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 心 阁

驱入烟中身是幻,歌从川上语无痕。
两言入妙勤修道,竹院云深性自存
正文

bus 以外的那些事

(2019-10-27 04:09:22) 下一个

我在茶坛讲了上学时bus 上遇到种族歧视,这是比较明显也比较少见的,我也可以应付。可是有些就不那么容易了,那是隐隐约约的,但绝不是似有非无的,比如升职公平的机会,会被一个soft skill 的东西截住。或曰 communication skill. 或曰 leadership. 我的有些同学很早就说这是 scam . 于是一半以上回了国。还有几个做了 house wife. 俺还有点突破,至少可以做专业相关的工作。虽然不那么理想。当然还有其他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争论时,我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model. 观看着观看着,这些点滴不断的从头脑里蹦出来。。。。

我写这个也是为了个人疗愈,不是那么伤痕的伤痕文学。。因为我觉得有时感觉很僵硬,尤其是争论时,只有面对这些灰暗,情绪才能慢慢走出。我是inf,by default 会比较敏感,容易感受伤痕。但也要接纳自己的敏感。

如果说,生活在西方,是拜了西方的恩,我真不这么看,那时这里很大的一部分经济是依靠海外学生来繁荣的,同学们付了钱,当然可以来西方学几年啦。然后有技术移民,也是两厢情愿的事,谈不上谁欠谁。然后成了公民,理应有平等的权力。所以我关注现在生活的国家的情况多于祖国。black life matters 离我的生活更近些。它让我联系起曾经的灰暗。

那时,留下的同学说,西方好像是后妈。我认同这个想法。当我们治疗原生家庭时。也需要情感上面对这个。何况我要在这里生活比祖国多的多的时间。

说点好的。虽然这里我因为隐形的歧视少了满多的机会。但是其他方面收获甚丰。。。我虽然收入不高,但是时间蛮多。有了很多读书的时间。哲学,心理学。然后是东方哲学,佛法和打坐。。。都是出国后,工作轻松时学的。要是我在中国,可能忙于名利了。根本没时间弄这些。那年决定去留时,我给了自己 6 个月的时间。如果找到专业工作,我就留。是 That 决定了我对的地点的投票,我尊重并感恩 That 的安排。

当然,像网友说的那样,好人还是多。不管是西人还是华人。我们首先都是人,从根本上讲,都是 THAT. 我们都有真,善,美的 core self. 就连bus 上歧视中国学生的老外。当我们接近自己的 core。 我们也可以接近他人的 core. 伤痕都只是表面。这也是疗愈的基础。在深处,我们是 THAT。也都完整完美的。疗愈帮助我更接近 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