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29)

(2015-06-23 21:40:04) 下一个
长篇小说:纽约八年(29)
红叶  作品

第十章 月亮的背面 (1)
1
 
在律师楼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比姨妈那里强多了。
 
金小姐知道卢丹在读书, 所以让她自由选择工作时间,而且工作也较轻松。
 
卢丹每月所得的能支付她的生活费和部分学费,除此之外,还得从积蓄里面拿些出
来补贴。
 
但不管怎样,卢丹觉得她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最主要的是不用再看姨妈每次丢
给她二十元钱时鄙夷的脸色了。
 
律师楼规模不大,律师经常不在。平时负责的是那位金小姐,还有另外一个助理。
 
卢丹帮助填各种表格,打电脑,翻译文件等。
 
有很多移民的案件,政治庇护,结婚绿卡, 入籍, 委托书, 回美证等等,卢丹没
有想到还有这么多名堂。
 
金小姐还组织公民入籍班, 给人上课,其实也就是提供些考试题目,让人背熟。
  
卢丹对金小姐说:“ 我也想办绿卡。”
 
“ 你有直系亲属在美国吗?”金小姐问。
“ 没有。”卢丹回答。
 
“ 投资移民呢?”金小姐说。
“ 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卢丹回答。
 
“ 那你可以申请政治庇护。” 金小姐建议道。
卢丹摇头, 说道:“ 我又没有受过什么政治迫害。”
 
金小姐笑道:“ 这里有几个人是真正受到政治迫害的呢?小老百姓的,又不是什么
大人物,谁有闲心来政治迫害你? 不就是为了拿那张绿卡嘛。”
 
金小姐想了想, 说道:“ 或者你可以申请特殊人材。”
 
“ 我好象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卢丹回答道。
 
“ 你以为申请特殊人材的人都是真的? 好多人什么也不是,只要给律师钱就能搞
定。”金小姐笑道。 
 
“ 最快的方法是和美国公民结婚,马上就能拿到临时绿卡。” 金小姐说:“ 我这
里就有人,你要不要? 六万块搞定。”
 
“ 你说假结婚?”卢丹摇摇头:“ 我不想做这种事情,再说也没有那么多钱。”
 
“ 你真是太正统了,我认识的一对夫妻就是在美国假离婚,然后分别找人假结婚,
 每人挣了六万元钱。其实这两人每天晚上还睡在一起呢,反正移民局一般也不会来
查。” 金小姐笑道。
 
卢丹仍然摇头, 她不愿意做这种欺骗的事情。
 
“ 那你赶快找个美国公民嫁了,不就什么都解决了。你年轻漂亮,还怕找不到吗?
 ”金小姐笑着说。
 
第十章 月亮的背面 (2)
2
 
这时有个女人走了进来,她大约四十多岁,长得白白嫩嫩,打扮得也挺时髦。
 
那女人走进办公室, 金小姐让她坐下, 然后对她说:“ 你准备办什么呢?计划生
育还是宗教?” 
 
“ 哪个容易呢?”那女人问。
“ 这很难说, 凭运气吧。”金小姐回答。

那个女人想了一阵,仍然踌躇着不能决定。

金小姐问:“ 你有几个孩子?”

那女人回答:“ 两个女儿。”

金小姐眼睛一亮, 她有了主意,建议道:“ 有两个女儿,那你就办计划生育吧。”

那个女人在金小姐的启发下写了个草稿,写完后,金小姐坐在那女人身旁,逐字逐
句看着。

金小姐指导着那女人修改了一番,最后定稿。

临走时, 金小姐再一次叮嘱那女人说:“ 你一定要背熟,记住这是你自己写的,
那些年月日期你一定要记清楚。上庭时法官会很详细地问你的,千万别弄错了。开
庭之前你再来一次,我给你培训一下。”

等到那女人走后,金小姐告诉卢丹,说道:“ 这女人是拿着假护照偷渡来的, 还
不止偷渡了一次呢。”

看不出来这貌似娇弱的女人胆子倒挺大,卢丹想道。真是人不可貌相。

金小姐说道:“ 其实办计划生育现在很难批准的,宗教反而好批准一些。不过有些
人实在是太笨, 你就是培训他们背几段经文怎么教都不会。”

金小姐把稿子递给卢丹,要她翻译成英语,然后把中英文两份都打进电脑。

卢丹接过来看着:“ 政治庇护申请书”

" 我的名字叫XX, X年X月X日出生在中国X地。

我从小就是听话的孩子,上学时也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从学校毕业后我开始进工
厂工作。

我的生活一直是平平淡淡,顺顺当当的。

某年某月某日我同认识了几年的男友结婚, 两年后在某年某月某日我生了一个女儿。

在别人的眼中我什么都有了, 丈夫, 孩子, 一个平静的小家庭。如果没有后来的
事情发生, 我的生活就可能一直是这样,把孩子养大, 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到老,
然后退休。

可是,我的生活在半年后却发生了转折,在生完孩子半年后, 我突然发现自己又怀
孕了。

我很高兴,因为我很喜欢孩子,一直还想再生一个儿子。可是,我知道,由于中国
的一胎化政策,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的心里很犹豫,一直没有把怀孕的消息告诉单位,可是纸包不住火,在我怀孕三
个月时, 我怀孕的消息还是被单位领导发现了。

计划生育办公室的负责人不分青红皂白,气势汹汹地把我叫到办公室, 对我恶狠狠
地说:“ 赶快去打掉!”

我被她蛮横的态度激怒,顶撞了她一句,她就大声嚷道:“ 如果因为你今年单位评
不上计划生育先进集体, 就叫你下岗!”

改革开放后,下岗的人很多,我被她的威胁吓住了, 因为我上有老下有小, 不敢
丢掉公家的饭碗。

计划生育办公室负责人不让我回家, 当即派了两个女同事,押送我到医院做人流手
术。

做人流手术时我痛得脸色发白,回家后流着眼泪在床上躺了两天,我为失去的孩子
而伤心,我第一次开始思考。

在这里我从来没有过好日子,只能受穷,连生孩子的自由都没有, 这一切让我都觉
得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不公平的社会!

做完人流后我的身体一直很弱,长期失眠,失眠是很痛苦的, 晚上睡不好, 白天
也就浑身无力, 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去看医生, 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来,只是说我神经衰弱, 给我开了些安眠药。

这时,我认识了一位朋友, 我同她一见如故, 向她诉说心里的苦闷。

她同我说,在美国不是这样的,在美国人人都有自由,尊重人权,想生几个孩子都
可以, 没有人来干涉你。

她的话在我的心里留下了种子。我想着,如果这样过一辈子,就真是太惨了! 我不
甘心,我一定要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是种子就会发芽,我的心里逐渐萌生了离开这个国家, 去追求自由生活的念头。
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于是我申请了去美国的签证。

某年某月某日, 我终于鼓足勇气, 踏上了去美国的道路, 在洛杉矶, 我踏上了
自由的国土。

在美国,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民主, 什么是自由。只有在这里, 我才能实现自
己的美国梦。

我真诚地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批准我的政治庇护申请,谢谢您! ” 

看完后,卢丹心想,这篇还不算太煽情的。上次她看见过一篇说不肯做人流给人打
了三个耳光,踢了两脚。

悲催的是,当法官问话时那人太紧张记错了,说成被打了两个耳光,踢了三脚。就
这么个小小的失误,结果那人的政治庇护申请被拒了。

“ 这些政治庇护申请有多少能批准的呢?” 卢丹边打着电脑,问金小姐。

“ 最多也就百分之五十吧,等上个十年八年的都有。” 金小姐随口回答。

卢丹听了很惊讶,因为她记得律师楼的广告上写的是包办政治庇护绿卡,百分之百
成功, 不成功不收费。

既然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 那又怎么算是包办绿卡呢?

“ 那如果申请失败的话会怎么样呢?”卢丹好奇地问。

“ 可以再上诉啊,上诉期间就可以留在美国了。可以一级级官司再打上去,一直到
最高法庭。这样起码能在美国再混上几年,到了最高法庭,批准的机率会高些。”
金小姐说。

“ 如果申请了政治庇护,那以后不是终生就不能回中国了吗?” 卢丹问。

“ 拿到政治庇护绿卡后再等上几年以后换了美国护照, 谁管你呢?”金小姐不以
为然地说道。

这时,又有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三十来岁模样,相貌普通,举止粗俗,斜着眼看
人。

她同金小姐打招呼, 说着些闲话, 显然是熟人。她说她路过此地, 顺便进来看望
金小姐一下。

趁那女人去上厕所的功夫,金小姐悄悄地告诉卢丹,这
女人是做鸡的

卢丹觉得有点惊讶,她没有想到这个姿色平平,打扮土气的女人居然是个妓女。她
从前总以为妓女凭脸蛋身材吃饭,漂亮善于骚首弄姿是基本条件。

那女人从厕所回来了,她忽然对专心在一边打字的卢丹发生了兴趣,走过来搭讪。

“ 你干这个每天能挣多少钱?” 那女人问。

“ 没多少钱。” 卢丹冷淡地回答。

也许是卢丹的冷淡态度激怒了她,那女人轻蔑地对卢丹撇嘴说:“ 放着容易的钱不
挣,自讨苦吃,真傻。”

“ 我倒觉得你的工作挺苦的。” 卢丹冷淡地回答。

不知那女人听懂了没有, 总之她不再搭理卢丹, 转过去同金小姐聊天。

卢丹有意无意地听着两人的对话,聊天的内容不过是那女人大谈和不同男人上床的
经历,金小姐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笑嘻嘻地有一搭没一搭地心不在焉地说上几句。

过了半天, 那女人才告辞走了。

等那女人的身影消失后,金小姐对卢丹说:“ 别理她,贱货。”

一个理直气壮,自鸣得意的妓女。

“ 她的生意挺好的,还有自己的网站,就连上次来的那个白人侦探也是她的客户呢。” 金小姐说。

真的吗?卢丹觉得疑惑不解,她见过那个侦探,长得挺体面的,相貌堂堂,还在警
察局工作,没想到暗地里却在嫖妓。

在律师楼里,卢丹看到了许多平时看不到的被掩盖起来的真相和许多隐秘的故事。

就象月亮的背面,那照不到光的黑暗部分,是不为人知的。

事实上她每天所看到的,所接触的,无论是社会还是个人,也只是表面的、外在的
那部分。

而深入的,内在的那部分是用眼睛看不到的,只能用心来体验。

走在曼哈顿的街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卢丹就不由自主地想: 在每张表情平淡的面孔后都有着什么样的人生故事呢?

在每个人的壁橱里,又都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