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我的老公叫“冯威亭”

(2014-06-15 06:34:49) 下一个

        老公是理工男, 数理化学得绝对是状元级别。 尤其是数学, 做起题来如行云流水。 有一次去他姐家, 他上高中的外甥正做数学, 一道题花了一下午都没解出来, 问劳工,结果老公几分钟之内就做出来了。 那一刻俺对老公的崇拜之情真得如滔滔江水。 而外甥坐在那闷闷不乐了一晚上。

     而老公的语文远远没有数学学得那么好。 有时简直就是秀才念半边。 他把“金陵十三钗” 念成“十三叉”,他把冰雹读成“冰包”, 雾霾 念成“雾里”。 而对多音字“种”, 永远只读一个音,zhong, 四音 你就知道他是怎么读“韭菜种子” 了吧。

     老公学英文学得晚, 到了高中才开始学a,b,c,  按咱中国人说法是 输在了起跑线上。 但凭着不懈努力, 大学期间顺利过了六级, 出国考TOFEL 和GRE 成绩也是非常不错。都说中国人学的英语是“哑巴” 英语,“聋子” 英语。 这点在老公身上体现得特明显。 刚来美国时, 他那融入家乡口音的英语愣是把他的导师听得是一头雾水。 有一次他去邮局,碰见 系里的黑人女秘书, 互相How are you ?之后,女秘书又问了一句,老公没听懂,就顺口说了"postoffice".结果女秘书听了哈哈大笑。 到现在也不知她到底问了什么。  多年以后, 老公回想刚到美国的生活, 总能想起导师那竖起耳朵聆听仍一脸迷惑的神情以及黑人女秘书那爽朗的笑声。最有趣的事是有一次他去Walgreens买药, 回来抱怨说“ 等得时间真长,还把我名字拼错了,叫我”冯威亭“。 我过去一看, 是他的姓(feng)之后, 写着 'waiting"。 waiting 哪里是他的名字?  老公辩解到为何把 waiting 紧紧放在他的姓之后。 但还是把我们笑破肚皮。从此他有了另一个名字:feng waiting  冯威亭.  (其实 waiting也不读威亭啊,汉语拼音没学好啊)

     老公经常做一些类似的傻事, 把我和女儿逗得大笑。  虽然听着傻,还是蛮可爱的。 我和女儿都很爱这位老爸地。

         亲爱的老爸,我们的 “冯威亭”    父亲节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fengxi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ubin' 的评论 :

哈哈,肯定不是你兄弟。

谢谢来访!
fubin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不是我多年失散的同胞胎兄弟。唯一不同的是他老婆孩子爱他。
fengxi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点可惜' 的评论 :

来的都是客。 上茶。
有点可惜 回复 悄悄话 有点意思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