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芷伤寒蒂 蛾眉忧晚花

山西土窑洞里住了八年的北京知青,“老三届”中老大哥,网上人见人恨的“朱老忠”就是在下我。“疏雨”是本人另一个网名。
正文

“当枪使”的是全国人民

(2021-02-09 12:03:54) 下一个

  从权力斗争的角度,毛当时就是要及时夺回权力。据说毛要开个会都开不起来,各省领导找各种借口不参加。刘一个电话,齐刷刷就全来北京了。想批《海瑞罢官》北京批不了,还要到上海去登报。结果上海市委为此挨了彭真一顿臭骂:你们还有没有党性!
  彭真也是一肚子火:学海瑞,是毛号召的;写海瑞的戏,也是毛派的活;《海瑞罢官》首场演出毛也去看戏,终场上台和马连良、吴晗也合影了。怎么翻脸就要批判?彭真挡住也是有情可原。
  扳倒刘可不像扳倒彭德懷那么简单,因为已经成为一个“司令部”需要“炮打”。七千人大会上刘出了风头,此后的局面好转更是威望攀升。“资产阶级司令部”麾下是以七千人成系列的“走资派”,必须“充分发动”“广泛发动”“深入发动”,才能从根子上扳倒刘。


  基层领导中刘的威信在超越毛,但是普通老百姓中毛还是“万岁”。就用这一点,发动老百姓,上面炮打司令部,下面抓走资派。
  “当枪使”的不是中学生,而是全国人民。
  这样才有了全国大乱,乱了敌人,也乱了自己。我们被困学校,积攒了三年的“老三届”为此同年毕业,承担了“史无前例”的就业危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