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碧蓝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天下绮霞》卷一洞房花烛夜 1. 大婚

(2016-04-28 19:02:50) 下一个

1.

 深春之夜,月如处子,繁花簇拥,芳香旖旎。

 京都临川王府邸前车水马龙,府内张灯结彩,甚是热闹,大红灯笼上的“喜”字随着夜风轻轻摇曳着。

  今天是临川王舒冷风,奉旨迎娶武阳侯之女杭澄钰的大喜之日。  

   一声“礼毕——新人入洞房”,身姿婀娜的新娘被众人簇拥着带入了青荷院的洞房。

 入门的长条楠木案几上,两只胳膊粗的大红雕龙长烛淌着滚滚的红泪,各式鲜果、小食堆成了小山。红色纱幔,红色床褥,红色锦被,新扇屏后端坐着身着大红喜服的女子,顶着绣有鸳鸯戏水的大红盖头静静地坐在床沿。

 婢女白锦识趣地打发走了众婆子丫鬟后,转身关上喜房的门,站在门前默默地侯着。

 红得耀眼的喜服,红得淌血的喜帕下,一双软玉削青葱般的纤纤玉手紧紧绞在了一起。

 本就不习惯穿女装,现在她顶着一头的风钗霞珮,玉钗耳环,脖子上挂着嵌白玉金钗,这些丁零当啷的东西撑在头皮上,挂在脖子上。从下午时分戴到晚上了,还得小心着头上不要甩掉喜帕,不可摇歪了风钗,脚底不得踩到裙摆,硬端得一副体态婀娜的模样,浑身快散架了。可是那个所谓的临川王还不显身,她顶着满头的叮咚乱颤的饰物一直干等。

十天前,钰儿被母亲永贤长公主从南宋与北凉的交战前线召回。她花了整整六天时间日夜兼程,浑身臭汗,赶回建康城。她原以为母亲病重或者武阳侯府出了什么天大的事,匆忙之间,只带了近卫武寒,武冬,留下了武毅在北凉的前线。从13岁起,她就带着三大护卫随父出征。在十五万征关军中,也就他们三人知道叱诧边关的玉面麒麟骥无觞将军是位女子。三大护卫平日在军中各戴着蓝青黑面具,并誓死保守骥无觞是女儿身的秘密。刚到武阳侯府,15岁的妹妹杭澄韵被传召入宫,封为朝熙公主,一道圣旨,居然要韵儿与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北朝太子拓跋征和亲。

 一想到这儿,钰儿心绪不平。她一把扯下头上晃来晃去的喜帕,“什么狗皇帝,还算是我的皇舅呢,这不是要让妹妹跳入火坑吗?”

  一跺脚,她纵身跃上了屋顶的房梁。用大红盖头掸掸房梁,居然毫尘不染。索性一屁股坐在房梁上,晃着两条修长的腿。

“奇了,居然这么干净,看样子这个叫舒冷风的书生还有洁癖。”手肘撑在膝盖上,她摸了摸被自己画得像鬼面似的脸,倚在房梁。整张脸已被她用黄酱汁仔细涂成了暗黄色,还在额头与腮之间,各涂了一个大大的深蓝色斑,比蜀中山林里的熊猫眼还要大的斜斑。就这副尊容,她自己在铜镜里端详着都可怕,更别说,那据称是风姿绰然,儒雅文静的白面书生了。

 听说舒冷风自幼才华出众,虽是当朝皇弟舒道怜的次子,但十七岁时,舒冷风就被封为临川王。圣上还特赐了建康城的临川王府。临川王手握临川府八万重兵,在朝廷又兼兵部和吏部的要职。别看才二十二岁,可谓是权倾一时的朝堂重臣。

 府里的丫鬟、婆子们嚼舌头说这舒公子长得绝世风华,而且交友甚广,最出名的居然有冰柔、水凝两位秦淮河的青楼头牌,还有锦秋、青婉两位太傅书院的千金作红颜知己!据说,全南朝未嫁的闺阁女子都想嫁给他。他倒似乎待价而沽,最后居然成了她这个玉面麒麟的夫婿?钰儿无奈地嘿嘿一笑。

“那,今晚,就吓死他!看他还儒雅风流,还什么洞房花烛夜....”钰儿暗自思量。

“大小姐,啊,大小姐——”婢女白锦推门入室,却只见到空无一人的洞房,大惊失色。

   ”上面——” 钰儿喊了一声。

  “妈呀——”白锦顺着声音朝上一看,惊得嘴巴张成了大大的圆。没见过洞房之夜就上梁乘凉的新娘,这深春之夜有这么热吗?

  “嘴别张这么大。丫头,出什么事了?”澄钰故意侧身往房梁的阴影里躲了一下,她可不想让自己这张鬼画符的脸在吓死那个舒凌风之前,先吓晕自己的贴身侍女。

“不,哎呀,大小姐,快下来吧。前堂在送客了,姑爷很快就要来了。”

“哦,知道了。你还是在门口侯着,等他到了,你咳嗽两声。”澄钰觉得房梁上这位置不错。

“哦。”白锦担心地回身又瞥了房梁上的小姐一眼。她知道小姐极不愿嫁,为了这桩婚事,长公主苦口婆心,最后抬出了钰儿的师傅——季去染。似乎,大小姐更怕自己的师傅那人称剑仙的季去染。长公主一提她师傅的大名,大小姐立马低头应允了。

 这厢,白锦刚关了房门出去。

 那厢,钰儿忽听得屋外传来三声鸟鸣,心头一惊,她纵身落地,掀开雕花木窗,踮脚一跃,跳入青荷院的院落。曲径深幽,这青荷院倒是个大宅院,数丈之遥的府墙旁是一棵高大参天的香樟。她飞身跃过三道院墙,侧耳听到旁边院落里宾主尽欢,送客道别的热闹声响。兴许因为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贵客云集,院内的侍卫也没这么警醒。

 很快就站在了大香樟树下。她抿嘴回了三声鸟鸣,从树上立刻飘落一个身影。

“武冬,怎么样?韵儿可安好?”她迫不及待地问。

“公子,韵儿在半路遭遇突袭,已被拓跋征的人接走。”武冬身材高大,武功是她三个护卫里最高的,适才说话时他身体微斜,似乎受了伤。

“你受伤了?”钰儿急忙上前查看,伤在左臂、前胸,已经包扎止血。“遭遇突袭?和亲还会遭突袭?这拓跋征,安的是什么贼心?”钰儿的心一揪:武冬都会受伤,可见突袭的人武功高强。那柔弱的韵儿又会怎样?

“来突袭的,似乎是来自北方的杀手,个个身怀绝技。武寒也受了伤,留在召城附近追查韵儿的下落。当时情势紧急,转眼所有迎亲的人马都被冲散了。我们本以为来人是魏国派出的杀手,唯恐拓跋征另有打算,要挑起事端。我们护送二小姐原路返回。这时拓跋征的人马突然杀出,诛杀了众杀手后,拦了我们的去路,绑了二小姐,驾着车马就朝召城方向赶去。我急着回来报信。武寒在召城附近继续打探。”

“和亲遇劫在北魏,这事又不可以惊动朝廷……我倒想去会会这个北魏太子了。”钰儿心里坦然,父亲武阳侯率领征关军常年在边关征战,与魏交锋大小战役已有几十次,魏太子拓跋征素有黑袍罗刹之称,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要是让北朝人知晓和亲的朝熙公主不是皇族嫡亲血脉,而是征关军武阳侯的女儿?

钰儿倒吸一口冷气。韵儿自幼体弱,文雅秀丽,是京都出名的才女,谁承想才15岁居然要远嫁到北魏那寒冷荒芜的异邦。朝廷既已颁旨护送和亲公主出了宋的疆土,绝不可能再到北魏去计较一个臣女的性命。父亲是朝庭重将,更不可能抗旨营救已经出嫁的女儿。既然如此,就只有她这个姐姐了......

正有此顾虑,前几天,她长跪在母亲面前,求这位终日佛堂念经的永贤长公主,“让我替妹妹嫁到北魏吧。母亲,求求你,反正没人会计较嫁出去的是长女还是幺女——”她虽只比妹妹大两岁,但她比妹妹更适合嫁到魏。说不定,她还可以找个机会,一刀砍了那个拓跋征的狗头,拿去为南朝千万战死沙场的幽魂祭旗。一想到柔弱的妹妹要落到拓跋征那个恶魔手里,她心就如针扎似的痛。不行,片刻不得耽搁,她要启程去救妹妹。

“武冬,我明早卯时,城门一开我就动身去召城。你卯时备好马匹在此处等我。”

“是,只恰逢公子大婚……”武冬不知如何说下去,但,公子一向说到做到。他斗胆提议道:“要不,还是先去北凉前线找侯爷商量,我们再做计较。这毕竟是朝廷下旨的联姻啊,公子。”钰儿早嘱咐过三大护卫,在外一律唤她为“公子”。

“恐怕,拖到那时我就只能给韵儿收尸了。只要能把韵儿带回来,等风声过了,给她换个身份,她还可以重新做人。”钰儿暗下决心,就是上了刀山,她也要去!

“既如此,属下立马去准备。”说完,武冬一跃上树,几个纵身,身影消失在夜空。

  钰儿原路返回,翻窗入室。她依旧飞身跃上房梁,满脑子是如何去救韵儿。这时,门口传来两声咳嗽。“王爷,贵安........”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钰儿不禁屏住气息,不知这大名鼎鼎的临川王到底是何模样。来人带着扑鼻的酒气,脚步沉重,摇摇晃晃,看似不胜酒力。

 入眼的,倒确是一位如玉般俊雅的书生面孔。从房梁处望去,钰儿紧盯着他。他面带红潮,身形不定,没有随从搀扶。端详他的举手投足,钰儿心头一敛: 此人可不是什么白面文弱书生。他眼光极其锐利,内力充沛,脚步看似沉重,但落地轻盈。

 想到这儿,钰儿从袖筒里抽出一块绣着“钰”字的白色锦帕,朝舒冷风脸上扔了过去,带了三分的内力。如若他毫无武功,将被飞来的锦帕带出的锐力生生划出一脸鲜血。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传闻不一定是真的。

果不其然,看似醉醺醺的舒冷风,一挪脚,轻易躲了过去,不经意似地挑指抓住了锦帕。“哦,王妃吗?”他眯着眼,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他的新嫁娘。但,明明他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钰儿藏身的房梁处。

 原来他根本没醉,临川王当然不是什么寻常角色。如此刻意装醉,又是何为?莫不是与自己一样,碍着圣旨的面子,苦苦撑着快破了的里子?当真如此,今夜倒是好办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双鱼城' 的评论 : 谢谢双鱼美眉! ^O^
双鱼城 回复 悄悄话 武侠小说!继续往下追了!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夕阳影里一归舟' 的评论 : 谢谢夕阳美眉鼓励! :)
夕阳影里一归舟 回复 悄悄话 碧蓝天的文笔太好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