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辣味蛋糕——评俞胜的短篇小说《埃蒙先生的蛋糕》

(2016-02-01 07:48:45) 下一个

本文见刊《中国建材报》2016年1月30日第3版“文学 悦读”栏目

http://www.cbmd.cn:85/content/2016-01/30/node_3.htm 

辣味蛋糕——评俞胜的短篇小说《埃蒙先生的蛋糕》 

记忆中的蛋糕总是甜的,无论是生日蛋糕还是婚庆蛋糕,你几时吃过辣味蛋糕?最近我就吃了一客辣味蛋糕,在飞机上。飞机餐一向遭人诟病,吃到辣味蛋糕也不足为奇。不过,这次的辣味蛋糕不是空姐提供的,而是拜埃蒙先生所赐。

埃蒙先生是个有故事的人。他扎根“一个寸草不生的荒山之巅”三十年,“一直都在积极地探索地球以外的生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埃蒙终于迎来了他的“河西”之年。他通过火星探测器向外星文明发出的召唤信息,居然得到回复。于是,埃蒙的命运立刻翻转,“像一颗耀眼的明星灿然横空”,后来几代科学家都从他的逆袭中,分到一块蛋糕。

在万米高空一口气读完俞胜的短篇小说《埃蒙先生的蛋糕》(载《人民文学》2015年12期),确实大快朵颐而又乐不可言,品尝其中的辣味就像张爱玲在《色·戒》中的名句“不吃辣的怎么糊得出辣子”。

首先,这篇小说主题热辣。主题是从作品中抽象出来的带有作者主观情感色彩的观点、倾向。本小说内热于新闻事件,外辣于科学情势,展现的不是“茶香酒辣浑闲事”,而是几代科学家“一生姜桂那时辣”的况味,题旨鲜明。曾几何时,诺贝尔奖颁给屠呦呦之后,奇葩评述层出不穷。文学作品当然不能缺席时代的晴热。讲述与这一新闻事件相类似的故事,弘扬可贵的科学精神,藉由小说来表达对科学家的尊重、对献身科学之人的理解,对科学界种种怪现状进行辛辣讽刺,实乃“文章合为时而著”。本小说如许的主题,其深刻意涵既可意会,亦可言传,读者也能品酌其中的“辣辣辛辛一味禅”。

其次,这篇小说情节苦辣。情节是小说中表现人物的一系列生活事件的发展过程,情节不能脱离主题。在热辣主题之下,如何写好“辣子”故事,考验着作者的智慧。

在背景设计方面,作者有意“陌生化”,以便作品在辛辣讽刺方面可以放开手脚。从人物的对白中,明明看得出都是“长江号子黄河谣”,故事的主人公其实就是我们身边的科学家,但是作者把整个人物事件环境都改写成外国的。此中苦衷,既有“距离是美”的追求,又能免遭“影射现实”的诘难。如斯“顶层设计”暗合了一句古诗“辣在那改性”,辣就在于改,改是为了辣,让故事人物环境改头换面能更好地体现其中的“辣性”。

在人物塑造方面,也是“姜桂存余辣”。给埃蒙先生运送生活必需品的卡车司机常常牢骚满腹,嘲讽埃蒙为“疯老头”,但在埃蒙成名后,他却成了小镇上的英雄。博士毕业后一直找不到工作的助手,在埃蒙成功后也“获得了无上的荣光,一所大学聘请他做了天文系的主任。后来,他做到了这所大学的校长”。科研上没有一点突破,几乎无人闻问的卡威,通过挑战埃蒙,“人生从此逐渐走向辉煌”。鲁普的研究也因为埃蒙而成为“科学界一颗耀眼的新星”……荒唐的戏剧冲突,吊诡的人物塑造,或有酸甜,更多苦辣。

最后,这篇小说言多辣语。清代袁枚《随园诗话补遗》卷十曰:“诗不能作甘言,便作辣语、荒唐语,亦复可爱。”本小说辣语特征明显,既烘托了小说的热辣主题,也协同了苦辣情节的展开,使整个“蛋糕”亦复可爱。

例如,“如果当年知道这里连只雌性的虫子都没有,我宁愿去国际空间站,也不会来这鬼地方当和尚”,“他只关心外星的女人,却不关心人间的女人”,“当月《New Science》发表了埃蒙的研究成果,下一期的《New Nature》也意犹未尽地转载了该文”,“校长毫不犹豫地在每个学生的留言册上写到:‘要听爹的话!’而这些青春年少的大学生的爹都听他们的话”,等等,雌性的虫子与和尚,外星的女人与人间的女人,当月《New Science》与下一期的《New Nature》,听爹的与爹听他们的……该小说中这些互文性表述,相映成讽,辣味无穷。

有道是“义激词语辣”,想必是激于科学界那些怪状横陈而有感而发,作者才精制了这一辣味蛋糕,口感挺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