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与狗的故事(一)

(2014-10-13 07:43:24) 下一个

我与狗的故事

说到狗年, 想起年前写过的:我与狗的故事”, 虽很粗糙, 但也算应景, 将它作为人在海外栏目的开场篇吧.
 
 
西方人爱狗, 早有所闻, 但对此深有体会还是在我遇到铁匹(Tippy)以后. 百闻不如一见嘛!
 
 
不知是因为我们中文的辞典里,关于的成语, 词汇贬义的居多,狗急跳墙”,“狼心狗肺”,“狗仗人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狗眼乌珠看人轻”“狗走千里改不了吃屎”…还是因为我小的时候有被狗紧追不舍”,险被咬掉脚跟的狼狈经历, 我对狗不但没有好感而且还十分惧怕.
 
出国来到西方--这将狗看做是人类最忠实,最可靠朋友的地方,我与狗的故事就象常在河边走, 哪有不湿鞋的那样不可避免.

 

我出国的第一站是北欧的瑞典. 瑞典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岛上,最靠北的国家之一. 我先生在南部的隆德大学工作学习, 我们就住在大学校外的公寓房里. 公寓管理处为居民提供24小时免费的洗衣房服务(, , 烫熨一条龙)(我想费用一定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了-加在房租费里).每个月月初,管理处贴一张登记表格在各洗衣机旁,由使用者根据先到先服务的原则登记自己要使用的时段. 我刚到时, 蒙里蒙咚, 经常到要洗衣时才想起要预定时间,好时段早已定完, 只能选大家不喜欢的早上时段(5:00AM-8:00AM). 公寓房里大多住的是夜猫子的大学生们,周末的早晨他们才刚进入梦乡, 整个住宅区静悄悄的. 瑞典本来就日短夜长,冬天尤其, 早上太阳要九点才升起, 下午两点又是暮色沉沉了。
 

一天早上,我右手拦腰抱着个盛满脏衣服的大塑料箩筐,顺着通往洗衣房的小路急急走去,天还是黑黑的,只有路灯的幽光闪亮着. 忽然我感觉什么暖呼呼的东西从我右脚边了一下,我的箩筐被了起来, 惊慌中我看到一条有半人高的大狗从我的箩筐下钻了过去,惊魂未定, 又觉有人将我拦腰抱住, 一个温和的男中音从我的左耳传来:”Did she scare you? Don’t be afraid. She is a good girl.”(她吓着你了吗? 不要害怕, 她是个好姑娘.)我转头一看, 好家伙! 一个足有一米八高个子的男士紧靠着我在为他爱犬的无礼打招呼.我赶紧肩膀, 挣脱了他的怀抱.”我的天啊! 这只真吓得我双腿发软啊! 从那以后, 我牢记着洗衣房贴登记表的时间, 总能捷足先登地使用到最紧俏的, 最安全的时段.
 
 
我真正地被狗吓得魂不附体是在造访同事, 护士黛葛妮(Degny)姐姐家的时候.
 
 

黛葛妮个性开朗,随和,象个男孩子.不象一般的瑞典人那样内向,拘谨. 她与我先生在一个部门工作,与我也很聊得来. 我和她常在咖啡休息时间闲聊.一天她说要请我去她姐姐的家,让我见识一下瑞典的Villa(在郊外的别墅房). 我去过她的家和她妈妈的家, 她们住的是公寓房. 在医院吃过午饭以后, 我们就出发了. 快到她姐姐家的时候, 她突然问我, “喜欢狗吗? 我姐姐有条很可爱的狗, 名叫Herry(赫列)”我赶紧说, “我不喜欢, 我怕狗.,”不用怕, Herry是个很温和的小子.”… 说话间, 我们已到了她姐姐家门口. 她姐姐和另一个女士已含笑站在门口恭候我们, 赫列也吼着叫着摇着尾巴向我们冲过来. 黛葛妮赶紧上去给了赫列一个大拥抱, 并搂着它的头亲吻起来. 黛葛妮与姐姐她们打招呼的时候, 赫列就摇着尾巴向我大吼. 我踯躅着不敢前进,想要黛葛妮将赫列带走,碍着她姐姐的面我又不敢直说, 急得直喊” 黛葛妮! 黛葛妮!.三位女士几乎是异口同声:”不要怕, 赫列是在欢迎你呢!” 赫列大概已看出我怕它, 在我面前更是得意洋洋,死劲地摇头晃尾. 黛葛妮说, “wuran, 你就不用Kiss()他了,给他一个Hug(拥抱)就行了. 他就会让你过的””给狗一个拥抱?开什么玩笑!”我心里直后悔不该跟她来, 至少不能一个人来, 但”狗情难却”,只好硬着头皮地俯身用手小心翼翼地在赫列的背上轻摸了一下. 黛葛妮的姐姐说:Herry, Thats enough!( 赫列, 这样可以了.)说也奇怪, 赫列立刻停止了吼叫, 丢下惊慌失措的我抢在女主人前面第一个跑进了门.

 

等我与黛葛妮的姐姐还有她姐姐的朋友以拥抱的形式打过招呼进门的时候, 赫列已经象一个等待表扬的乖孩子坐在他自己的坐窝里得意地四处张望. 果真第一个节目就是赫列的秀. 我们在客厅入座后, 女主人就兴致勃勃地介绍赫列,说他是一条绝顶聪明的狗. 能听懂八十几个瑞典词, 三十几个英文词, 会做算术,还让他当场表演. 赫列真的正确地用吼声来表达他的算数结果. 因为有赫列在场, 我无论如何也不能集中思想听女士们的交谈, 只是言不由衷地附和着夸奖赫列的聪明. 因为每次我看他时,他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因为是下午茶话会,第二个节目就是边聊天,边喝咖啡, 吃冰淇凌和女主人亲自烤制的甜品. 我注意到女主人摆上了五个盛有冰淇凌的盘子, 正在诧异, 赫列已迅速地坐到了女主人旁边的位子上,开始大动”舌指”起来. 女主人见状说“Herry, Behave yourself!( 赫列, 规矩点!) 赫列又马上斯文下来.瑞典的冰淇凌鲜美香甜, 是我最爱吃的甜品之一, 我曾为它不惜增肥十多斤, 可是与赫列”共餐”,一样大的盘子,一样多的冰淇凌,令我胃口大倒,很少有地剩下了一大半. 赫列三下五除二地把一盘冰淇凌舔得精光, 然后又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而且千方百计地, 无声无息地向我身边靠弄. 我的脚稍微一移动就能碰到它毛茸茸的爪子, 我只好将屏住的双脚朝自己的身后缩, 但不管如何, 我还是能感觉到从它湿冷的鼻子里呼出来的气,它还在得寸进尺地向我靠拢,直到触摸到我的脚.我不知道他是出于好奇呢?还是欺生? 也或想吃我剩下的冰淇凌? 我非常警惕地注意着他, 惟恐他对我采取什么攻击性的行动,以至于紧张得不能自如地回答女士们的问题,自己根本就没有了谈话的兴趣, 只盼着赶快结束这个Party,但出于礼貌我又不好意思说要回家. 终于黛葛妮说,我们该走了. 我如释重负, 起身告辞回家.

 

回家后, 我一头躺下, 整个一个人四肢无力软瘫了下来, 还直出大气. 先生见状问:”怎么啦?”我说” 黛葛妮姐姐家有条狗….”一边说一边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这一哭, 我紧崩着的心就开始松了, 人也开始好过起来.我先生一听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原来是条狗把你弄得脸色死灰? 知道吗? 这里的狗是不会咬人的, 它若咬了你, 你倒可以发财了呢!...(据说是狗咬了人, 狗主人要赔赏损失的). 事后黛葛妮提起此事也取笑我, 她硬说赫列这么靠近我是因为他喜欢我. 无论如何, 我不喜欢狗,不希望再与狗有什么来往.(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anh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惜福666'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到访和加评分享。说得有道理,我怕狗是小时候被狗追过,都觉得它咬到我了,一个路人在旁边说蹲下捡块石块,狗就不追你了。我慌乱中做了一个弯腰的动作,那狗果真停止咆哮,也不追了。我从此怕狗。呵呵!
惜福666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怕狗的人, 可又喜欢狗。 可能上辈子跟狗有什么过结。 很多年前, 走在大街上,忽然一条狗就从后面扑到我身上爪子搭在我的肩膀上喘着粗气, 吓得我魂都快没了,不知大街那么多人,为什么单单选我来扑。 从此后就更怕狗了。 后来发现狗的习性跟住在哪,什么样的主人有关。 主人不友好, 狗也挺坏。 主人善狗也不错。 还发现像纽约这样大城市的狗也目不斜视, 懒得理人, 欧洲的狗狗也挺乖, 中国的狗狗胆子小, 见人还躲。 总之,狗随主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