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live越精彩

生命之花清淡如菊,于人生花园的角落淡然开放,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一份持久的芬芳和色彩。摘自《读者》。
个人资料
博文
2022年10月30日星期天深夜滂沱大雨经历了近乎一年漫长的等待,先生上周三终于顺利回国了。受疫情的影响,最初直飞航班少之又少,而且机票价格特别昂贵,最贵的一张机票竟高达八、九万人民币,还不算入境后14天的酒店隔离费。因此,先生不得不呆在狮城,耐心等待回国的时机。没成想,这一等就是一年。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了,那天我们敲定了回国的日期,10月19号!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2-09-17 08:34:27)

2022年9月16日星期五深夜凉爽
今天过第59个生日,接下来我将迈向60岁的大门。
年龄的增长,除了让我感觉体力不如从前外,从未困扰过我,也丝毫没有减少我对工作和生活的热情。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生进入不同阶段,这是自然规律。我能做的就是在每个阶段,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踏踏实实地工作,快快乐乐地生活,不虚度光阴。
我以前很少做运动,今年2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2年9月10深夜凉爽 年年中秋盼团圆,今年这一天,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真正过了一回中秋节。 为了准备今晚的团圆饭,几天前,我们俩就特地去买了食材。正好今天下午没课,我亲自下厨,给家人做了几道家常菜。一家人吃着聊着,其乐融融。平平常常的菜,因着这个特别的日子,全家人聚在一起,感觉吃起来味道是那么不同。 排骨烧土豆,女儿给起了好听的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09-05 21:50:34)

2022年9月4日星期天下午滂沱大雨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即将来临,时隔五年后,昨晚我们再次来到滨海湾花园赏灯。当我们抵达目的地时,已是黄昏时分。趁着灯还未亮,我们先到大草坪上歇息一会儿。宽阔的草坪上,聚集了不少前来赏灯的人,有小情侣、有夫妇、有一家三口,也有一家三代,还有一群群年轻的姑娘和小伙子,他们坐在草地上野餐、谈天,像是久别重逢的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8-11 01:51:17)

2022年8月9日星期二夜酷热
昨天去上课,我的一个二年级学生问了我两个问题,不禁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她说:“明天是新加坡的生日,你为她做了什么?”第二个问题是“你知道你的邻居叫什么吗?”
先说第一题。新加坡庆祝生日,作为个人我能为她做些什么?我虽说不是新加坡的国民,但我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23年之久,正像诗里说的那样:年深外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2-08-02 02:50:33)

2022年8月2日星期二酷热上星期四,是我们第二次去铁道走廊(railcorridor)。上次(3月8号)我们从位于铁道广场(RailMall)附近的武吉知马上段桁架桥开始,徒步穿越铁道走廊,步行大约四公里,走到武吉知马桁架桥(trussbridge)。那天我们再次去远足,从武吉知马桁架桥开始,继续铁道走廊之旅。原路返回时,我们顺便参观了翻修后的武吉知马路火车站。(一)桁架桥桁架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07-15 04:45:49)

2022年7月15日上午星期五酷热难耐 绣球花第一次坐飞机从荷兰来到了滨海湾花园,陪伴着这些美丽的花儿远道而来的还有荷兰的Gouda奶酪、风车、灯塔、排屋、古老的水井……不用走出国门,就能一睹荷兰乡村的夏日风貌,欣赏欣赏荷兰优美的风景,真是一大美事。 第一次赏绣球花学到的知识还真不少。原来,绣球花的颜色会根据土壤的PH值而变化。当土壤为酸性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2-06-05 09:00:16)

2022年6月4日深夜凉爽六月假期来了,我的学生们出国旅行的旅行,宅度假的宅度假(宅度假英文叫Staycation,意思是假期不出国,在本地酒店里住上几天的度假方式)。我也开始享受两个星期的假期,可以出去走走了,这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今天,我们俩重游了二十四年前曾经去过的一个地方。狮城这弹丸之地,竟也有二十多年不曾光顾过的地方。有的,PasirRisPark(巴西立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2-05-08 23:15:41)

2022年5月8日夜闷热
今天是母亲节,说个勤劳的母亲。(图片来自《联合早报》,这就是那位母亲,看上去一点不像95岁。)就在母亲节的前一天,我在《联合早报》上读了一位母亲的故事。文中那位母亲95岁,已经到了耄耋之年。尽管年事已高,但她拒绝靠儿孙养老,坚持自己打工,自食其力,靠在咖啡店收碗碟赚钱养活自己。一般人能健康地活到95岁,生活自理已经很难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2-04-23 16:13:20)

2022年2月23日夜晚闷热
上个星期六,我上完了一天的课,和先生匆匆吃了一顿快餐,我们就赶去维多利亚音乐厅(VictoriaConcertHall),欣赏了一场弦乐四重奏———StradivariQuartet斯特拉迪瓦里琴四重奏。
其实,早在六年前的情人节前夕,我们俩和女儿女婿,还有她的公公婆婆,我们一行六人在同样的地方,欣赏过了StradivariQuartet,只不过那时还不懂Stradivari,更不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