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 喜相逢

文学,小说,影评,游记,散文,
时评,生活……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喜相逢》第十七章.朝天门(三)送君千里归无计,辞旧扬帆出川去 (上篇终章)

(2020-09-22 18:08:09) 下一个

五月末的一天,江南收到一封厚厚的来信,已经好久不曾收到双城的情书,那信在江南口袋里呆了整整一下午,好象散发着热度,一直熨贴着那一小块皮肤。等打发走几位供货商,又结束了与部下的会谈,他才关上房门,如同享受一道甜点,带着笑,拆开了信封。信却不甜,只是一篇长长的读后感,关于昆德拉的那本书。她分析人物,畅谈感受,甚至将自己和叶丹一起带入了角色:“……她就是那个放在草篮里,顺水漂来的婴儿,你伸手捞起了她,出于取乐或者善意,可一旦她依附于你,这种信任就变成了责任,一种再也割舍不断的关系,一种产生重量的东西,那东西缚住了你的手脚,即便你可以解除,也摆脱不了悬浮、空心、失重的痛苦。曾经最宝贵的自由,如今却让你拿捏不定,成为无法承受之轻……”

双城在信中也剖析了自己,她说她感同身受特丽莎的不安恐惧,萨宾娜的愤世嫉俗,可她却不得不服从于软弱,循蹈于媚俗,以至常常对自己痛恨不已。“都说爱一个人的本质,是爱上和他相处时自己的样子,可是江南,为什么我爱你,却越来越讨厌你面前的我自己?”

双城的口吻让江南陌生,他想她怎么突然之间长成了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女人,冷冷地盯着他看,剖析他的内心,似乎他们从未产生感情。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过分的洞察近乎冒犯,但他又不得不惊叹那份与她年龄毫不相衬的深刻理性。他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冲动,他想把这封信拿给沈小姐看,拿给邱先生看,拿给他所有认识的人去看,看看他江南拥有怎样一个女人,他觉得是他塑造了她,把她打磨得如此锋利,寒光凛凛。

信的最后,她才谈起自己飞了一趟广州,得到一份大公司的实习工作。她说她希望和他一起,但未必是现在。当下,她更希望有机会出去磨练一下自己,看看在他的荫翳之外,她是否也能闯出一片天地。她希望江南相信他在她心中无可取代的份量,但这种份量最好不要和她的个人发展成为天枰的两端,让她左右为难。她不知道她是否足够幸运,能同时拥有世上最最宝贵的两样东西:自由和爱情。

末尾,她再次附上了一首小诗:

“让我小心翼翼护着我这簇火,在寒夜里,在孤独里,

我要举着它,在天上走,在世上游,

我只怕辜负我自己,

我只怕余生来不及。”

江南合上信纸,走到办公室的窗前。这是一间位于六楼顶层的椭圆形办公室,落地的弧形玻璃窗外,一面望出去是交大梧桐掩映的老校园,另一面是徐家汇密密匝匝的弄堂区。桌边墙上,挂着她送他的水彩画。他很少有时间欣赏,却能闻到画里花园的芬芳和阳光烘烤被单的味道。卧室就在隔壁,布置得相当舒适,每一件家具都由他亲自挑选,想成为呈现给她的一个惊喜。他甚至预想到她可能希望拥有单独的房间,那也没有关系。只要在中间开一扇门,他就可以在征得她同意或者她无力抗拒的时候,和她在一起。这样也许更好,更能保鲜。然而眼下,一封信将他的设计化为了泡影。他想她也许含着报复,毕竟这样的泡影,他给得更多。她提到自由的时候,那样的措辞和语气,仿佛写信的就是他自己。

他想起她上一次为他写诗,还是阳光与海开业的时候,那时他几乎一无所有,她为他跑遍山城推销月饼;而现在他翻了身,总算走了好运,她却向他央求自由。那个总是安安静静呆在原处,等着他去找她,陪他风花雪月的双城,突然间说要走。

江南没有回信,也没有回电,一周之后,他亲自出现在双城面前。上海的酒店显然耗费了江南不少精力,他看上去瘦削得令人担心,眼底泛着淡红的血丝,大约改了发型的关系,发迹线似乎往后又退了一点。她才刚绽放,他却已经步入中年。双城仍然渴望相见,但这种渴望已不同于过去的望穿秋水,每次临着见面,她会突然生出一种抗拒之心,带着轻微的厌恶感,想找个地方把自己隐藏起来,让他寻不着她,或者一闭眼就跳过这几天,等睁开眼睛,又只剩她清清静静一个人。她不去分析其中的原因,她只是乐于放纵这样的消极,甚至希望自己不再从中汲取乐趣。爱上江南,她是情非得已,在她内心,每减一丝的依恋,都是遂了本意。

见面约在学校附近的麦香园火锅店,本以为中午人少,结果碰上机械系毕业班在吃散伙宴,男生们兴奋憧憬加上离愁别绪,几瓶啤酒下肚,争相扯着喉咙闹翻了天。江南和双城夹在中间,彼此动动嘴,却什么也听不见。江南只好将椅子挪到双城身边,粗着喉咙大声道:“我只能逗留半天,明天一早春熙店续约,今晚就得赶过去。”两人倏忽又是一月未见,但双城已经不再为此抱怨。在江南的整张地图上,她不过隅居一角,至于那些控制不了的领域,她早就放弃了兴趣。几年的经验足够让她明白,关于江南,总是知道得越少,就越少烦恼。所有能够愉悦她的部分,他是一早就织成糖衣披在了身上。

“信我看了!”他先拣紧要的说。“这次来,就是为了送送你!”

“这么说你同意?”双城也在大声吼。

“你的任何决定都不需要我同意。我只是有点意外,我以为你和我一样,一直期待在一起。”

双城预见到了她的抱歉,但没料到江南淡淡一句,就让她心如刀绞。他比她想象的,还要重要。可这更加坚定了她的叛逃。她想让他痛,也让自己痛,她恍惚意识到自由也许只是借口,惩罚彼此,才是她一意孤行的理由。

她忍住不说话,听他继续为自己圆场:“也很正常,你最精彩的部分刚刚开场,一腔斗志,不经历一遭,你不会甘心,我也不会放心。我猜房地产未来会成为大陆的支柱产业,广东又是前沿,能跻身其中,结交人脉,的确是个好机会。学会粤语,生意场上也算多了一样工具。”说完这句,江南停了停,换了一种温柔的语气:“我一直以为叶丹象我,总想给她机会,等于弥补我的过去。可看了你的信,我突然意识到,她象我,却只会重复我的每一个错,让我怜悯。而你,才是我一直想成为的自己,那个半途而废的自己。有时候已经精疲力尽,但我不敢停,我怕我跟不上你成长的速度,有一天会容纳不下你的格局,那么留你也无用,只会让你更想逃走。”

双城心里的冰开始融化,融成水滴顺着眼角流下。她努力稳定住声音:“我从来,没想过要逃。我只想沿着我自己的路线,走到你身边。地球是圆的,我背向你的每一步,也是走向你的每一步。请你相信我。”江南笑着递过纸巾:“不想撒谎,就别承诺。快把眼泪擦一擦,我们还没到分手的时候,小心你这个样子吓着我,万一我忍不住开口挽留,你可就要为难咯!去吧,好好享受你的人生,有缘的话,继续爱我。”

身旁的酒桌传来一阵碰杯的声音,有人打翻了酒,乱成一片。江南举杯说:“来,我们也干一杯,恭喜你毕业,祝你鹏程万里,展翅高飞!我会在你翅膀的阴影里仰头目送你。”他说完哈哈一笑:“近朱者赤,你看,我也会写诗!”

床上的江南总是轻车熟路,她只能被他引领着,本能地呼应着,伪装、铺垫、成全,直至达成他的心愿。每次在他呼啸降落的瞬间,她会有短暂的错觉,以为那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终点。可惜不是,于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失落。双城突然挣扎起来,翻身一拧,脱开了他的禁锢。江南停下来,半跪在床上,枪口带着怒火直指向她。“怎么啦?你不想?”“我想换一种方式,要,就拿去。”双城没有笑容,带着一脸的视死如归,放开了怀里的枕头,慢慢张开并拢的双腿……在那里,在她身体的中央,一颗鲜艳的心,在扑扑跳动。

江南有些震惊,随即又缓和下来,他用膝盖爬行,挪动到双城身边,将她整个包裹入怀:“好酒沉瓮底,我还舍不得。”双城明白他是不想解开那把锁,他需要这种确凿感,甚至超过了她本身。她甚至想到几小时之后,叶丹会在五桂桥车站与他重逢,而他却不会因为负疚破坏了团圆的快乐……当她琢磨这些的时候,江南正伏在她身上龙腾虎跃,纵马扬鞭,驰骋于与她无关的遥远。

菜园坝长途车站发往成都的客车每二十分钟就有一班。车站人潮汹涌,拖着行李箱,扛着编织袋,从省内各个县市乡镇集散于此的商贩、零工、学生、农民……成千上万来路不明,茫然无绪的人群在广场和候车大厅里挤来攘去,象一窝蚂蚁,慌慌张张地奔向各自的目的。马上离站的一班车正好还有空位,司机迫不及待地从站台冲到售票口,热切地催促人群:“马上走!马上开车!有的是座位,走嘛!走嘛!懒得等啊!”说着几乎就要动手拉人。

双城嫌这班车不是豪华型的凯斯鲍尔,便说:“等下一班吧,不急这一刻钟。”江南一边将钞票递进窗口,一边笑说:“上去就睡觉,豪不豪华,对我没差。”双城还想说新车毕竟安全,但转念一想自从出了酒店,江南在重庆的任务就已圆满结束,眼下他大概离心似箭,哪怕十五分钟都不愿让另一个人多等了。她于是跟着他挤到进站口,任由他当着司机和检票员的面,一一亲吻了自己的额头、鼻尖和嘴唇,然后挥挥手,将他送入了站台。

这是六月初一个炎热的傍晚,久不下雨的重庆尘沙滚滚,笼罩着一层昏黄的烟霾,身边一张张面孔晃来晃去全都显得模糊。菜园坝西行方向堵了车,司机们明知无用,却都拼命地揿着喇叭,让那刺耳的声音代替他们伸出头去骂街、骂娘。双城步出了车站,慢吞吞走在街头,被喇叭声震得头皮发麻,一时不知该往何处。她努力回想中午在麦香园,江南所做的一番表白,可思路也跟着身边的交通一起堵了车,回忆磕磕绊绊,零碎的话语在脑中忽明忽暗,象萤火虫一样不可捕捉。正糊涂着,突然一辆客车缓缓从身边驶过,有人敲着车窗和她打招呼。一抬头,见是江南隔着密封的玻璃朝她挥手。她猛然惊醒,加快脚步追了上去。这天,她穿着一条黑色的旧连衣裙,裙摆象金鱼尾一样片片撒开。那年在维多利亚号的晚宴上穿过,他还记得。他想告诉她这点,她却无法听见,只睁大眼睛,带着慌张的表情,徒劳地想要解读他的唇语……在迎面而来阻挡着她的人群中,跌跌撞撞一直追。

前面车队开始疏通,车速快了一点,双城只得迈开步子奔跑起来。长发在身后飘舞,又拂过脸庞,象一朵黑色之花摇摆绽放。“江南——!”她脱口而出他的名字,撕裂的声音淹没在巨大的喧嚣里,没有多少威力,而这一喊却惊醒了自己,眼泪奔涌而出,象一场倾盆大雨。她想起那次在武汉,在亚洲大酒店门前,江南也是这样随车而去,她被隔离在玻璃窗外,也是千言万语却无法言语。那一别之后,他一连数月杳无音讯,而这一回,她又犯了同样的错误,甚至都没跟他商定一个无论真假的归期。那约定至少可以一路捂在胸口,安慰她的恐惧。

“江——南——!!”双城又喊了一声,用尽了全身气力。这一次江南听到了她的声音,他打着手势让她别追,眼睁睁望着她泪眼滂沱奔跑在车后,不加掩饰地失控。第一次,他对她的痛楚感同身受。他几乎就要站起来,喊停整辆巴士,然后打开车门跳下去,飞奔到她面前,紧紧抱住她,象一出美好的偶像剧。可他分明又看见,在台北去往碧潭的公路上,骑着电单车追逐着月儿校车的自己。从一开始,他就看到了结局。车窗内江南心底一声叹息:双城对不起,我无能为力。  

巴士加速向前,往右一拐,消失在路的尽头。双城象是从这一分钟起才真正意识到这一别之后的距离,这一挥手的含义。她气喘吁吁停了下来,象目送他的灵车远去,心脏跳得快要迸出胸口。刚才那一瞬间,她追在江南车后,所有决心都被飞奔的脚步踏得粉碎。她知道只要他起身,跳下车来,她就会迎上去哭着抱紧他,哪儿都不去再也不去,只求今生今世与他一起。可那一闪的机会,他们终于还是错过了。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已,多盼望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许多年以后,每当双城在歌声中回望这一幕,她多么希望那就是江南与她故事的结局,就让他那样笑着挥手,渐渐远去,就让她长发飞舞,追逐在滚滚红尘里,多么善良、唯美、意犹未尽,只可惜,他们都没有这个福气。

静融要去上海了。回家一说,到底小邓果决,替她拿定了主意。反正跑船也是三天两头不沾家,收入有限又有风险,不如集中精神,一个好好读书,一个努力赚钱。效率越高,团圆的日子就越早。听说是双城的姐妹,江南便把工资许高了不少,这对坐吃山空的小两口来说,实在难以抗拒。说到底静融已是小邓进了门的媳妇,只要渡过难关,未来长相厮守,不在这朝朝暮暮。两人被窝里将各种事体计划周全,另有海誓山盟,难分难离,自不必提。

双城知道他俩寅吃卯粮,恐垫付不起,让江南先汇了机票钱。钱既到手,两人便商议不如省了这笔,留给小邓花销。先前结识的一位江渝号上的大姐,应承捎带静融去上海,路上可以同挤一铺,吃喝都在船上,再无多的开销。

这日静融朝辞重庆,启程赴沪,因小邓有课,静融便坚决让他安心上课,不许送行。那些天,她整个人总是被一种大义凛然的英雄情怀激荡着,言语举止既悲壮又自豪。早起赶来的双城直笑她是“万里赴戎机”,“从此替夫征”。小邓听了有些不自在,但想到静融日后要在她男人手下讨活,只好忽略不计,单牵着静融千叮万嘱不肯松手。双城在旁催促:“壮士两年归,放心吧,到时候你一招手,谁也留她不住。”晚两天她自己也将启程飞往广州,所以今日无论如何要赶来相送,听说小邓不去,双城暗暗欣喜,这种时刻,当然只应属于她和静融。

朝天门堵车,眼看时间逼近,两人只得拎了行李,挤下车快步往前走。赶到三码头,那同乡大姐早急得在趸船上招手,静融喊了声“这就来!”回身紧握住双城的手,一时却说不出什么话。“我送不成你了,”静融一开口,声音便带着哽咽:“去了广州一切当心,凡事让人是福,别总那么要强,收收脾气,毕竟不是在家里。万一混得不好,赶紧回来,别硬撑着。”双城笑:“我你是知道的,吃不了亏,放心吧!”见静融眼中晶莹闪烁,双城赶紧转移说:“记得那年出差,也是在这儿,夜里头一回走跳板,你差点掉进江里,现在一定走得比我稳多了!”静融也叹:“就一转眼的事,这几年变化真快。以前你读书,我跑船,还能见着几面,现在你去广州,我这又奔了上海,再聚可就难了……”正说着,船上有人朝她俩吼了一嗓子,催着要收跳板,双城张开双臂,紧紧一搂静融,把脸埋在她柔软的秀发中,深深一嗅那从小就熟悉的带着洁净与温暖的香味。“去吧静融,后会有期!”双城忍着泪,将手一推,她并不知道,眼前这张最最亲切的脸庞,却是她最后一次凝望。

长江汛期已至,宽阔浑黄的江面上,无数白色的泡沫打着漩涡向前奔流,早晨的江风带点凉意撩动着双城的头发。她站在长阶最高处,环视朝天门码头一字排远的泊船,熙熙攘攘行色匆忙的商贾旅客,以及背景处正在不知不觉中日新月异的古老山城。双城想起从前和江南站在这里的对话;想起她一袭风飘飘的白旗袍,打这里登上了维多利亚号;也想起千百年来,无数她的同乡,怀揣宏大理想或者微不足道的营计,在此登舟,离乡背井而去。出川,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此刻已近在眼前。 

她还模糊记得四岁的时候,跟着父亲搭乘东方红号回重庆,船靠朝天门,远远看见母亲牵着哥哥站在梯坎顶上迎接。父亲欢喜起来,将双城扛在肩上,用她的小手朝岸上挥舞。

“嘟——”突然惊天动地一声鸣笛,惊得双城一颤,回首见江渝号正调头出港,在水面上划出两道长长的波浪。她目光搜寻了每一层甲板,却没有找到静融。她一定以为她已经走了。双城仰望港务局大楼上,触目惊心的“重庆港”三个字,一腔敬畏油然而生。故乡于她素来是青梅竹马,只道寻常,在她离去之后,汹涌而来的时代洪流中,却渐渐改变了模样。无数记载着她童年、少年的画面,随城市变迁消失了踪迹,从此无可追寻。

而眼下,世界之大,正展开怀抱呼唤着她。重庆港那三个朱漆大字,她看得目不转睛,眼泪蜿蜒而下。有一种原始的力量,带着泥土、岩石和江水的味道,从她奔涌的血液中滋生出来,强有力地撑住了她。

“嘟——嘟——”汽笛又响,笛声沉闷而悠长,两岸间回荡不绝,象一声依依不舍的道别。(上篇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周游喜相逢 回复 悄悄话 历时数月,小说《喜相逢》上篇(故乡篇)至此连载完毕。下篇/异乡篇 预告如下,敬请继续关注,书中作伴 :)

十八章 异乡
十九章 珠江之畔
二十章 都市里的村庄
二十一章 冼村日与夜
二十二章 看不见风景的房间
二十三章 珍珠
二十四章 人往高处走
二十五章 美丽新世界
二十六章 倾城
二十七章 纽约.纽约
二十八章 单身男女
二十九章 性冷淡
三十章 橙色风球
三十一章 千禧年
三十二章 十面埋伏
三十三章 阿尔法计划
三十四章 小团圆
三十五章 这一天(尾声)

感谢一路相伴,未来故事更精彩,听我继续道来……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