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堂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此一言堂非彼一言堂也。此一言堂,乃是万言堂中之一分子。无此一堂之言,便无百家之争。故君子“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正文

渥太华散记(四):劳里埃城堡(Chateau Laurier)

(2019-11-23 07:11:09) 下一个

唐朝诗人刘禹锡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但是求仙不易,觅龙也难,于是高山大川,天涯地角之处,原本是人迹罕见,念佛修道的地方,便挤满了寻仙觅龙上下求索的善男信女,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即使在无仙无龙的今天,人们仍然向往高山大川的雄奇,小桥流水的婉约。纵情于山水之间,自古是文人墨客的追求。

然而有些地方,既无山水之险,更无仙龙之奇,只凭着几段独特的故事,便能引人入胜。

今天我要写的,便是这样一个无仙无龙的所在,名叫劳里埃城堡酒店,简称为劳里埃城堡(Château Laurier),位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丽都运河终点处的东岸。

这劳里埃城堡之所以有名,究其缘由,却是因为有两个鬼魂。这两个鬼魂,非同小可,曾经都是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

二鬼之中的一位,是个企业家,生于一八五六年五月十六日,名叫查理·海斯(Charles Melville Hays)。此人不但经营有方,成为大干线铁路公司(Grand Trunk Railway)的总裁,而且还是个大慈善家,获得过日本的旭日勋章。正是他的公司建造了我上文提到的老火车站和劳里埃城堡。查理·海斯当初的愿景,便是希望那些欣羡诗和远方的才子佳人们,能坐着他的火车,从四乡八镇来到渥太华,下榻于他的劳里埃城堡酒店,在豪华客房的阳台上,或凭栏远眺渥太华河的春波荡漾,或陶醉于北国晚秋的红叶蓝天。于是那美元黄金,便如同渥太华河水一般,源源不断地流入大干线铁路公司的金库。

劳里埃城堡原定于一九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举行庆典开幕式。为了从英国赶回加拿大参加这一盛典,查理·海斯和他太太,女儿,女婿,男秘书,女保姆一行六人于一九一二年四月十日乘坐邮轮离开英国南安普敦(Southampton)前往北美。他们坐的邮轮,正是富丽堂皇的英国皇家邮轮泰塔尼克号。

一九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泰塔尼克号在大西洋的处女航中撞上冰山。因为上救生艇是妇女和儿童优先,男士们便积极参与救援,但自己则规规矩矩地不往救生艇上挤。住一等和二等舱的三十名儿童全部获救,二百三十七名女士中有93%获救。三百四十三名男士中只有21%获救。

查理·海斯一行六人,三位女士(太太,女儿和保姆)都侥幸获救,三位男士(查理·海斯,他女婿和男秘书)都不幸遇难。每逢弱者生存的时刻,便总有人性的光辉彰显。

劳里埃城堡是查理·海斯的最爱。正如一个父亲,千里迢迢回来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可惜竟未能如愿。天有不测风云,可悲可叹。

从此以后,劳里埃城堡便经常闹鬼。茫茫大海,固然不是鬼魂的安息之处。查理·海斯生前没见过劳里埃城堡的辉煌,死后自然要在冥冥之中前来光顾一番。岂知在一番光顾之后,查理·海斯竟脱身不得,于是便成为劳里埃城堡的二鬼之一。

人说这查理·海斯虽然是个绅士,但对手下的工人们却十分苛刻,可见凡人都是好坏参半。有人因此便提出两个假说,解释为什么查理·海斯会受困于劳里埃城堡而不得上天堂。一是因为人若生前半好半坏,死后便半阴半阳,只能游荡在天堂和地狱之间。二是因为圣经里说进天堂的都是窄门小道,而劳里埃城堡里里外外,周周边边,都是豪门坦途。耶稣说,富人上天堂,如同骆驼过针孔。查理·海斯不幸是个大富豪,所以只能栖身于劳里埃城堡之内做鬼。

俗话说,无鬼不成双。查理·海斯的鬼魂到了劳里埃城堡之后七年,另一个鬼魂便来和他作伴。这第二个鬼魂,便是劳里埃,全名是威尔弗里德·劳里埃爵士(Sir Wilfrid Laurier)。劳里埃城堡便是以他命名。加拿大不光有劳里埃城堡,还有劳里埃大学,劳里埃中学,等等。就凭这些名牌,我们就知道这劳里埃非常人也。

劳里埃生于一八四一年十一月二十日,是加拿大第七任总理(一八九六年七月十一日至一九一一年十月六日)。便是他在任内力排众议,让查理·海斯在渥太华的一块风水宝地上建一个城堡酒店。也正因如此,查理·海斯将这新建的城堡酒店以劳里埃命名。虽然后人可以闻到官商勾结的异味,但渥太华的居民还是很以劳里埃城堡为荣的。

官商勾结倒也罢了,然而劳里埃还是个风流才子。大凡风流才子,通常都会欠下一笔风流债。

劳里埃于一八六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和大他五个月的佐伊·拉方丹(Zoé Lafontaine)结婚。拉方丹为人贤惠,热心公益,但却不是个才女,两人于是貌合神离,渐行渐远。一八七八年,劳里埃三十七岁时,遇上年轻貌美博览群书的已婚女子埃米莉·巴特(Émilie Barthe)。两人一拍即合,于是一段不明不白的暧昧关系便延续了二十来年,留下情书无数。两人的感情,从劳里埃于一八九一年八月二十三日写给埃米莉·巴特的信中便可见一斑:

"I would like to see you, my dear, dear, friend, not to have your explanations, but simply to see you, to hear you, to look in your eyes, to listen to your voice, to feel that it is you, to be sure of it, to enjoy the consciousness of it." — Laurier, August 23, 1891

如果一定要译成中文,大概画风是这样的:

遥忆婵娟兮诉衷情,
思卿不见兮到如今,
欲执卿手兮慰我心。

由此可见,爱情虽然浪漫,但却未必纯洁。劳里埃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但没领会到且行且珍惜的真谛,反而粘上了官商勾结,以权谋色的污点。如今不能上天堂,只好在劳里埃城堡里苟且,成为二鬼之一。

鬼名远扬的劳里埃城堡,在万圣节之夜,便往往被装点成一个鬼城。住在渥太华的居民,不妨可以去感受一下。观光之余,或可思考这人生的变幻莫测,人性的冥顽伪劣。在这城堡之内,两鬼之间,或许还隐藏着一些人生的哲理,待人领悟罢?

听说两千年前,便有一位名叫保罗的圣贤,看穿了人世间的是是非非,发现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这一发现,后来让美国的国父们恍然大悟,原来从贫民到国王,都是半好半坏,所谓君权神授,无非是骗人的谎言。于是抛弃了君主制,建立了共和国,设计了一个三权分立的监察机制,专门防范半好半坏的总统。可惜保罗的这一发现,至今尚未被所有人领悟。

愿所有来过劳里埃城堡的绅士淑女,都能看到辉煌背后的阴暗,看到半好半坏的人生,都能够由此而谦卑下来,知道要脱胎换骨的,正是我们自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hiMaQi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縱橫客' 的评论 :

那笑话是我瞎编的。谢谢阅读。
縱橫客 回复 悄悄话 城中讀到尾笑話,堪為本文尾聲?
網上有笑話一則:
一官员给习近平讲了个台湾的政治笑话,说蒋介石死后见到了孙中山。后者问蒋中华民国历任总统是谁。老将说第一任是我,第二任是于右任(余又任),第三任是赵元任(照原任),第四任是吴三连(吾三连),第五任是赵丽莲(照例连)。孙中山听后对中华民国宪政的贯彻实行很满意。

习近平听后沉思良久,叹了一口气说,前辈无微不至,连臣下的名字都早有布局、、、以后一切按蒋、习所制定的方针办。

官员把“蒋、习所”听成了讲习所。于是新华网赶快办了个讲习所【讲习所_新华网 (xinhuanet.com)】(如你浏览讲习所网页后出现呕吐症状,本人概不负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