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灵十二少

一般性的交流、杂文类
个人资料
雾灵十二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周末闲笔:假话国和精神阉割

(2020-02-08 06:58:13) 下一个

“假话国历险记”是意大利人写的童话,当年好像在“中国少年报”连载过。假话国是一个“狗儿喵喵叫,猫儿汪汪叫”的颠倒国。国王下令国家的一切都颠倒了过来。一天,假话国来了男孩小茉莉,他是一个大嗓门,一说话就能把窗玻璃、黑板和玻璃杯震碎。小茉莉的到来把假话国弄得天翻地覆。。。。

少年报教育是书本上的一套,现实世界有它自己的另一套。电影“别告诉她”就是全家人瞒着身患绝症的奶奶,假借一场婚礼让全家人相聚。这样的桥段现实生活中可不少:孩子在外出了事,家里人串通瞒着长辈,因为怕老人忧心。单位里出了事端,瞒着上头,能压下来就压。于是假话就有了亲情脉脉、团结稳定的甜蜜外衣,“假作真时真亦假”。结果决定过程,造假倒有了正义性。

上大学经历军训,有先进学生代表上台发言,最后这样表决心:“如果让我再次选择,我一定会选军绿、选择军装!”十二少寻思:你好容易考入重点大学,真心要退学参军?军训你的那些同龄人(排长连长们和我们差不多大)对你的大学文凭艳慕不已,你跟他们交换?此人因表现突出,后来青云直上。有时候假话是高攀的阶梯。

两千多年前有一宗著名的假话资格考试,史称“指鹿为马”。赵高牵来一头鹿当考题,正确答案是认同谎言,回答错了掉脑袋。那以前的列国时期风气大不相同。晋国的史官董狐、齐国的史官(记载催杼弑君的那几位)发生了什么事就写什么。即便被权臣以死威逼,他们还是认死理:你干得出来,我就写得出来。从董狐直笔到指鹿为马,乃至后世美其名曰的为尊者讳、春秋笔法,一个民族传承经过上千年的假话考试、筛选,风骨今非昔比。

话的道理很简单:说话从口出,听话经耳入。说的是真是假,要看受体一方是否听得进去、是否认同。闹流感、非典时,坊间传板蓝根管用,信与不信要看你是有真话还是流言的受体。教育的目的是让人明辨是非,而不是当今的本末倒置:教育把学生变成创收学费的奶牛,培育成无主心骨的高科技奴隶。如果教育灌输的核心是听话(“在家是妈妈的乖孩子,在校是老师的好学生”),这个教育体制就是挫棱角、把人的真话受体磨去。这样出来的人材就是上面灌输什么,他就该信什么。这类人就是假话易感人群。

被人把真话受体抹掉已经很可悲,更有甚者是自我删除、自己对自己施行精神阉割。凡是谁谁说的就一定如何如何,“两个凡是”只是四十多年前的事。在某个历史时段人们根本不愿意去想不同的东西,根除残留的一点批判性,自己叮嘱自己千万不要有“邪念”。人生在世处事圆滑不妨,还是要有自己的主见,因此别动“辟邪剑谱”。前事莫要忘,保护好裤裆。

为什么高台上假话响亮?因为阉割过的人群乌央乌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资本威力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好的文章,不赞没有人性。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