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live越精彩

生命之花清淡如菊,于人生花园的角落淡然开放,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一份持久的芬芳和色彩。摘自《读者》。
个人资料
正文

追忆往事,怀念父亲

(2014-04-09 09:06:22) 下一个
2014年4月3日    下午 骄阳似火
      追忆往事,怀念父亲
______谨以此文献给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
 前言:早在一星期前我就开始准备写下这些文字,那日在巴士上,回想往事,历历在目。尚未开始,便已热泪盈眶。眼睛稍一眨,大颗大颗黄豆般大的泪珠从眼角滚落下来,我忙掏出纸巾擦拭,生怕别的乘客看到。一个星期来,写写停停,断断续续,有几个晚上半夜醒来泪水浸湿了枕头,直到昨夜才完稿。之后,让女儿先读一遍,看有什么问题,女儿读完,刚问了我一个问题(父亲过世时,女儿尚未出世,所以有很多事情她不知道),我说着说着,眼泪又来了。特别是说到在父亲去世前一个月也就是3月中旬父亲从蓝天回老家,那次全家聚会唯独少了我,而我之所以缺席竟是因为我要节省区区几块钱的火车票钱而没有回家,只让先生一人回去看望父亲,我绝没想到那次竟是见父亲的最后一面,我错过了。天底下竟有如此像我这般糊涂的人啊!说到此我哽咽了,泣不成声¼¼女儿忙说stop crying, stop, stop, 我想:哭泣可以stop,然而藏在心中的那份悔恨怕是今生永远无法stop了。
今天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是一个让我永远铭记在心的日子;是一个缅怀父亲,思念父亲的日子。每年到了这一天,我就想写点什么,藉此特别的方式追忆往事,怀念父亲。
27年前的这一天,父亲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骤然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深爱的儿女。听母亲说,那日父亲的几个下属不顾舟车劳顿,前往蓝田疗养院看望父亲,父亲那天特别高兴。到了傍晚,父亲突然感觉身体不适,左半边身体失去知觉(这应该就是中风的前兆),他忙叫母亲去叫疗养院里的医生,谁知当医生火速赶来时,父亲因为脑溢血已经回天乏术了。我那可怜的父亲,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就这样带着遗憾撒手人世。父亲含辛茹苦养大四个儿女,但却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刻,在他一生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竟无一人陪伴在他的身边。一想到父亲临走时所经历的身体上的痛苦,内心的恐惧以及孤独,我的心就很痛,就忍不住泪流满面。如果说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无法见到他最后一面,是我人生的一大遗憾,那么比这更大的遗憾是我为节省区区几块钱而错过了回老家看望父亲的最后一次机会,这成了我终生的痛。
那晚父亲被连夜送回我的老家,按照当地的风俗,在外面过世的人是不可以被送回家里的。就这样,我那可怜的父亲被直接送到了县医院的往生室。当家人派人去兴平接我时,只是告诉我家父病重,他们不敢告诉我父亲已经去世的噩耗,怕我一时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连夜同来人一起从兴平赶回老家,当我们一行人赶到县医院时已经是深夜了,接我的人并没有带我去病房看望病危的父亲。我惊诧地问为什么不去病房,大家都默不作声,没有人回答我,而是直接把我和先生带到了医院的一间小平房跟前。在那里,我见到的是我这一生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幕─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闭着眼睛,躺在冰冷的水泥台上的父亲。我就是再傻,这下子也全明白了。我的父亲,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没有等我回来再看我一眼,没有给我留下只言片语,就这样带着遗憾离开了我们。我猜想父亲临走时一定有很多很多话要对他的儿女说,但是最后竟把那些话全都带走了。我发疯似地哭着扑向父亲,我多么想再摸一摸父亲那冰冷的双手;多么希望父亲能睁开眼睛再看我一眼,多么想再听一听父亲说话的声音;然而,这一切都不能了,永远永远不能了。四月,虽然是春天,但我似乎感到已经进入寒冷的冬季。泪眼朦胧中,我望着近在咫尺的父亲,但我却感到他离我竟是那么那么的遥远。
几个月前见到的父亲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但是从此我们却阴阳两隔,叫我怎么能接受这如此残酷的事实。父亲啊父亲,您可曾听到您最小的女儿那撕心裂肺的哭喊?您可曾看到您最小的女儿哭得肝肠寸断?我多么多么希望我那一声声的号叫能唤醒沉睡不起的父亲啊!我多么多么希望父亲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孝敬他老人家啊!
父亲出殡那日,我记得是个阴天,天上零星地飘着细雨,仿佛是老天爷洒下的泪水,它不舍得让父亲这样的好人这么早就“回家”呀!那天上午,有许多我认识的或素昧平生的人来到县医院的太平间和父亲告别,大家自发地排着队,一个跟着一个神情哀伤地走进那个陈放着父亲遗体的房间,去看父亲最后一眼,向他表达最后的敬意。之后,父亲的遗体被抬上了灵车,所有的亲戚、朋友、父亲当年的同事以及来自省石化厅、县政府的领导、县上很多单位的代表也都上了事先准备好的车,一起去殡仪馆参加父亲的葬礼,送父亲最后一程。
载着父亲的灵车在哀乐声中缓缓地开走了,跟在灵车后面的是33辆接送宾客的车子。全部车子绕整个县城一周,让父亲临走时,最后再看一眼他居住了多年的老屋和街坊;再看一眼他曾经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地方;再看一眼他亲自领导筹建的但尚未完工的氮肥厂……出了县城,车子稍微加快了速度,一路向北朝殡仪馆的方向驶去。
车子一直向北行驶,终于来到了一个地方,那里周围没有人烟,冷冷清清,只有孤零零的一座院子,显得是那么孤单和落寞,四周的田野显得更寂寥,更凄清。
追悼会场布置得庄严、肃穆,父亲的遗体被安放在追悼大厅前方,两边摆满了社会各界,亲朋友好友送来的花圈。一切准备就绪,追悼会就开始了,整个会场鸦雀无声。先由主持人介绍参加追悼会的领导、生前好友以及送花圈的单位和来宾的名字,接着由长兄致悼词。之后,来宾发言,最后主持人宣布向遗体告别,这时,追悼大厅里响起了悲凄的哭声。当我走到父亲跟前时,我再也忍不住连日积压在心中的悲伤,放声大哭起来。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被人拉走的,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样从殡仪馆回来的,只记得哭过之后,就一直喃喃自语。 失去父亲对我来说,仿佛失去了整个世界。父亲呀,您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没有病痛。
岁月如梭,一眨眼27年过去了,27年来,我心中的那份遗憾始终无法释怀。我想:假如有来生,我仍然要做父亲的女儿,孝顺父亲,让他老人家安度幸福的晚年;假如有来生,我愿意花费比金钱更宝贵的时间陪伴父亲,让他老人家不会感到孤独、寂寞;假如有来生,我愿意做牛做马报答父亲给予我的厚爱;假如有来生,我希望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能给予他老人家临终的关怀,让他平静地度过人生最后的时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越live越精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ern2' 的评论 : 谢谢您远方的朋友,虽然我们素昧平生,但我从您的文字中感受到您的真诚。愿您平安喜乐,生活幸福。
tern2 回复 悄悄话 好感人!读到最后一段,落泪了。
精彩复活节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