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我闻,我思我想

从大陆来到美国,至今在东西方度过的时日大致各半。愿以我所见所闻触及一下东西方的文化和制度。也许能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个人资料
溪边愚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想起那年我们都认为“绝对不会开枪”,今天的我怎敢乐观?

(2022-11-27 20:07:49) 下一个

国内抗疫三年,清零政策三年,特别是今年全国各地的各种封城、封小区、封楼等无人道政策,已经积蓄了极大的民愤。新疆乌尔木其市火灾死人后,更是直接激发了多起抗议活动。这几天与此相关的抗议活动在好几个城市风起云涌。

既为看见民众的觉醒和努力而高兴,又不免担心代价太大。民主和自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确是要有付出和牺牲才能获得。但也真心希望,代价小一点,再小一点。

接下来事情会如何发展呢?想起89那年,也想起当初对这个政党和政府的幼稚认识。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多年前的一篇博文。希望这次的结局完全不同。

 


北京戒严好久了。我们在上海的办公室里,每天大家都是一边工作,一边议论国事,关心着民运的动向,惦记着学生的安危。

我们当时有与北京合作的项目,到日子了北京却迟迟没有消息,就打电话去询问。北京那边说,你们还在干活啊?知道我们这里是怎样的吗?我们是天上飞机,地上坦克,街上喇叭哇啦哇啦叫!都戒严了,还上什么班啊?!

北京可以不上班,上海不行。朱镕基市长一再强调上海不能停。别的城市停了就停了。上海要是停,到时候苦果是要自己吃的。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逻辑,反正大家都知道上海是必须出活的,是必须养活这个大家的。于是,我们继续工作,一边干一边关心着,担忧着。

周先生以他一贯的组长风度,口气笃定的告诉大家:“放心好了,开枪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段祺瑞才杀了几个人?成了历史的罪人,永世不得翻身。谁还敢步这个后尘?”他瘸着腿,绕着大大的制图台走过来,见我定定地看着他,边说边对我点头,挤单眼笑一笑,仿佛他与官方有默契。

小山东习惯性地边眨眼边说:“这个是肯定的。谁也不敢开枪的。”

屋里近20个人几乎都同意地或点头或说是。没有人 – 没有一个人 – 认为会开枪。直到那一夜!


那天早上,我恍恍惚惚地来到办公室,无力、无心作任何事情。办公室像炸了锅似的,群情激愤。可我感觉的是麻木,一种不相信事已成真的麻木。

我已经不会说话了,看着大家义愤填膺,仿佛在看一场戏,不知为什么,有一种置身境外的感觉。我看着,听着,总觉得同时有慢镜头在回放,回放的是大家一致认为政府绝对不会开枪!我欲哭无泪!

第二年的这个日子,我已到了美国。那天,我捉笔写了一文,没有给任何人看,只为对心有个交代。一年的距离沉淀,凝聚成一个问号:为什么事发前所有的人都说绝对不会开枪,事后却没有人忆起当初下的断言?我对自己说,有一点是肯定的,遮羞布已经彻底撕破了,从今以后,再没有人做梦了!

也许我的结论还是错了。如果说开枪令人难以置信,令多少人幻想破灭,那么下面的另一个预言同样遭遇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命运。


我们这个单位一般政治上不太紧跟,上下领导也都开明,以前每周一次的政治学习早就停了。但自那天之后,迫于上级压力又恢复了老规矩。首先是学习人民日报的文章,和以前一样,我负责读报。

我敢说我读的很好,非但发音标准,还声情并茂。凡是“义正词严”谴责学生及“黑手”的,我都念得阴阳怪气。凡是学生的语言,我读得正气凛然。但我掌握得更好的,是如何停顿。我们是读一段,讨论一段,而我们的讨论就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批判刚才读过的内容。我总是停得恰到好处,总是正好有人憋不住要骂了,从来不冷场的。

印象最深的是读袁木答记者问,当一位外国记者问到以前的无数次运动最终都平反了,这个是不是以后也要平反时,姓袁的说:“六/四是绝对不会平反的。”尽管就文章而言那里并不是个自然段落,我的直觉告诉我,停顿!有人要说话!果然,我话音刚落,周组长就首当其冲:“这个是一定会平反的!我敢说,不出十年,一定平反!”整个办公室几乎人人附和,一致说平反是铁板上钉钉的事,不容置疑!十年太久,只会提前,不会延后。

不会过十年!!!

今天行文至此,我直想哭!现在已经是多少年了?都快3个十年了!我们在六/四事件上可曾向正义迈出一步?别的不说,光是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如果还在,也是风烛残年了。他们还能坚持多久?多年前已经有一位父亲不堪无望的等待自己结束了生命!他们不仅要承受丧子之痛,还要承受人权上的屈辱,情何以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溪边愚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我不相信会是这个结局。但我希望我被证明错误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已经开始抓人了,令人担忧。
简单一点好 回复 悄悄话 六四还记忆尤新。真有点担心。
黑眼睛的苏珊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I predict that Xi Jinping will end up in jail, unlike the destiny of Yuan Shikai.
时空穿越 回复 悄悄话 说的都是真的。
紧衣卫 回复 悄悄话 当年在北京临近的省会工作。每日听BBC、 VOA,小道消息发关注,且不时上街查看。游行口号声让人心潮澎湃、一些腐败内幕令人触目惊心。傍晚学生们收兵回校,但广场上任然有人演讲。当他站在高处连比划带呼喊发出“把共产党都杀光“时,就觉得像是在看电影“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又觉得像身临其境,是那群村民中的一员。
当看到老赵拿着小喇叭在Bus里对学生们说“我们来晚啦。。。”,心就凉了。历来争权夺利、成王败寇、愿赌服输。开枪与否、真不是平头百姓能决定的。不久的过去,“运动”一过、还不是落得“上山下乡”的命运。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我的一个前辈同事于6月2日很肯定的说,很快要开枪镇压了,当时我等刚工作的年轻人多认为他疯了,结果隔天就镇压杀人了,从此我等年轻后辈真正的服了,也心智成熟了。
我爱栀子花 回复 悄悄话 哎!这个国家的希望在哪?已经又民不聊生了!
老歌经典 回复 悄悄话 一声叹息
三颗松 回复 悄悄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