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仇私恨埋旮旯治国安邦平天下

孔明隆中分天下夷吾槛车有齐霸总观千古兴亡局尽在朝中用佞贤
个人资料
白镜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70周年国庆(二),赞叹改开,悲叹邓公。

(2019-09-30 15:54:28) 下一个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1541/201909/32276.html

按:二月十九是小平的忌日。转眼间,邓公辞世整整二十年。在这个悲凉的日子,回忆邓公执政,无论对个人,对国家,对历史,都是有意义的。

悲哉,邓公!

(小平逝世二十周年祭)

  悲哉,邓公:

  解放初,您堪称进京的一匹“五马”,有独当一面的才华。七五年周总理在毛伟人面前多次推荐了您(没有推荐另一匹当时还健在的“五马”习仲勋。可惜可叹!)。毛伟人很器重您,曾说服全党保留了您。 七六年周朱毛相继离世, 新中国到了一个关键时刻。全党五千万党员,全国十亿民众,眼睁睁地看着您,盼望您带好头,走对路。“小平您好”的巨型横幅光彩夺目,飘荡在天安门广场,照耀在中国大地。然而,您万万没有料到,卅年后,历史事实证明,您是共产党的掘墓人。您让毛周两位伟人失望,您让天下老百姓寒心。那“横幅”已经被人民撕得粉碎,已经被人们踩在脚下,已经化为拉圾场的粉尘。取而代之的是:“卅万先富喜欢你,十四亿人民蔑视你!”(见网络“留言板”)。 --- 悲哉,邓公!

  七六年,毛泽东逝世后,凭您在共产党内的的资历和威望,通过正常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撤消“四人帮”的党内外高级职务。然而您却幕后策划,制造了一场“大抓捕”的党内“宫庭政变”,严重地践踏了党内民主制度,首创了共产党内互相残杀的恶例,开这个邪头将对共产党后患无穷!您赢了“政变”,却失了“党性”! --- 悲哉,邓公!

  六六年文革中,群众分为两派,互掐互斗,个别地区直至武斗。给社会和国家造成了不必要的痛。毛泽东,周总理既派“工宣队”,又派“军宣队”,竭尽全力,消除派性,搞“大联合”,可算是操碎了心。其实,派性争斗本是尔等“资反路线”导致的罪过,您不但不改错,反而执迷不悟,在两位伟人离世后,将“造反派”判以重刑,关入牢狱,激化两派矛盾,以杨汝之淫威,以求汝之开心。将这种“分裂”,这种“争斗”深埋共产党内。后人嘲笑您感情用事,鼠肚鸡肠,公报私仇,公泄私愤,实乃小人之操守。 --- 悲哉,邓公!

  江青,文革中被推上中央领导高位,那不是她的错。江青忠诚地执行了毛泽东的思想,严格地执行了共产党中央的决议。江青是个艺人,曾导演出八大经典剧目。您完全可以顺水推舟,给她个文化部处长或副部长,挂起来,养起来,以示您的宽厚和大度。江青是毛泽东的妻子,用老百姓的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您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的咬牙切齿,搞“世纪大审判”,强加她“反文革”的可笑罪名,判她死刑,结果弄巧成拙。江青面对死亡,面对您的淫威不但不屈服,反而破口大骂反革命修正主义。“世纪大审判”审出了“一位不怕杀头的坚强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对照当年您身处逆境,乞求江青传递了您给毛泽东的“悔过书”,她是仁慈宽厚的,您是伪善阴毒的。江青最终以死相争留得英名,您却是“狼心狗肺”,留下恶名。 --- 悲哉,邓公!

  您执政后,要将党的工作重点转向发展经济,加强国防装备,这本是一件大好事;您要有限度地走资本主义,作为尝试,未尝不可?老百姓能理解,因为没有人知道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个啥模样;您要“改革开放,招商引资”,提出“你赚钱,我发展”,这本是极其深谋远见之举。四小龙赚足了钱,中国却迅速地得到了世界先进的制造业技术,使中国在很短时间内,挤身于世界经济强国之列。这些本是您的大功勋,可以载入史册,与日同辉。然而您却搞什么“先富论”,让社会彻底失去“公平”;搞什么“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搞什么“要杀开一条血路”,让社会完全丧失“正义”;鼓励红二代官倒不择手段先富,鼓动贪官污吏肆无忌惮敛财。卅年后的今天,共产党全党腐败,官僚暴发户成群,大贪官数不胜数。贪官之多,贪额之高,创中华民族历史之最。社会道德伦丧,买官卖官猖狂,官场文化龌龊,贫富差距惊愕,民众怨声载道。老人看不起病,学生上不起学,大人住不起房,小伙子取不起婆娘,大姑娘卖身赚钱养爹娘。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官僚暴发户的“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小三二奶,淫荡满贯”。这同您的初衷大相径庭(见后:邓小平“十个如果”)。 --- 悲哉,邓公!

  您说过“不争论,一心搞经济”,这也是聪明之见识,正确之思想。然而您却出尔反尔不兑现自己“不争论”的诺言,在党内强力推出《全盘否定》,全盘否定大方向。其历史的实际结果是全盘否定毛泽东,全盘否定毛泽东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时代,全盘否定共产党,全盘否定新中国。这是新中国建国后共产党最为愚蠢的错误。其实,您完全可以“不争论”,只做自己的“一心搞经济”,很大度地将对毛泽东和六六年文革的争论留给后人,留给历史学家,留给党史学家。就像毛伟人用《炮打司令部》平反“五七式右派”一样“只做不说”(不评论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也像尼克松和基辛格恢复美中关系一样“只做不说”(不评论之前的对华政策)。这种“只做不说”是卓越的政治家才会有的卓越智慧。然而很遗憾,您没有。您推出《全盘否定》给党内留下了“世纪大争论”。您将思想上的分裂深深地埋在共产党内。后继执政者若无智慧和才干及时消除这种隐患,共产党组织上的分裂只是时间问题。“可能是醒风血雨吧”,毛圣人之担心,也许会成真。您在自掘坟墓,作为治国安邦的政治家,您怎么能够如此的糊涂?有人辩解说,不否定就不能搞改革开放。事实不是这样。改革开放在当时已经是历史的必然。再说,凭您邓公的权威,在党内有什么事您能作不到?“忠不过江青,狠不过邓公”,这是共产党内人人皆知的事实。您可以强力推出《全盘否定》,四千党内大佬无一人敢有异议,您要搞改革开放,谁敢作声?当然,如果您别有用心,要“全盘西化”偷偷地全面复辟资本主义,您不得不《全盘否定》,这我理解。如果真是这样,在全体党员心目中,您就是“叛徒”;在全体人民心目中,您就是“佞臣”;在中华民族历史中,您就是“大奸”。其实,人民已经认定了您是“走资派”,人民已经竖起了大幅标语:“抹不黑的毛主席,描不红的走资派”。 --- 悲哉,邓公!

  因为您的《全盘否定》,革命烈士遭到残忍的侮辱,“雷锋精神”被疯狂的嘲弄,好人好事被无情的冷落;因为您的《全盘否定》,毒奶粉残害幼儿,地沟油摆上餐桌,坑蒙拐骗防不胜防;因为您的《全盘否定》,中华大地和民族历史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潜规则”,官员“潜规则”女秘书,经理“潜规则”女助理,教授“潜规则”女学生,导演“潜规则”女演员,‘老板’“潜规则”女雇员,等等以权谋奸,以钱谋奸,以势谋奸,官僚暴发户的床单布满了铜臭;因为您的《全盘否定》,面对侵略者,人们耽心没有英雄愿意再为国家献身,没有勇士愿意再为民族流血。老百姓哀叹“人心坏了”,“人心真的坏了”。毛泽东毕其一生,努力半个多世纪,改造人心,将一盘散沙做成石头,这才有了“从此站起来了”的新中国。伟人的一生努力,开国元勋们的终生贡献,革命烈士流尽的最后一滴血,等等,被您的《全盘否定》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百年树人,十年致富”,这个道理人人皆知,您却装糊涂。毛伟人曾经警告您,“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您却置若罔闻。您班门弄斧,自以为是,最终落得个“经济腾飞,小平毁誉,党失民心,人心不红,国将不国”。 --- 悲哉,邓公!

  您推出的《全盘否定》,给共和国和共产党的“冤家”如同天上掉下了“馅饼”。他们将这一“香饽饽”含在嘴里整整嚼了卅年。他们不想吞下,而是想再嚼它卅年,直至共产党垮台。您做了这些“冤家”的“枪”,您成了这些“冤家”的“刀”。作人大概莫过悲哀于让“冤家”当“枪”使,莫过愚蠢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悲哉,邓公!

  后来共产党领导人中,那些官僚暴发户本来就是混进党内的剥削阶级代理人。您曾经的许多正确的讲话(附后:邓小平“十个如果”),绝不会引起他们的共鸣。他们感兴趣的仅仅是您的《全盘否定》。他们打着您的旗号,大搞“教育产业化”毁我“立国之本”;大搞“医疗卫生产业化”让广大底层民众有病住不起院;大搞“房地产业化”制造金融投机家的乐园;等等,祸国殃民。将来总有一天,用老百姓的话说,“狗拉的也是你拉的”。 --- 悲哉,邓公!

  反腐打虎,已经关押了上千贪官。我深信,您若此刻复活,从二十年前穿越到今天,以您的“”绝不会是关押,而一定是杀掉成百上千贪官。贪官们一方面歌唱您的“猫论”“先富论”,另一方面弹冠相庆您的早早命归西天。因为再也不怕您的“狠”,再也不耽心您要他们的命。您成了他们暴富的工具,您的“死”成了他们的“福”。您再次被坏人利用,再次被坏人戏弄。 --- 悲哉,邓公!

  五七年反右,您对毛伟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无动于衷,却对毛泽东反右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产生共鸣。您无视伟人的“评论”仅仅针对极少数右派,如散布“党天下”的储安平。然而您却整出几十万“右派”。新中国刚刚培养出的一大批意气奋发爱国爱民的大学生被您打入冷宫。更可怕的是从那时起无人再敢批评任何一级党组织的领导甚至普通党员。毛伟人倡导的“事实求是”被尔等恶意践踏,荡然不存。这是导致五八年大跃进浮夸风盛行的主要因素;也是导致之后三年困难时期局部地区饿死人的重要原因。毛伟人不得不招集“七千人大会”让大家“出气,说真话”。这些沉痛的教训您从不记取,六六年文革初期您又大抓“五七式右派”,这才让毛伟人勃然大怒,发出《炮打司令部》和指出尔等“形左实右”的反动性。您从来都没有重视毛伟人对您的苦口婆心。呵呵,您岂能如此糊涂!  --- 悲哉,邓公!

  上世纪健康的“八九学运”演变为在天安门广场的“静坐”示威。想清场,俩个警察对付一个学生足矣。然而,您却动用了野战军,动用了坦克装甲车,直接导致了流血事件 ---“六四事件”。如果说您推出《全盘否定》身上有“党阀”的劣痕;“六四事件”却显现出您身上“军阀”的烙印。您的执政思维还未走出旧中国的阴影。尽管“六四事件”也沉重地打击了“自由化派”,对卅年的稳定有积极意义,尽管民众当时的评价“毁誉参半”,但是随着毛泽东“大民主“四大”武器(大鸣大放大网络大批判)的深入和普及,随着人类社会自由和民主的进一步发展,人们对“六四事件”的负面评价会越来越重。这将不依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是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您最终将逃不脱“党阀”和“军阀”的恶名。 --- 悲哉,邓公!

  一年365天,哪一天您不能定为“教师节”,偏偏要定在毛泽东的忌日“九月九”?看您对毛泽东有多“恨”,看您的胸怀有多“窄”,看您的气量有多“小”。您那“戚戚小人”的自画像将永远刻在民族的历史中。 --- 悲哉,邓公!

  您怎敢大言不惭“淮海战役是我指挥的”?您怎敢信口雌黄“毛泽东思想是大家思想”?您怎能贪天之功据为己有?“礼,义,廉,耻”国之“四维”,您忘得干干净净! --- 悲哉,邓公!

  您好感情用事,没有大政治家的理智;您生性太“狠”,难以作到“宽厚大度”;您“恶恶太甚”,不知道古代大贤鲍叔牙管夷吾恶恶太甚不可为相”的忠告。自然,您这些素质多半都是从娘胎里带来的,由不了您,人民可以原谅。但您不听毛伟人“多读些书”的劝告,是您的自负和愚蠢。您也许知彼,但实在不知己。不知道自身性格上的缺陷而在工作中加以防范和改造。您大概从来都没有“吾日三省吾身”。 --- 悲哉,邓公!

  您给毛伟人多次写过“悔过书”;您对毛伟人多次信誓旦旦“永不翻案”。您背叛了您的“悔过书”,您背叛了毛泽东主席,您背叛了曾经跟随您抛头颅撒热血的革命烈士,您背叛了您自己。您在人民心目中,“不忠,不诚,无信,无义”。历史定会证明,您“跪罪毛泽东”的双人雕像会遍布中华大地,永远让后来者唾骂! --- 悲哉,邓公!

  我绝不怀疑您对民族,对国家,对共产党的忠诚。因为您也是开国元勋,您也曾经提着脑袋干革命。您也曾经跟随毛伟人和周总理达半个多世纪。可您为什么就把事情搞得如此之糟!毁了自己的名声,伤了共产党的民心。答案很简单,因为您生性太“”,因为您“恶恶太甚”,因为您将“家仇私恨”挂在脸上,因为您那臭名招著的《全盘否定》。不过我也得感谢您,感谢您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好的“反面教员”,广大民众以您为镜子从反面更加清晰地观察到和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毛泽东才是真正的“人民大救星”。感谢您让我在研究“治国安邦平天下”时,从您的影子,从您的这面“镜子”学到了很多:

作人要宽厚大度,不能刻薄狠毒;

作人要理智明智,不能义气用事;

作人要信重如山,不能出尔反尔;

作人要礼义廉耻,不能不忠不诚;

作人要读书上网,不能桥牌麻将;

大贤鲍叔和管仲,恶恶太甚不为相

“治国安邦平天下,家仇私恨埋旮旯”

 

  邓公啊,二十年前今日的您,在弥留之际,您可有如此的悟性?

  如果没有,

悲哉,邓公!

 

白镜天,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于北美寒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