事比较轻松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有能力请人,但二妹退休,我又回去了,自己做,算尽一份力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国内医院这点很不好,看护很累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就是,输水很伤人精神,动不能动,走不能走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同意三位朋友说的,真是太不易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幸亏你们姊妹多,要不太累了,没请护工啊?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现在病人家属都成了护士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输液真是救命,但天天输液老人也受不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