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live越精彩

生命之花清淡如菊,于人生花园的角落淡然开放,为平凡的生活增添一份持久的芬芳和色彩。摘自《读者》。
个人资料
正文

尘封的往事

(2014-03-19 07:31:44) 下一个
尘封的往事
创建时间: 2010-11-20 21:36:03
      那是发生在十四年前的旧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它一直珍藏在我记忆的深处。尽管事隔多年,然而那令我感动的一幕幕却不时浮现在我眼前。今天想值此感恩节到来之际,写下肺腑之言,以表达多年来沉淀在我心中的那份感激之情。
      1993年底,我和先生为了解决两地分居,我们双双丢掉了铁饭碗,举家南迁来到了靠近广州的一家乡镇企业(因为这家乡镇企业为我们解决了房子和户口问题)。从此,我们一家三口可以生活在一起,这对我们来说真是梦寐以求的事。
      那是一家正在筹建中的小工厂,厂里大多员工是从内地招聘来的。先生在厂里搞机械设计,我在质检部做原材料和产品的化学和光谱分析。
      在那里,我们平生第一次住上了崭新的两室一厅的房子,心里着实挺高兴的。表面上看起来两个人工作都不错,工作环境也很好。我们住的地方距广州也很近,交通发达,厂里也非常重用我们这些外来人员。这一切似乎都表明我们应该安下心,在那里安居乐业。
      起初的日子是幸福、快乐的。每天的工作、生活按部就班,下班后,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这样平静、安宁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两年多。厂里的人开始有些人心惶惶,虽说住的是宽敞、明亮的新房子,但绝大多数家庭都没有购置新家具,偌大的房子里空空如也。不言而喻,大家对厂子的前途颇感担扰,但是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由于工厂是新建的厂子,一直处在筹建中,没有正式投产,也没有自己的产品,靠贷款度日,可说是举步维艰,有时甚至不能按时发工资,细想起来,让人不禁有些担惊受怕。
      就在我们处在惶恐不安时,机会来了。一个美籍华人欲在广州投资建立一高压水工业清洗公司,找到了先生的同学,先生便决定辞职和他的同学一起干。
      先生辞职后,按照总公司的规定,男的一旦离开工厂,女的也必须离开,而且必须搬出工厂分的房子。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因为依我们当时的经济能力,根本买不起房子,而且我也必须在几个月内找到新工作,谈何容易。
      那时,辞职就好像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必然受到无形的严厉的处罚。不仅如此,厂里那些势利小人,甚至不敢跟我们说话,唯恐受到牵连或遭受池鱼之殃。那时我感到自己好像跌进了万丈深渊,很无助,很茫然。那种每日生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下,一时半会又找不到工作,无可奈何,不得不暂时栖身在厂子的房子里,那种滋味无异于精神虐杀。
      就在我们走投无路时,黎先生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般的温暖,我和先生心中那份感激真是难以用笔墨来形容。
黎先生是我们厂行政部的部长,是当地人,平日里少言寡语。在当时我们身处困境时,他不但没有落井下石,反而鼎力相助,请他的亲戚帮忙,把我调进了一所中学,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从此,我仿佛又从惊涛骇浪中游到了岸上。此举不但解决了我的工作问题,最重要的是学校也为我分了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从此,先生可以毫无后顾之忧地做自己的事业,我也有了稳定的工作,又可以照顾年幼的女儿。
      黎先生在我人生最失意,最彷徨失措的时候,给予我们一家极大的帮助,这份恩情我和先生将会永远铭记在心。
      受人滴水之恩,当泉涌相报。多年来,无论我走到哪里,不曾忘记黎先生当年的恩泽。我希望明年女儿大学毕业后,我能放慢生活的脚步,重回故地,追寻当年生活的足迹,亲自登门用平实的话语和实际行动向这位恩人表达我发自内心的谢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