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洗脑,偏见,认死理

(2020-02-09 14:18:33) 下一个

我老爸老妈都是红得不能再红的老党员,2个人都是50年代初入的党,老爸一辈子在不同的单位做党委书记,老妈也曾当过十几年支书。

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我自然很快入团入党,还在部队20来年,脑子洗的很干净了吧哈哈

让我对历史有些质疑是从4人帮倒台后一大批的平反,那时我想,这历史是人写的,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后来看到一本书,大意是历史看谁来写,比如美国两家不同的电视台CNN and Fox news,报道同一事件,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政治左右着历史。

再后来,自己的鳞角慢慢被岁月磨圆,看人看事不再那么激进,说话也学会过过脑子 “sleep on it first",看多了见多了,才发现这世上的人形形色色,你改不了TA,TA也改不了你,试图去用事实去改变TA原来是徒劳无力,因为TA和你看事物的视角不一样。

今天我在中坛看到一个帖子,一个视频采访,被采访人是 ”董宇红“,一个病毒学博士,听她讲的病毒被编辑,前因后果非常信服,因为我也觉得可能是实验室不小心泄露,因为病毒研究很正常很普遍,加上她说的插入“shuttle”基因是为了做非典疫苗也挺近情理。她的通篇采访没有攻击那个研究所和政府。

在跟帖中,老夫子有链接证实这个董宇红是轮子,我竟然马上就不相信她讲的很多东西,因为法轮功在国内的起始到结束我都见证过,我对那个组织的头头很反感,对他们反复劝退病人不吃药不看病很反感(我认识的一名老主任她女儿就是轮子小病不上医院去世的)。我科里的一个中国医生也一样反感轮子,相信我们很多同龄人都这么想。我的这种偏见在日常生活中非常常见,比喻地域/文化/阶层/肤色/教育/性别等等偏见,说白了就是歧视,遍地都是。

(我前两天第一次遭遇一次:我和LD每天都去喝咖啡晒太阳,那天刚买好咖啡坐下,邻位的一个推轮椅的老太太马上就起身走开坐到离我很远的角落坐下,她看着她,我很坏的冲着她哈哈大笑了很久,我很想告诉她,除了益生菌,我比她带的各种有害菌少多了,就是我还上班的时候,我上班的外衣都是另备一套,手机从不随身带,出科前连鞋子都很彻底的消毒,我车里包子家里长期备有很多消毒纸巾和小瓶酒精)

前晚和国内一个比我小15岁的好朋友聊天,讲到年龄差距引起的对事实的看法,比如文革期间,我爸爸被挨斗挂牌,我读小学中学见过写大字报,而她什么都不知道;比如天安门事件,我们知道而我儿子就根本不知道;这次冠病流行,我们比她们要知道的多很多。我跟她说等我们这一代都死光了,也许那些受过更多西方文化洗礼的年轻人会让国内的文化人情变的好很多。

我一辈子都讨厌没有正义感,墙上芦苇随风倒的人,虽然自己没有勇气,但我佩服像陈秋实那样的年轻人,佩服那8个医生在病房里提醒同事和病人戴口罩提醒同事注意这个病毒。现实社会把他们关起来打压下去,但在历史的里程碑上他们永远是英雄,没有他们就没有改变,悲剧注定还要重演。

昨晚看 alien covenant, 后来又看 love nature 上海海洋动物吃很多塑料,想起上次那个中国医生用基因编辑婴儿,这次武汉病毒所可能的基因编辑病毒,还有很多国家在暗中搞的生化武器核武器,AI技术什么时候会开始用于战争?人类在这个地球上都不停的打斗,还期望我们能在外星球合作?也许根本等不到那天人类就把自己毁灭了。

相信很多很多科学家政治家军事家都比我们道理懂的多得多,但虚名权力高于做人的道德,我等小小生命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细胞而已。因为如果那些造祸之人有一点良心,怎么没看见一个人出来道歉?怎么没见到一个人因为内疚而自杀?

李文亮医生平凡的不能再平凡,跟我们一样工作一样害怕权势,但至少他提醒了别人,如果说他的签字认错不是训诫不是打压,那么央视的全国通报8个武汉造谣被惩处算什么?搞传播的最没正义,最随风倒,瞧瞧元宵节上那些臭脸,像个人吗?

如果我没出国,今天的我会有什么样的眼见和思维?如果我出了国,天天看中国电视读中国新闻逛中国人圈子,我会有什么样的见解?

不说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