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正文

一场花样作死的奇葩审判

(2020-09-11 06:10:07) 下一个

话说公元前431年,正是中国的春秋时代,山东有个挺强的莒国(今日山东莒县)被楚国灭掉了。成者王败者寇,春秋无义战,中国如此,当时的世界也差不离。那一年,希腊也在进行着一场争霸战。对战的双方是以民主的进步的城市的雅典为首的希洛联盟与贵族政体的落后的粗鄙的农村的斯巴达为首的两大阵营,一个是海上霸王,一个是大陆雄师,都是当时希腊的巅峰力量。

长达27年的战争,胜负几经易手,开始是雅典占上风,结果,得到波斯金钱后援的斯巴达笑到了最后。

我们不想细细回顾认真分析那些战略战术战场后方台前幕后阴谋诡计诸多交易,只想讲其中一场胜仗引起的审判。

公元前407年,斯巴达的水师终于打败了海上霸王雅典,雅典的统帅亚希比德被迫交出指挥权,属下的将领也树倒猢狲散。斯巴达人乘胜追击,雅典危在旦夕。好容易集结的舰队在阿吉钮西港口,以决一死战的态势准备迎战来势汹汹的斯巴达人。

也许是天意吧。处在上风的斯巴达人此刻犯了轻敌的大忌,结果大败,斯巴达人损失了80条战舰,而雅典仅损失了25条,还杀死了斯巴达人的统帅。

以弱胜强有功吧?且慢,反转情节在后面。

因为风大浪高,吃水浅的三列桨战舰根本扛不住,加上还要追击溃散的斯巴达人,就没有及时打捞被击沉战舰上的的官兵,为此八位参加海战的将军被雅典全部罢免。其中两位不愿回去接受审判,选择了逃亡。六位坚信自己没有做错,带领着大部分舰队返回雅典,他们希望自己的船员可以替自己作证,毕竟这些船员亲眼看到了那可怕的风暴无法救援。

回到雅典,一个叫泰拉麦奈斯的家伙,为了洗脱自己负责救援队责任,恶人先告状,胜利的将军们在公民大会受到了控告。第一天的审判颇为激烈,公民大会首先要对六位将领进行监禁做出表决,但未能通过。将军们辩解说当时的气象条件根本不允许他们营救幸存者和打捞尸体,舵手们也证实了将军们的辩词属实。公民大会的情绪发生了变化,如果在此时进行表决,很可能将宣布他们无罪,但当时天色已晚,公民大会必须结束,留置到下一次大会再行审判。

第二次大会召开,当天抽签主持的人是著名的哲学家苏格拉底,他提议对六位将军进行统一的审判,而不是逐一审判,苏格拉底这么做的原因是想要帮助自己的好友兼弟子小伯里克利(伯里克利的儿子,是嫡子还是情妇所生,没查找),因为在他看来雅典人不可能一下子将六位将领同时宣判有罪,毕竟战争尚未结束,在此之前雅典人从没有过因为某位将领在战争中做出的决定而将其处死,更不要说六位将领一起处死。苏格拉底的提议被通过了。

公元前4世纪的雅典城邦,虽然公民只有两万,但实际上,公民与公民之间并不熟悉,泰拉麦奈斯正式抓住了这一点,在开庭审判之时,招来了许多支持他的人剃光了头发,穿上丧服,假扮成溺死的士兵的家属的样子,在法庭之上控诉被审判的将军,要求将他们处死。一个阿吉纽西战役的幸存者火上浇油,讲述他所在的战舰如何被击沉,他是如何依靠一个漂浮在水面上的木盆逃出生天。他向观众们描述了战舰沉没时的惨烈景象,即将溺水而死的人们的绝望哭号,这些将死的人相互嘱托,有谁能够活着回到雅典,一定要替他们控诉那些抛弃了他们的将军们。声泪俱下的哭诉完全改变了公民们的情绪,彻底地扭转了局面,每一个人都仿佛身处现场,要求处死将军们的呼声压倒了辩解的声音,要求苏格拉底立即投票表决,对六位将军一起审判。

苏格拉底心里清楚如果答应就等于杀害自己的密友小伯里克利,他大声回答,雅典的法律要求对被指控有罪的公民单独审判,所以要求立即表决是不合法的。苏格拉底的出尔反尔激起了民众的猛烈的责骂,大部分人狂叫:如果人民不能做他们愿意做的任何事情,那也太恐怖,太荒谬了。

这时另外一个小伯里克利的族人站出来说:至少小伯里克利是无罪的,因为当时将军们做出不予救援的决议时,小伯里克利正在从自己被击沉的旗舰上游回岸上,他根本就没有参与这场会议,为什么他要为自己的同僚的错误承担责任呢?最后那位辩护者说有些事情是掌握在神灵而非人的手中,既然将军们为雅典赢得了一场光辉的胜利,就应该给他们应得的光荣,至于没有救援幸存者和打捞尸体,那是神灵的事,并非人力所能及,不能用这个理由来判决他们有罪。

此人的辩解让观众席上的控告声降低了不少,苏格拉底乘机提出对六人分别进行审判,他希望至少能够挽回小伯里克利的生命,大多数人也表示赞同。苏格拉底此时看到观众中同情将领的情绪已经占了上风,于是就下令进行审判,但他错了,投票的结果是将领们有罪,判处死刑。

民主投票的判决就这样结束了。六位将领被带到了监狱中。第二天清晨,毒芹汁被送到牢房,将军们在服下药剂后,四肢麻痹,无法呼吸,痛苦地窒息而死。

这还不算结局——

很快,雅典人就从狂热中清醒了过来:他们做到斯巴达人无法做到的事情啊——一下子消灭了八位出色的将领!但人死无法复生。更糟糕的是那些有能力和威望担任将领的贵族们与民众之间的信任被摧毁了:谁愿意在面对强硬的斯巴达人的时候,同时还要防备同胞们在背后捅刀子呢?

几个月后,雅典投降了。

后人研究雅典民主制度,总要提及这场花样作死的审判,是一场“民主暴政”的范例。如何以民主的名义绑架了法治,使得别有用心的一些精英利用政治经验和势力,利用民主政治的宽容,突破了雅典城邦的法治壁垒。

成功煽动起公民情绪,让公民丧失理智,判决处死了六位将军的罪魁祸首,正是泰拉麦奈斯,这次公民大会的走向与结果,是被泰拉麦奈斯操控的。他先是利用职位之便,使得自己的支持者——假扮溺死士兵家属的公民们进入到公民大会之中,在人数上占据了优势,还欺骗了议事会的主席团,让他们做出了错误的决议,处死了六位将军,同时也将雅典城邦推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

民主政治下的雅典城邦,公民可以直接参与政事,同时作为最高的权力机关,公民大会的权力分散与各个公民手中,这样看似民主的政治体系,实际上也是雅典民主政治中最大的弱点。

一旦较为强势的上层精英,通过其社会影响力诱导公民,煽动公民的情绪使其做出错误的判决,雅典的民主政治便会遭到破坏。雅典之所以能在一个较长的时期之内维持稳定的社会秩序,只不过是多方面因素相互制约的结果,而随着战争的爆发,平衡遭到了破坏,处于上层的精英们便可以随意的破坏民主,而坚持维护民主政治的少数公民,根本无法阻止这种现象的发生,"

是不是跟今天的什么什么有一点点相似?

为此,希罗多德借他书中历史人物之口抨击:“没有比不好对付的群众更愚蠢和横暴无礼的了。我们把自己从一个暴君的横暴无礼的统治之下拯救出来,却又用它来换取那肆无忌惮的人民大众的专擅,那是不能容忍的事情。暴君做什么事情,他还是明明知道这件事才做的;但是人民大众连这一点都做不到,完全是盲目的;你想民众既然不知道、也不能看到什么是最好的最妥当的,就是直向前冲,像一条泛滥的河那样地盲目向前奔流,那他们怎么能懂得他们所做的是什么呢?”

最后补充:雅典的暴民民主不仅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处死了打了胜仗的将军,几年以后,也处死了他们的苏格拉底。

以公意的名义来强迫少数人时,少数人无计可施。面对全体人民的绝对意志,少数人即使持有正确意见也不得不服从。雅典城邦正是以多数人的名义,判处打胜仗的将军们死刑,判处苏格拉底的死刑。可见,不受制约的民主无异于多数人的暴政。多数人的民主,也必要接受法律的约束。这应该是现代意义的民主政治吧?

雅典三列桨舰这个样子,据说划桨手就要180名。堪称古代海上巨无霸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谢谢你啊!不知道这个补锅匠何方神圣,补了那么完美的图片,告诉我一声,我会谢谢他的。遗憾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看到其他网站上一篇一模一样的文章,不过时间是 2020-09-12 09:49:10

http://www.cunman.com/new/7d705b33a83848a5a0948ec9ec038cc5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野性de思维' 的评论 : 谢谢你鼓励哈!横眉老公因为那是自己人啊,俯首朋友因朋友对咱也好啊!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自我介绍,尤其是喜欢“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笑S俺了。
哈哈,斗胆问一句:“谁惹毛你了吗?” 依俺愚见(友情建议),最好别把自己练成一个纯爷们。实在不得已的话,朝那个方向拼命“练”的时候,速度稍微放慢一点,总还是可爱的。。。
野性de思维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视角不同,有启发性!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谢谢西西鼓励!
xiaxi 回复 悄悄话 鹿葱好文,发人深省!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谢谢麦姐点评,一句见血!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以民主的名义绑架了法治 +1,谢谢葱葱深刻好文!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nanaeEggs' 的评论 : 公审很有“民主暴政”的味道。我在文中引用的希罗多德的话对此说得很形象。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土共在公審(地主,富豪和反革命份子等)時,群眾中有誰敢喊反對意見的?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rsFather' 的评论 : 你说的有道理,雅典民主就是一颗青涩的葡萄,远没有成熟。
MarsFather 回复 悄悄话 得不到民主的,当然,民主这颗葡萄一定是酸的。起码,青葡萄是酸的。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古希腊的故事很多都值得思考。
ahniu 回复 悄悄话 thanks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言无语无声'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巴黎公社,文革,都有着这种基因吧。。。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nyecomm' 的评论 : 比较权威应该是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吧。有中文版一定会有英文版。应该有很多英文书籍。这里有一本:《The Battle of Arginusae》。有链接https://jhupbooks.press.jhu.edu/title/battle-arginusae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暴民政治”是很多哲学家法学家思想家热衷的议题。咱就是随便翻翻发点议论而已。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啊!历史总在重演,中外惊人相似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研究对咱太艰深,但是读一些片段一些故事真的很好。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谢谢!读历史,感觉历史总在重演
无言无语无声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少见的好文啊! 谢谢分享。 法国大革命后期也是, 根本上违背了初衷。革命与暴力就从没好结果 不是吗? 二战是不是唯一的正义战争了?
tonyecomm 回复 悄悄话 能推薦一下關於這段歷史的英文參考書嗎?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哇! 高手啊!
如何防止“暴民民主“绑架民主,是几千年也没能解决的问题!
人类固有趋利避害的天性或奴性或”羊性”,很容易被激发和利用!
人类历史上更多的是文明败于野蛮!文明要遵守更多的条条框框,而野蛮就更容易不择手段而取胜!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好的一篇文章。这种故事古代中国(韩信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以至今天都还在上演。功臣,不好当啊。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雅典文化,很值得研究!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发人深省的好文,此时此刻,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一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