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和平不是奖来的

(2018-07-25 06:58:27) 下一个

据报道,一名自称亚历山大丽雅(Alexandria Abishegam)的网民,于上周六晚在Change.org发起联署,提名敦马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联署人数呈井喷式增长,网络舆情蔚为壮观。

如果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真的颁奖给敦马,那将再一次证明:和平是人类的终极目标之一,和平不是奖来的,而是靠民意推动的。

今日大马,政权和平移交,没有暴力与流血,顺应了主流民意。国人能够生活在和平湛蓝的天空下,的确值得庆幸。

回顾诺贝尔和平奖已走过的一百多年的历史,无数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追求的就是顺乎天意与民意的和平。和平不是因奖励而来,各国先贤缔造和平也不是为了奖励。

1991年,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女士,因“争取民主和人权的非暴力斗争”而获诺贝尔和平奖,但她本人被缅甸政府拘押,长达15年。直到2012年6月16日,昂山素季才终于在挪威奥斯陆市政厅,发表获得和平奖的演说。

纳尔逊·曼德拉在南非的监狱服刑了27年。1990年出狱后,他支持调解与协商,并积极推动多元族群民主,彻底终结了种族隔离制度,199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没有27年的牢狱之灾,他未必能够获得和平奖。

2010年,被囚禁多次的中国大陆异议人士刘晓波,在监狱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七年后,刘晓波病逝于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第一个到死都被当局禁锢不能领奖的得主。

可以说,世界的和平与这些和平奖获得者的殊荣,是以坐牢为代价得来的。监狱是一座奇特的大学,造就了很多政治人才。以此类推,大马最有可能去北欧领和平奖的,应该是安华。

安华坐牢几次,可谓吃尽了苦头与牢饭。他曾被马哈迪革职,1999年4月更被打入大牢,引起人权组织和一些外国政府如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对马来西亚的批评。2004年被释放出狱,他成为在野党的领导人。随后再次坐牢。然而,他原谅并团结了马哈迪,或者说与敦马有了调解与协商。这种“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的潇洒做法,加速了希盟最终赢得大选的步伐,也为他自己赢得了声望与解放。

倘若敦马不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建议亚历山大丽雅等网民,联署提名与推荐安华。安华身陷囹圄的经历,估计应该能够打动一大批诺奖评委。不过,根据规定,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对象,是那些为促进民族国家团结友好,为取消或裁减军备,以及为和平会议的组织和宣传,尽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贡献的人。目前看来,敦马统领全国,声名远播,应该符合“为促进民族国家团结友好”这个条件。

诺贝尔和平奖的设立就是为了促进实现人类的和平共处。假如敦马真的走上了去挪威领奖的路,也不会出人意料。尽管我国三大种族以及诸多民族的团结友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见刊《中国报》2018年5月31日C9版头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