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就好

真实的故事,希望您喜欢。
个人资料
小百脸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古战场游记之五十:二渡赤水,二郎滩,娄山关,黑神庙(下)

(2017-12-01 17:25:06) 下一个

古战场游记之五十:二渡赤水,二郎滩,娄山关,黑神庙(下)

 

黑神庙在娄山关南约3公里的一片谷地中,距板桥8公里。是从遵义至娄山关的必经之处。背后是一带高山,山上有3座奇峰紧靠成叉状,为黑神庙的地标(见照片)。庙门大开,但空无一人。既无管理者也无游客,没有娄山关战役的任何展览或纪念物。


   黔军杜肇华旅将指挥部设在这里。失去娄山关口后,杜肇华依然想反攻夺回来。他在刚赶到的蒋德铭旅两个团(可见彭德怀早于林彪一天发动攻击的关键性)支援下反扑关口。但太迟了,占据了有利地形的三军团死死顶住了,随即在干部团增援后反攻到黑神庙附近。杜肇华又接到一军团迂回到板桥切断黔军南归通路后立即下令撤退,连唯一的一部电话机都来不及拆掉就匆忙沿山间小路向遵义逃命。这是26日下午六时许。

   
黑神庙内有块古色古香的介绍木牌:


    26日下午八时,朱德发出"关于我军乘胜夺取遵义致一、三军团电"。指出遵义城内空虚,薛岳的中央军27日前无法到达遵义。因此须"乘溃敌喘息未定跟踪直下遵义"。两个军团的作战区域划分是以遵义城北公路为界:路东一军团,路西三军团。

娄山关战役纪念馆:


   娄山关败退下来的黔军连夜逃到高坪(就是《古战场游记之四十四:海龙屯的毁灭、消失与重现》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56881/201706/25115.html   里那个海龙屯所属的高坪镇)。在这里遇上了率领3个团准备北上增援的军长王家烈和师长柏辉章。听说娄山关和黑神庙均已失守,红军马上就要追来,王家烈和柏辉章立即扭头往遵义城跑。现在他们还有4个团的兵力,又寄望于中央军吴奇伟的两个师很快就会到达。王家烈决心固守遵义待援。

遵义战役烈士纪念碑:


    27日夜里红军向遵义城发动总攻。由于当日下午王家烈和柏辉章即已离开遵义城,到忠庄铺会见刚渡过乌江前来增援遵义城防的中央军一纵队司令吴奇伟。遵义城内黔军没有统帅,很快弃城逃命。吴奇伟带来59(师长韩汉英)、93(师长唐云山)两个师。见遵义已失,立脚未稳便向遵义城南红花岗、老鸭山两个制高点三军团阵地猛攻。在炮火和飞机的轰炸下,三军团损失惨重,老鸭山丢失。敌军还几乎占领了红花岗。军委再次命令干部团出击,彭德怀也上了前线。

红军击溃中央军形势图(采自铁血网):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彪的一军团一、二两个师从水师坝向南突破黔军和中央军93师防线,剑锋直指忠庄铺吴奇伟的司令部。这一刀下得凶、准,又现林彪刁猛的作战风格。吴奇伟措手不及,慌忙撤退。林彪乘机追击至乌江边。93师损失惨重。据3月2日红军总司令部发给红五、红九、红二、红六军团及四方面军、中央军区的《关于俘敌及枪弹等统计》公布:“我野战军于二月二十四日克复桐梓,击溃守城黔敌两连。二十五日南下攻占娄山关,将黔敌杜旅两个团全部击溃,小部歼灭。二十七日乘胜直下遵义城,击溃王家烈部守城约六个团,消灭一部。复于二十八日击溃遵城之薛敌五十九、九十三两师,追至乌江及鸭溪俘获九十三师大部、五十九师一部,其余溃散附近山中,残部分退仁怀及乌江南岸。此役计共俘人在二千以上,枪一千以上,子弹约十万发,轻重机枪数十挺,俘敌团长一名,伤旅长一名、团长一名。”这个通报显然有水份,因为据林彪电报,一军团追击过程发现三军团仍受59师压迫,故紧急将一师两个团撤回参加收复阵地。59师在韩汉英指挥下直到3月1日晨8时30分才交替掩护,通过两口田向八里水从容撤退,未受重大损失。然而这场胜利仍然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最大的一次。

    红军在遵义战役中也付出高昂的代价,尤其是三军团。军团参谋长邓萍,团级干部2人,营级干部13人牺牲。全军损失一千多人。彭德怀的伤亡报告中说:“三军团在娄山关、遵义城和老鸭山诸战斗中,减员很多。现在只有一个团能维持原编制,每连也只有五六十人。其余各团,每连仅编四、五个班。只有大量补充才能维持4个团的编制。”由于黔军抽鸦片成风,红军不从俘虏中补给人员。

    假如中央政治局和军委一早在扎西时放眼考虑西进云南腹地,渡金沙江上游进川西的方案,那就没有遵义战役,更没有后来的艰难转战。回头看2月9日凌晨军委电报,通报滇敌到2月8日才有安恩溥旅一个团从毕节抵镇雄大湾子。可红军全军却在2月6日就已在扎西集结了。要进云南腹地,连一枪都不用开。还是那句话:历史没有如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