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live越精彩

生命之花清淡如菊,于人生花园的角落淡然开放,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一份持久的芬芳和色彩。摘自《读者》。
个人资料
正文

严平安替子还债

(2014-12-13 20:21:54) 下一个
严平安替子还债_____眉县农民严平安:辛苦养牛13年替亡子还债17万秦峰 罗罡 来源:陕西日报 2013年12月9日05:23 这是我今年11月回国探亲时先生推荐给我的一篇文章,文中的主人公是先生村子里的一位普通农民。读了这个真实的故事,我感触良深。在当今这个缺乏诚信的社会,老严,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用13年的时间替亡子偿还了一笔17万元的巨额债务,这的确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在老严的眼里,诚信比生命还要重要,一个失去诚信的人,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老严,一个诚实守信的典范,值得人们学习。下面就是这篇文章的原文。 2001年,大儿子跑运输发生车祸身死异乡,留下17万元的巨额债务,严平安擦干眼泪和老伴一起辛苦劳作13年,靠着养奶牛、卖牛奶最终还清了儿子的欠款——没欠条,债都记在心里 11月26日,记者来到眉县横渠镇严家庄。 “欠债就应还钱,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没啥报道的。”老严客气地递过几个自制的板凳。 2000年4月,老严的大儿子东挪西凑,借下17万元买回一辆东风牌大货车,梦想着能通过自己的勤劳过上好日子。可是刚刚上路才8个月,他驾驶的大货车在广州就与另一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迎头相撞,从此与家人阴阳两隔。顷刻间,这家的景象突显出来:当年老严已经57岁,小儿子日子过得不景气,女儿远嫁他乡,大儿媳妇抱着不谙世事的孙子哭成了泪人。 老严强忍悲痛去处理后事,交警部门认定对方负主要事故责任,最后调解对方要赔偿8.5万元。但是对方赖账,老严五下广州,路费花了一堆,最终只讨了4000元。绝望的大儿媳带着年仅5岁的孙子悄悄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一连串的打击让老严和老伴想死的心都有。眼泪哭干,现实残酷:车毁人亡了,这17万元巨债可没完呀。有的亲戚朋友劝说:“债就别管了,你还能活几年。”“事故对方没给钱,你不还也情有可原。”“人死债入土,老规矩,算了!” 老严却斩钉截铁地告诉债主:“你们别怕,儿子欠的债,我扛下了!”老严说:“当时借钱也没打任何欠条,但所有的债都在我心里,总共11家,17万,一分钱也少不了。”为还债,被牛角戳破肚子 17万元,在当时,对一个年近花甲的关中农民就是一座山,咋还?老严和老伴日夜都在思量。2001年,有几户村民合计着养奶牛挣钱,下定决心后,老严向亲戚借了6000元,拮据的小儿子也给了他3000元,拿着9000元,老严买了一头奶牛,开始了挣钱还债之路。 每天老两口凌晨四五时就爬出被窝,割草、剁草、喂牛、打扫牛圈,一直忙到夜深人静才爬上土炕休息。牛吃积食了,他和老伴蹲在牛圈,彻夜按摩牛腹。牛终于产奶了,因为奶牛品种不太好,一天只能产三十斤奶,一斤奶一元钱。虽然挣得不多,但总算见到了效益。 眼瞅着养牛能赚下钱,2004年老严又借钱买回了3头牛犊。牛多了,老严的活更多了。割草,清圈,挤奶;累得两腿直打颤。严家庄原有五户人家养牛,几年后,只有老严一人坚持了下来。村里人说,精壮小伙子都吃不了这个苦,他这是在拼老命哩!养牛不仅是个力气活,也是个危险活。老严掀开衣服说,“你看,这个疤就是被牛角戳的。”2004年的一天,打扫牛棚时,一头牛突然朝着老严的腹部撞过来,人被摔出几米远,到医院简单包扎一下,老严又拿起镰刀出门割草去了。有一次,老伴胸部被牛角戳破缝了13针,为了省钱说什么也不住院,打了几天消炎针,又坚持干起了活。为了还债,老严和老伴省吃俭用,积攒每一分钱,除了日常油盐开支,一年四季不买衣物,过年了都舍不得买一斤肉,还是小儿子逢年过节帮着置办点年货,更别提置办家具,翻修房子了。“乡亲们真好呀,不催着要债,我生活困难时还经常送些蔬菜。”老严言语间充满了对乡亲们的感激之情。 提起老严,乡亲们都竖起大拇指。老严家对门八十岁的张玉蕊老人说:“厚道人,凭着一把老骨头还清了乡亲们的债。”“这人实诚得很,牛奶从来不掺水,村里人都爱订他家的牛奶,有的村民跑十里地来买牛奶,他家的牛奶总是供不应求。”人活在世上,没诚信就没意思了 “养牛又苦又累,但也带来了还债的希望。”卖牛奶攒下的都是块块钱,每当攒够一笔钱,老严就拿到银行去换成百元大钞,“体面”地还给债主。就这样日积月累,老严凭着咱老陕人的一股“楞劲”,一点点还清了17万元的债务。老严说,他最先还的一笔钱,是在2005年。最多的一笔4万元债是今年初还清的。最少的一笔钱,也是最后一笔钱,是欠一位亲戚的1000元,今年夏天还清了。 说起还这1000元的债务,还遇到一点“坎坷”。到今年夏天,老严还清了儿子所欠的大部分债务。然而,邻村曹梁村一笔1000元的债,他跑了多次却怎么也还不回去。“原因是债主说什么也不肯要,说是我家里困难,自己留着用吧。”几次上门遭拒后,老严没辙了。后来他打听到债主的女儿考上大学,于是在村头悄悄将1000元钱塞给了孩子,“给你添点伙食钱”。 “历时13年终于还完了儿子的债,无论是当初借钱,还是后来还钱,没有借条,也没有收条,凭的就是信义。”如今已年近70的老严说,“人活在世上要堂堂正正做人,讲的就是个诚信,没诚信就没意思了,这钱如果还不了,我今生都放不下。”“能还完债,我最亏欠的就是老伴和乡亲们,老伴吃了不少苦,没有一句怨言;乡亲们没要一分钱利息,还帮了我很多忙,我感到对不住。我要把牛养好,好好报答他们。”老严动情地说。(责任编辑:李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