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马打的故事,见刊《中国报》2021年7月8日C9版

(2021-08-27 05:11:35) 下一个

马打的故事

权力不能太嚣张。政府的权力是人民授予的,人民固然不能随时收回权力,但是,权力太嚣张,难免会遭到“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的报应。马打(Mata)的权力也是如此。
6月25日,美国白人前警察德里克·肖万(Derek Chauvin)被判处22.5年的监禁,成为美国历史上被判刑期最长的前警察之一。他被控以暴力致非裔乔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于死地,而后者不过是涉嫌用20美元假钞买了包香烟而已。美国“扼颈”警察被判重刑,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在中国,过去是“有困难找警察”,后来的情况好像是“有困,难找警察”。2008年7月1日,中国的经济首都上海市,发生“杨佳袭警案”,导致该市警察局闸北分局六名警察死亡、四名警察和一名保安人员受伤。最后被判死刑的杨佳,为什么要一口气干倒10来个警察?不过是因为他骑着一辆租来的无牌照自行车,被巡警拦下盘查,后又被带至警署受了委屈。杨佳说:“有些委屈如果要一辈子背在身上,那我宁愿犯法。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话至今被人津津乐道。换言之,警察的权力不能滥用,否则,“黑吃黑”的事情难免发生。
同样是7月1日,上周四,香港一介市民,捅伤了一名警察,然后自杀身亡。港警出于报复心理,居然拉大旗作虎皮,不许市民为死者献花,声称为死者鲜花触犯“国安法”。言下之意,不为死者鲜花就是“爱国”。
新中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一文中指出:“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港警不许人民为死者献花,如何“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香港警察这样做,不但违背了中国的“人死为大”的传统伦理道德,甚至公然违背开国领袖“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的指示精神,香港警察这也叫爱国?他们爱的还是英国吧?
资深时事评论员戴庆成,日前在新加坡《联合早报》发表文章《香港出现“独狼”的启示》,对此事进行评价时认为,“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应该深入研究社会的深层次原因,并建立相应的疏导机制。只有建立一个让社会不同阶层的人都可以畅通表达诉求的渠道,才能缓解由社会问题诱发的愤怒情绪,防止极端行为的发生。”其文外之意,可以理解为抨击由女强人统治的港府,没负责任,导致近11万香港人民背井离乡、离开香港,没走成的,就有可能落单做“独狼”。
马来西亚的警察故事同样精彩。也是女强人的张念群,多年前在担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时,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大马警察被形容为“原来是一群穿警服配手枪的黑道”!》。时过境迁,现在的情况应该有所改观。
很多国家的警察都穿黑色制服,并不是要他们做“黑警”,滥用职权。全世界的马打(Mata),都应该做中国历史上的“黑脸包公”,秉公执法。
见刊《中国报》2021年7月8日C9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