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识是缘
原创文章请勿抄袭,我所有文章都将留有图片。欢迎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姓名。并必须得到本人许可!
个人资料
多伦多橄榄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班长的私心

(2017-11-01 08:50:58) 下一个

上小学二三年级时,老师为我们选了一位班长。

她长得很讨人喜欢,个子比我们都高半个头,成绩也很好。放学值日,她很会安排,每次有她在,教室的卫生都做的特别好,我想,这大概就是老师选她做班长的理由吧。起初,我和大家都很喜欢她。

那时候,有一种专门给小学生看的杂志,叫做《红领巾》,当时我们班上定了四本。四本肯定是不够分配的,所以,班主任安排每组一本,抽签决定谁拥有这本杂志,其他同学慢慢跟这位同学借着看。 老师的这个方法是很公正的,同学们一致同意了。

班主任安排好这一切,就要去进修半年了,临走前,她要求大家听代课老师的话,凡事多和班长商量。班长是个对老师无条件服从的人,而且,她跟老师特别喜欢的两个同学是最要好的朋友。

班主任走后,等红领巾杂志来了,大家都按照班主任的方法来做了。

我和班长在同一个小组,由班长来做好小纸条,我们都看到只有一张上写着“有”,然后她叠成小条条抓在手里让我们抽。

好几次了,都是班长自己或者她最要好的朋友抽到,我就觉得有些奇怪。

有一回我是倒数第二个去抽,我就发现,一个签长,一个签短。班长把长长的那个签对着我笑着说,“你抽啊,快抽啊!”那一刻,我突然就伸手抽出了短的那根签。班长的小手握得紧紧的,很不愿意被我抽走的样子,但是我还是将那根签抽了出来。展开一看,上面果然写着“有”。大家马上就喊,这期杂志小叶抽到了。

我很开心,摸着那期《红领巾》,看着诱人的封面插图,闻着令我痴迷的油墨香味,简直兴奋极了。

这时候,同组的很多同学围过来,非常讨好地说,“看完,先借给我哦!”等等,就像以前班长抽到后一样,大家都围拢上去,求她早些借给他们。

我正得意地点着头,班长和她的两个好友突然冲过来说:“这次不能算数,你猜到那个签上是有了,我没有把签叠整齐,要重新抽!”

我很诧异,就算是我猜到了,那还不是因为班长的私心么?

这事闹到代课老师那里,老师的决定,竟然是同意重抽。

一群八九岁的孩子,面对老师的这个决定,全部沉默了!我的同桌,是个姓王的小男孩,平时,他经常拿我的橡皮和铅笔乱扔,我们经常小吵小闹的,但是这次,他竟然站起来说,“老师,这件事是班长不对!” 他一说,班上很多同学附和,可是没有用,老师的决定,不会改了。而且后来干脆安排每组的《红领巾》都由组长保管,大家都到组长那里去借。班长也是我们那组的组长。

从那天起,我就没有再看过班上的《红领巾》,我无法再当作这件事没有发生那样,去求班长把杂志借给我看。好像有一次她还主动放在我桌子上的,我没有看,就还给了她。从这件事起,很多同学对班长更加言听计从,也有一些同学不再和班长多来往。

等班主任回来后,她依然绝对服从老师的话,并且和老师对喜欢的那两个同学非常抱团。而我,觉得她臂膀上的三道杠,越来越模糊。

有同学跟我说,不要得罪班长,每年选二道杠,都要听班长意见的。难以置信吧,那么小的孩子,就把当官看得那么重,而寻求“仕途”的路,已经这么不纯洁了。

本来,班主任的方法是很简单而公正的,对于单纯的孩子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方法,就因为一个人私欲的膨胀,演变成了具有反面教育意义的事情,这是最经典,也是最真实的《厚黑学》了吧。

人有私欲,本是人之常情,班长如果自己多了两次幸运,其他几次给大家分享,就不至于让人那么反感。什么事,都不能太过分吧?!

都说环境改变人,但是,如果人心真有自己的坚持,也不会随着环境一起变色的。我宁愿用父母给的冰棒钱去买杂志,也不愿意接受这件非常不合理的事情。这件事,让我早早地看懂了成人的世界。但我并不愿意变成班长那样的人,即使那样就可以获得我人生的三道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6)
评论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在这里长大的孩子,相对来说,单纯很多!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小小年纪就这样不单纯 :( 问好小树!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fengjiayuan' 的评论 : 说得很在理,如果她将来真有出息了,必然有了新的成长!
xiaofengjiayuan 回复 悄悄话 Is this your real experience or just a story. The teacher is the main person to blame. The Banzhang has horrible character...hopefully, she can receive good education through the rest of her life that help her to improve...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engdai8' 的评论 : 果然是这样啊,我以为就我特殊,专门遇到这些事情呢!
dengdai8 回复 悄悄话 这样的事情在我小时候的学校期间,也会经常发生。和同时期的家庭教育有很大关系。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lyingdora' 的评论 : 那现在的孩子更不一样的,他们从小什么都看很明白了!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开心小猪88' 的评论 : 谢谢开心小猪,我想,小孩子的个性手家庭和父母影响很大的!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留连' 的评论 : 哦,你说得真是准确,虽然不是所有团员都不好,不过确实有你说的这种现象,我入团很不积极,老师催了几次才打申请!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裙绿意' 的评论 : 那个小男生很值得我写一写的,呵呵!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那个代课老师,本来也很好的,但是,最后她选择了不会出大错的方法!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荔枝,就是这样啊,说得太对了!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享受生活99' 的评论 : 是的,她的父母经常出入老师的办公室和家,也是大工厂里搞政工的!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代课老师遵从前班主任,那是她选的的班长,这就是一种潜规则。
flyingdora 回复 悄悄话 据说 中国的幼儿园就开始这样了 不是小学了
开心小猪88 回复 悄悄话 小小年纪都这样。长大以后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孩子这么小都玩这些道道。可悲。好文。
留连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支持您当年的勇气和脾气。共青团干部就是那些从小作假,溜须拍马的班干部中出来的。所以共青团出身的不可能有好东西。
红裙绿意 回复 悄悄话 给小树的同桌点赞!在大家都很世故的时候,这个平时捣蛋的男孩,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像个男子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小小年纪很成熟啊! 老师做的太过分了。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小小的孩子学得这样世故,班级是外面大社会的缩影啊。
享受生活99 回复 悄悄话 班里学习好的不一定能当班长,一准是和老师关系好的,听老师话的当班长:)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年岁那么小的人,竟然就有那样的心思了,代课老师也是偏心啊。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我的小学班主任人士不错的,给我们打下很好的基础,包括很多方面。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多多写的很是生动,真喜欢这类的故事分享,班主任很好,处事公平,也是多多童年时的幸运,有些班主任本身就有很大缺陷,这类的事还真不少呢。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听说是混得很好啊!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这太明显点了,一点也不难发现啊!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她后来一直是做干部的,呵呵!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想知道那小丫头片子后来怎样了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八岁就这么有心计啊, 不知道现在这位班长怎么样了! 小树你也很厉害, 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把戏。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小孩私心那么重,大了不更坏了,还是喜欢单纯的孩子。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萨兰乌2' 的评论 : 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哦:)
萨兰乌2 回复 悄悄话 俺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从来是“不关心班集体”的,所以,从来不知道谁是班长,谁是班委成员,谁是X课代表。以至于俺连班级最“基层”的收作业本的“小组长”都没有担任过。毕业四十多年的一次班级聚会上,同学们在一起,津津有味地回忆当年班长如何如何,某班委如何如何,某课代表如何如何,俺好像听“天书”一样,完全没有一点印象。想起一句诗“粪土当年万户侯”,俺当年就是这么不在意那些“班干部”。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笑寒' 的评论 : 这是非常真实的一件事,就发生在二三年级时!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菲儿,沙发上的菲儿,早上好!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菲儿天地 2017-11 01 08:02:02 小故事很温馨!
疏影笑寒 回复 悄悄话 你这个班长太势力了,没有孩子的单纯!
谢谢树树的分享!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