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的文学博客

红叶。 女作家, 诗人, 业余漫画师。
正文

网络连载小说: 读心 (12)

(2022-11-23 13:44:21) 下一个

长篇小说: 读心
文/红叶

第十二章 折翼少年(上)

傍晚,俞洛悠闲地窝在丽城附近的一个小岛海边沙滩的躺椅上。他在度假,为期三
天的短假期。

这个小岛是旅游景点,以附近海湾里粉红色的海豚闻名,它们对待人类非常友善,
游客们可以和它们一起在海水中嬉戏,甚至可以抚摸它们, 就像抚摸小猫小狗一样。

一个少年人忽然引起了俞洛的注意。

他大约十五岁左右,神色郁郁寡欢,默默独行,与周围的欢乐气氛格格不入。到这
里旅游的人要么是拖家带口,要么就是情侣成双成对,一位少年独行,没有家人没
有同伴。俞洛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正巧他行至身边,俞洛朝着他微笑,搭讪道:“ 你好! 这地方风景不错吧,你也是
第一次来这儿玩吗?”

少年愣了一下,说:“ 是的。” 

“ 我也是。” 俞洛笑着说。说的都是废话,但话题也就这么继续下去了。

俞洛问:“ 你是从哪里来的?”

少年说了一个城市的名字,那个城市的距离非常偏远。

“ 你是和父母一起来的吗?” 俞洛接着问。

听见父母两字,少年的脸色阴沉下来, 他说:
“ 不是。” 回话简短,绝不多言。

“ 我是一个摄影爱好者,能允许我以沙滩为背景给你拍张照吗?” 俞洛说。

少年人警惕地打量着他,礼貌地回答:“ 谢谢,不用了。” 

经过简短的交谈和观察,俞洛敏锐地意识到, 不好! 难道这少年有自杀倾向?

“ 我们聊聊好吗?” 俞洛说。

“ 我不想和陌生人聊天。” 少年回答。

“ 没关系。这里的沙滩夕阳很美,你不想坐下来欣赏一下吗?” 俞洛站起身来,
将旁边的一张躺椅清理干净, 说:“ 如果你不愿意聊天的话,我们也可以不说话。”

也许是觉得俞洛不像坏人,少年没有拒绝, 默默地在躺椅上坐了下来。他沉默地看
着夕阳,无限的失落、孤寂和绝望仿佛在眼中盛不下,流露到周围的空气中,就连
空气似乎也变得沉重起来。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会带给人一种伤感落寞的情绪,俞洛意识到他选错
了风景。

夕阳和朝阳都很美,它们却美的不同, 一个越来越明亮, 一个越来越阴暗。朝阳
预示着一天新的开始,充满光明、希望、温暖、朝气蓬勃。夕阳则是一天旧的结束,
随即而来的是暮气沉沉、黑暗、孤独、落寞。

少年人好像早晨新鲜的太阳,应该是朝气蓬勃,对未来充满着希望、憧憬。 而这个
少年人的身上,俞洛却看不到丝毫的阳光。

沉默地坐了片刻之后, 俞洛开口说:“ 傍晚海边风大,你冷吗?吃过饭没有?我
们换到一个暖和点的地方, 喝杯茶,吃点东西。好吗?”

“ 谢谢,不用了。我没有钱。” 少年回答。

“ 我买单。我正好得了一笔奖金,想找人庆祝一下。给我个面子好吗? 就是喝杯
茶吃点东西而已,不用花多少钱的。” 俞洛说。

在海边的茶餐厅里,俞洛点了一壶茉莉花茶,许多的美味点心,他对少年说;“ 随
便吃点好吗?吃不了的话就打包带回去。”

也许是被他的善意所感动,少年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同时很有礼貌地说:“ 谢
谢。”

“ 我叫俞洛,你叫什么名字?” 俞洛说。
少年说他名叫薛文。

“ 到底发生什么烦心的事了?能跟我说说吗?”俞洛温和地问。

少年的话匣逐渐打开了,也许是美食确实能温暖人心,也许是觉得面前的人充满善
意。

薛文说他是一个孤儿,今年十五岁,出生五个月时被养父母从中介人手中买过来。
四岁时养父母因事故而不幸双双身亡,此后他就跟着养祖父母一家生活,上小学时,
他因身世问题经常被同学霸凌。

养父母的家庭经济状况一般,在养父母去世后家里就更加困难了,也就是能勉强维
持温饱而已。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从小对钱就很敏感。

“ 我从十二岁起就开始出去打工做兼职,做过餐馆帮厨、超市导购、快递等等杂活。”
 薛文说,为了能找到工作,他谎报了自己的年龄。

俞洛心想,可怜的孩子,那么懂事,才十二岁就出去打工挣钱。许多这个年龄的孩
子在学钢琴、舞蹈、上各种兴趣班, 闲暇时打游戏、看电影、游泳、滑雪等等。而
他却早早地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夜幕降临,海边的人却越来越多了,华灯璀灿,游人如织。人们在餐馆里吃喝谈笑,
在街上漫步闲逛。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但这些欢乐繁华却似乎都与
眼前的少年无关。

俞洛充当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他只是偶尔地说上一句,让薛文继续倾诉着内心的苦
闷。

薛文说后来他看见有位父亲用了十三年时间寻找被人贩子拐卖的亲生儿子,父子团
聚重新获得家庭幸福的感人新闻后,他也萌发了上网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

从小他就常常幻想着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的,他揽镜自照, 觉得自己长得清秀,
个子高,学习成绩也不错,他的父母应该也是很聪明很优秀的,也许是成功人士吧。

听养祖父母家的亲戚说自己是被亲生父母卖给中介的,薛文不信。自己到养父母家
里时已经有五个月大了,已经养了五个月了,谁会舍得把自己的亲生孩子给卖了,
肯定是被人贩子偷来的。

上网寻亲的念头一但生根就会发芽,薛文怀揣着一个美梦,梦想着自己也能像那些
寻找到亲生父母的孩子那样, 从此后在亲生父母的宠爱关怀下生活。 

养祖父母和亲戚也曾试图阻止他寻亲,但是薛文没有听从,他在网上发布了一条寻
亲视频,引发了许多网友的关注,同时也引来了媒体的采访。

不久警局通知薛文说已经寻找到了他的生父利先生,让他来做DNA比对,他听到这个
好消息之后非常高兴。比对结果出来了,利先生确实是他的生父。

薛文和利先生视频通话,一接通,利先生就认出了他,因为薛文和同父异母的弟弟
长得特别像。

在通话中,生父利先生向他连连道歉,说当初的家境极其贫困,“ 连奶粉都买不起。”
是中介人说有个非常富裕的家庭不能生育,想要收养一个孩子。他想着把五个月大
的孩子送到这样的好人家去也是享福,总比跟着自己受穷好。没想到孩子被转卖了。
利先生也很后悔。

薛文听后也把所有的恨都归结到中介人身上,觉得他撒谎骗了自己亲生父母,造成
了他坎坷的命运。

接着薛文又与亲生母亲通了视频电话,生母虽然已过中年,但仍然很漂亮。他给生
母打电话,每说一句话就要叫一声“妈妈”,他要把这十几年来没有叫过的妈妈这
个最温暖的词语尽情地倾诉出来,他觉得自己幸福极了。

成功寻找到亲生父母后的一个月,薛文是在快乐中渡过的。他得知生父和生母结婚
后又生了个弟弟,不久离婚。然后又各自嫁娶,分别生活在不同的城市里。

薛文先是与生父见面,生父邀请他到自己居住的城市里游玩了两天。然后是生母邀
请他来所在城市参加妹妹的生日宴。薛文把和生母与妹妹在生日宴上的合照发给所
有的朋友和熟人,让他们分享自己的快乐。

回忆起那短暂的幸福时光,薛文的眼中第一次泛起了闪亮的星星。

可惜,找到亲生父母后的幸福快乐只持续了一个月,他却陷入更大的绝望之中。

“ 然后呢?” 俞洛问。

上一章:读心 (11)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3269/202211/15877.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