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烟记事(295) 应许美地

(2021-10-08 18:12:54) 下一个

大概是因为文燕在信里描述的北大荒生活过于美好,哥哥文江于1960年四五月间跑来投奔她。那时四川的饥荒已经开始,他原本就很窘迫的生活变得更加难捱,于是带着老婆和6岁的大儿子来到这个“应许美地”。一个月后,母亲又把他的小儿子送过来。那天文燕已经上床,却听到外面有个熟悉的声音在问:“文燕住在这里吗?”文燕一跃而起,鞋都没穿就往外跑,嘴里不住地喊:“妈妈,是你吗?妈妈!妈妈!”队员们全出来了,看着她在院子里拉着母亲跳啊蹦的。那时文工队正排演一出诗剧,她在里面有两句台词刚好是“妈妈!妈妈!”所以好些人还以为她练戏练魔怔了。

 

母亲在863呆了一周。那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周。她在家乡抬不起头来,在这里却被当成长辈一样受人尊敬。她在家乡吃不饱饭,在这里却能每天吃到肉。白天她跟人去江边钓鱼,不用鱼竿,只用一根绳子绑几个钩,甩到水里去,每次都能满载而归。文燕还以一毛一只的价钱买来5只钵盂大小的甲鱼来,用铁丝穿成一串,系在桌脚。其中一只忍痛弄破裙边,夜里逃之夭夭。半个月后,院外干涸的水坑里露出一只甲鱼壳来,队友见到,向文燕打趣道:“小文你看,这是你的王八!”拿铁锹捅捅,居然还活着,铲出来用水冲洗干净,却正是逃掉的那只。

 

母亲在这里悉心照料了小女儿一周,把需要补的衣服都补过了,把被子也拆洗干净,重新缝好。文燕叫她歇息歇息,她说一年到头做这些,已经习惯了。但母亲不能再呆下去了,文燕的二姐文芳不久要生第二个孩子,她必须马上赶回去。

 

母亲走后,863丰衣足食的生活很快就结束了。从分场到总场,各级召开“吃饭大会”,宣传代食品制造经验。农工们除了田间劳作外,就是和其他动物一样在野地里到处觅食。文江从生产队过来看望妹妹,专门带了自己的劳动成果:两个草籽饼。草籽没有去壳,文燕咬了一口,实在难以下咽。她在总场部吃的代食品要高档一些,从玉米秸杆里榨出淀粉来,再兑上一点玉米面,做成窝窝头,虽然软塌塌的立不起来,入口却要容易得多。

 

场院的囤子里堆满了粮食,但就是不能动。农场职工属于无产阶级,对“公家的”粮食没有所有权。有个生产队的指导员看大家实在饿得受不了,擅自开仓放粮,结果被逮捕法办。那时逃跑的人很多,各分场都设卡拦截,有些人就从地里走。冬天积雪齐腰深,白茫茫辨不清东西南北,迷了路就冻死在里面,一直等到来年开春才能发现。

 

文江身体羸弱,本吃不了农工的苦,再加上开始饿肚皮,更是打起了退堂鼓。老婆在家里带孩子,同样度日如年,起劲闹着要走。最后没办法,文江只好求妹妹去找场领导,放他家一条生路——四川虽然也吃不饱,可哪有这样天寒地冻!文燕颇感为难。哥哥刚来农场那会儿,曾向她坦白了自己是右派,当时她将信将疑。不久文芳来信,确认了此事,并叫她不要收留哥哥。文燕没法赶他走,只好向政治部报告,把二姐寄来的黑材料也呈了上去,明说:“你们看着办,能收就收,不能收就让他回去。回去的路费却没有,只能先问公家借,以后再还。”没想到政治部领导挺友善,说分析了文江的情况,觉得他只不过受出身拖累,右派帽子是可以摘掉的,场里会和对方单位取得联系,尽快给他落实政策。然而半年过去了,并无下文,哥哥已经受不了农场的苦日子,等不及自己的政治春天来到。文燕只得辜负领导的好意,为他讨来一纸遣返证明,让一家人逃离了北大荒。

 

然而四川的灾情异乎寻常地严重。第二年入秋,母亲来了一封信,已经透出濒死的气息:家里的粮食都留给了小的,自己每天只能吃上一点点。想起在这里过的好日子,她真后悔回到四川。文燕赶紧写信叫她过来,又寄去100块钱和一匹布料,让她来前做身新衣服。没想到下封信却是哥哥写的,说母亲已经离开人世。

 

母亲当初来看文燕的时候,事先并没有打招呼,所以文燕见面就问:“妈妈,你怎么来了?” 母亲笑着说:“再不来我就看不到你了!”没想到一语成谶。

 

2020-11-26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烟斗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老毛有一种危机感,总觉得有人要整他,所以经常先发制人,有时会搞到莫名其妙的地步。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真可悲,那时老毛还要支援越南和非州呢,今日这习大大还在重走旧路,美国占领日本时也曾向台湾要粮,日本人不喜欢美国产的长米,在台湾有ニ种主要稻米,一为在来米,一为蓬来米,在来米较粗,蓬来米较软黏,日人喜食蓬来米,老蒋派了个粮食局长陪美军専员去台北后车站圆环找了个拉三轮车的车伕来现场表演,车伕当场吃完三碗饭,从而断了美军索粮的念头,军中伙食吃的就是在来米,一般台人吃不惯,我家因我弟妹加我食量大都领在来米,因为领蓬来米少些不够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