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live越精彩

生命之花清淡如菊,于人生花园的角落淡然开放,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一份持久的芬芳和色彩。摘自《读者》。
个人资料
正文

感谢 感恩(续二)

(2015-03-05 17:48:13) 下一个
2015年3月5日 上午  炽热
(
) 申请社交访问签证

re-entry permit失效这件事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和焦虑, 由于事情发生时,先生人在中国,所以,造成他失去了PR,无法入境新加坡。我不得不尽快给他办理社交访问签证,以便他能回来过年,我们一家人再次团聚。

就在我为无法更新re-entry permit的事已经焦头烂额时,又出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打击,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从移民厅回来的当晚和女儿一起连夜给先生申请社交访问签证时,以我的名义为先生申请的社交访问签证被拒签了,这对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当我看到邮箱中移民厅的信告知我的申请不成功后,那一刻我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我猜测也许是因为我的re-entry permit 失效了,所以无法为先生申请社交访问签证,后来女儿仔细检查了一下先生填写的个人资料,原来是他一时紧张,把护照号码这么重要的信息居然填错了。这个时候离先生来新仅仅剩下四天时间了,时间紧迫,我们得分秒必争。紧接着女儿马不停蹄地上网重新为先生申请社交访问签证,令人欣慰的是第二天一早就收到了申请成功的邮件。得知这个消息后,女儿第一时间把移民厅的那封邮件转发给了我。就这样,我们在先生临来的两天前为他办好了社交访问签证(速度之快,简直有点令人难以置信。我们不得不佩服新加坡政府机构高效的办事效率。),他才得以顺利地重新踏上这片土地。

 () 有病乱投医

虽然为先生办好了社交访问签证,一家人可以在新年团圆了。但是更新我们的re-entry permit以及帮先生恢复他的PR仍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头等大事。我每天除了上课,满脑子都是这件棘手的事。新加坡和中国截然不同,在国内,我们有事可以找熟人,托关系,甚至花钱就可以解决问题。可是在这里,这些路都走不通,连想都不用想。惟一能做的就是找移民厅把真实的情况讲出来,求得谅解。于是,我和先生决定在25号他回新后,我们一家人一起去移民厅。在去移民厅见官员之前,我想我必须得准备一些材料,以说服移民厅的官员。因为按照移民厅的规定,先生是主申请,他需向移民厅出具更新re-entry permit的所有文件。但是他一直不在新加坡工作,那些文件他一样也没有,这是最麻烦的事。但是这些文件我有,一样不少。虽然我不是主申请,但是这几年我一直有缴交公积金和税,而且不少。所以我先是把我近三年的公积金单和缴税单找了出来,紧接着又做了另外两件事,其一是寻求我们这一区国会议员的帮助和请求我的学生家长,曾经教过的部分学生给我出具一份品行证明信(英文叫做testimonial),信中除了对我的品行和工作态度进行评价外,也包括我所教的学生的成绩和教学效果,我希望这些材料能对我们有所帮助。

在找议员寻求帮助之前,这件事有必要说一下。

我于去年1213号接受了一项由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政策学院展开的一项长期的关于家庭关系研究的问卷调查。(主要目的是调查新加坡家庭的关系、结构,社会价值观,社会和经济流动性,人们对今后生活的期望以及在日常生活中处理家庭纠纷的不同方式等,目的是根据社会的动态发展帮助政府制定出相应的政策以满足社会和新加坡家庭经济的需要)您一定会觉得奇怪,这跟我要更新re-entry permit简直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怎么能联系上呢?

我想:这不是研究有关家庭问题的调查吗?现在我无法更新我们的re-entry permit,这件事已经影响到了我们的家庭。于是,我便拨通了负责这项研究的首席调查员梁博士的电话(我这人有一个特点就是胆子比较大,不怕和人说话,这一点我女儿一点不像我。有次我逗女儿说就是叫我跟老习或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话,我也不怕。因为我正直、善良、诚实又从不做违法的事,有什么好怕的呢!),接听电话的不是梁博士本人,是一位男子,他在耐心地听取了我的情况后,留下了我的手机号码。原本也没想着会有什么帮助,我这不是有病乱投医嘛。没成想那天下午,我正上课时,梁博士亲自给我打来了电话,由于我正上课,不便讲话,他便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让我下课后再打回给他。那一刻,心里感到很温暖。因为身在异国,举目无亲,在我面对困难时,有人愿意花时间倾听你的烦恼并帮你出谋划策,这对我来说真的是雪中送炭般的温暖。

晚上回到家后,我发了个信息给梁博士,很快他打电话过来。详细地了解了我的问题以及面对的困难后,先是安慰我不要着急,接着他便给我出主意让我去找我们这一区的国会议员寻求帮助。起先我有些担心议员会不会只是负责管公民的事(因为公民有选举权,他们手中的一票会影响到将来的大选。),像我们这种后娘的孩子(非公民),他愿意替我们出面解决问题吗?梁博士给我解释了一下,情况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不同的是通常他们会先解决公民的问题,把PR的问题留在最后。谢过了梁博士后,我便于22号前往议员办公的地方,这一去还真的帮我解决了这个让我头疼不已的大问题。

尽管事情完毕, 我又给梁博士发了长短信,感谢他的指导和宝贵的时间,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再次谢谢他的帮助,并铭感于心。我也会在今后的生活中,把这份善意传递下去,无论是多么微小的付出。(待续)

谢谢看贴,祝您在异国生活越来越美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