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毛坯30

(2020-11-20 10:11:07) 下一个

30.

马克很忙,快步穿梭于几个病人之间。路过滴滴所在房间时会看一眼滴滴。滴滴看着对面墙上的钟表,已经来了一个半小时,大多数时候坐着等待。终于马甲又露面了,这回推着有轮子的仪器,上面挂着一大一小两个袋子。马克把仪器推进来,人又闪出去了,很快又带来一个小毛巾和一次性针头。马克让滴滴伸出左臂,在手腕处敷上热毛巾。说,不会太烫吧,滴滴摇摇头。敷了一会,马克打开针头针管包装,把胶布撕下来四个小节贴在升降桌上。滴滴知道这是要输液了。滴滴小时候最怕打针输液这些。一看到针头心里就咯噔一下,感觉快过去了。

马克在滴滴左手腕处找到一个青色静脉血管,对着血管轻弹了几下,那根血管乖乖凸出来,马克拿起针头说,会有一个刺痛,滴滴把头撇向一边,果然手腕处一个刺痛,针头扎进血管,顿时有血引出来。滴滴不敢再看,把目光转到门外。马克快速接通了输液管。他说,大袋子是葡萄糖水,小的是抗生素。一旦正常输液,刚抽的血又回流进血管,露出透明的水色。滴滴吸了一口冷气,只希望时间可以快点过去。

马克观察一会儿看一切正常,说,如果想上厕所就拔掉电源,推着输液瓶去就行了,他把仪器里的各项数字调好了,

马克又跑了,滴滴闭着眼睛,再一睁开,十五分钟过去了,葡萄糖还是一大袋子,像没怎么下降。

时间到十点左右又来了一个女护士,问了滴滴姓名。拔下电源插头,让滴滴上个厕所,滴滴照做。

上完厕所,白人女护士说,跟我走。女护士带滴滴进了另外房间。女护士说,一会会有麻醉师来跟你打招呼。女护士刚走,就来了一个黑人男。他问滴滴姓名,手术原因。然后问滴滴有没有翻译,滴滴说,没有。黑人麻醉师说,一会实行普通麻醉,可以吗?滴滴说,不懂,随便吧。麻醉师看了滴滴一眼说,你到底懂不懂英文,普通麻醉,理解吗?滴滴说,可以吧,就普通的吧。白人女护士找到滴滴说,我们可以进手术室了。女护士带滴滴往手术室走,在路上就看到了专科医生迪森,迪森操着一口英式英语说,你好吗?滴滴说,还活着。迪森说,你有没有肺炎啊?滴滴说,没那么幸运呢。迪森哈哈大笑说,连肺炎的症状都没有吗?滴滴拉了拉口罩,故意咳嗽了一声,几个女护士同时笑起来。

白人女护士哼着小曲把滴滴引到一个手术台上说,上吧,屁股放在指定的凹陷处。滴滴躺下,听到医生还在和护士们谈笑。迪森问麻醉师说,一个词怎么发音。滴滴右手臂绑了血压仪。前胸和后背贴了几个类似于金属圈的东西。护士把滴滴眼镜口罩都摘了,先是扣了一个面罩,说,这个气味有点好玩。滴滴吸了几口,也没感觉出好玩。接着,又换了一个面罩,滴滴只吸了几口就啥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右边飘来一个声音,你醒了。滴滴发现口罩又被戴上了。滴滴说,环取出来没有?女护士柔软的声音回复,取出来了,很成功。滴滴问,我睡了多久,护士说,四十分钟。滴滴发现自己的语速特别慢。滴滴问护士,为何说话这么慢,护士说,因为麻醉药的缘故。滴滴突然感觉像是电影中的情节,一个歹徒从窗户插入迷魂香,里面的人就晕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林叙001 回复 悄悄话 我太懒吧?二月份继续写,需要给自己打打气。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怎么这么久不更新了啊?
问好博主,新年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