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见识限制想象

(2020-02-22 19:04:44) 下一个

这几天追看"the chef show”,特别喜欢,现在好看的吃节目越来越少,Roy 和 John 这档节目很合大众口味,很多菜谱都比较详细的介绍过程。我喜欢他们的低调随和,不大声说话不骂人。

Roy笑说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看别人做吃的以及看别人吃什么,我觉得看人做好吃的是一种味蕾和视觉的享受,而看后自已偶尔能尝试有一种成就感,看多做多了你发现除了自己的水平比大厨差一大截的原因除了厨艺和天才,还有一些你明明知道却永远无法做到的因素:大量的放油/糖,大火。

我喜欢看吃节目,长了个世界胃,基本什么味道的食物都喜欢吃,在广州20多年吃局很多,基本什么东西都吃过,那时出去公差比较多,每到一个地方总要去吃当地小吃。出国后游玩的地方比过去少很多,跟LD在一起后,慢慢喜欢上西方食品,而很多在国内曾喜欢吃的东西现在却不再感兴趣了。

老公小弟夫妇很信耶稣,怕孩子在公校学坏,都是home school出来的,记得他们小的时候来我这里,我给他们做饺子,他们不吃,只吃汉堡热狗,好养。不喜欢尝试其它食物也让这些小孩眼界很窄很窄。

家里没有龙虾,但有大虾,没有小面包但有面包片,我跟着Roy的龙虾卷方子做的。

虾去皮后开水煮熟,用盐胡椒粉蒜粉柠檬汁调再放入 clarified 黄油浸泡,面包片两面涂黄油煎好。

橄榄油炒孜然洋葱羊肉红萝卜,再同白米一起煮,吃之前放盐和小块黄油,浓香。

这是LD今天的晚餐:

这周 metro 牛肉便宜,买了5磅,昨天做了很多牛肉干。

我用Roy的方子做调料酱,他喜欢用橘子汁,然后用打汁机打,这样比较容易调自己口味的酱汁,这次用的是五香味,橘子汁提了甜味,不错,用打汁机调料很好。

今天在城里看到几个链接,讲的是在上海豫园南京东路一带杭州西湖附近很多很多人家蜗居在10-30平方的地方,有的家连窗户都没有,楼底很窄很陡,这个年代还在家里用痰盂大小便,没有洗衣机,很多房子进去人都站不起来,睡的地方只有巴掌大,小孩在床上玩,这些都是当地上海人,不是外来人。而且照他们自己说的并不富裕。

我在乡下长大,小时候泥巴墙茅草顶见过不少,然而这十几年回去,乡下的房子都是2层以上的楼房(我家25年前就建了2层楼),家家都有各种电器,空调,自来水,坐厕,热水器冲凉,三级化粪池。所以像电视节目里介绍的那种房子这辈子根本没看到过也想象不出来,节目主持人说,那样的住户在上海成千上万。

虽说那些房价寸土寸金,但这些金子真的只是纸面上的金子,政府不收地,那些人还得几代拥挤在10-30平方窄小的空间里。幻想着某一天会从政府或地产公司拿到几百上千万,那某一天会是猴年马月?

我有一个好朋友在上海,他买的顶楼2层,他说还给在美国做医生的女儿在上海买了一套千万楼房。也许他这样富裕的不多,但这样蜗居的上海本地人我着实没有想到,我妈的表兄在豫园一带,80年代在上海时我去过他家,记得他家并不太小。我从工作开始就在单位分的房子里,单身时曾8个人一间房(被LD笑说如何住的),后来从一间到3房一厅,几乎每2年就换一次。

城里看到太多太多夸夸其谈的东西,加上自己看到周围亲戚朋友好的处境,几年前我跟LD说中国人如何富有,像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很多人都有几套房产,他当时还跟我争辩说不可能那么多富人,他说那些基层工作总有人做,那些人的工资都高不到那里。今天看到这档节目也算开了眼界了(护士职业国内国外没法比,这里护士收入可以到10万,一个人买车买房养孩子没问题,在国内根本不可能)。

见识大大的限制了我的想象,或许乡下长大背景的自卑情怀限制了我的想象?

我们小时候喊赶英超美是笑话,那么这些年天天鼓动超级大国制,如果在上海这么繁华的地方还有那么多家庭平穷蜗居,大国从何而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