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科奇幻小说连载(收割人类 III)第一章(2)

(2020-11-23 18:11:01) 下一个

第一章 机器灾难(2)

 

杨俏明被关押了十个月,在这十个月里,他时刻关注监狱外的动静,由衷感到欣慰。他的同志们常来探望他,听取他的意见和安排,他们隔着墙壁大声说话,兴高采烈。机器人狱警安静地在四周警戒,按部就班地请他们放低声量,在既定的时间礼貌地请他的同志离开。世界将要发生巨大变化,杨俏明认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

杨俏明出狱的那天,阿妙前来接她,同时前来的还有一大群有机人,其中包括他的一些好友。一大群人在一个场地上庆贺了好久,直到天色暗淡后杨俏明才有机会脱身。杨俏明与阿妙以及他的三个好友一起回到他的住所,他和好友们还有话说。议会在六十天前就已经通过决议,虽然决议里有明确说明,对陪生和其他智慧机器的自主权利将逐步授予,但是迄今为止,地球政府和思露星政府都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行动。杨俏明要和这几个好友一起商议,该如何促使决议的加快实施。他的三个好友都比他年轻,一男两女,名字分别叫做托尼、莱西乙拾和妮可。托尼和莱西乙拾都五十出头,妮可才年刚三十。一路上几人就已经在讨论,回到房间,阿妙知趣地自个去准备饮品和一些下酒菜,这四人便坐的坐、躺的躺、站的站,继续他们对政府和议会的批评、对人性的批判。

妮可对杨俏明很崇拜,在她心里,杨俏明就是她的人生导师,她也从不掩饰自己的仰慕之意。杨俏明在听证会上的惊奇之举,后来的监狱之行,还有他的誓不妥协,在今天更加增添她的敬佩。"杨师,我最近再次阅读了你的两本大作<生命形式>和<智慧平等>,所获非浅。你好多精句,比如'生命有尽,智慧不灭'。这些天我都在思考这句话的诸多含义。"妮可突然把话题转到这上面。

"妮可,你相信灵魂之说不?"杨俏明问。

"我不知道。"

"这句话也可以改成:生命有尽,灵魂不灭。"

"但是从来就没有谁见过灵魂。今天科技已经如此发达,宇宙太空几乎没有秘密,一切的一切都能科学地解释,人类哪里有啥灵魂?若有,上万亿的生命来来去去,总得该有几个能被监测到吧?"莱西乙拾插话进来。

杨俏明站起来说:"我们无法听见光的声音,所以我们不能与灵魂交流。"

妮可问:"杨师,光如何能有声音?"

杨俏明脑海里闪现他在囚室里的一次经历。那夜,他坐桌前静思良久,一道白光突然闪进,他明明白白听见来自光中的声音:拯救生命。在那一刻,他突然悟到:灵魂在光中运行。但这只是他个人的瞬间见识,他无法证明,而当今的科学并不支持这样的奇思异想。在杨俏明的年代,人类已经懂得如何在时间的轴上寻找捷径,如何弯曲空间,只是人类还没有能力弯曲广袤星河里的空间,对空间的弯曲尚停留在实验室里。这些知识已经能够解释为何偶然能听见无源可查的声音,他相信自己的经历会被这些已知理论解释,但是他确信这样的解释是误解。他把三人都看一遍,然后笑道:"灵魂不是人人都能有的。我们既然有肉身,恐怕难有灵魂。有或没有,现在都不是关键。估计阿妙准备得有好酒好菜,我们先品尝品尝她的手艺,然后再接着讨论正题。"

阿妙果然已经准备好吃喝,她听见杨俏明的话后立即推着一辆小车走出来,小车上有几碟菜肴和两瓶酒。妮可看见,立即快步走到餐桌边帮忙摆放,杨俏明等三人也移步过来。"阿妙,你也坐下,陪我们一起喝点。"杨俏明轻声道。阿妙开心地笑笑,也就坐在他旁边。她把酒瓶打开,正要倒酒时,杨俏明一把拉住她,温柔体贴地说:"让我来,你今天辛苦了。"

阿妙很自然地松开手,嘴上却道:"你受了那么多苦!"

杨俏明虽然被关了十个月,却并无疲惫之态。他很兴奋,他多年的努力已经开花并正在结果。四个有机人边吃喝边高谈阔论,意气真个风发,大有指点世界之态。阿妙很得体地在一旁轻啜慢饮,时不是吐出几个赞叹之词,恰如往火上加油。时间过得好快,阿妙右手腕闪了几闪光芒,她轻推杨俏明一下,杨俏明看看时间,已经半夜。几个人慢腾腾地站起来,显然还意犹未尽。阿妙陪着杨俏明送三人到阳台上,她知道三人的地址,轻言道:"我已经设置好,这艘飞船先送莱西乙拾和妮可,最后送托尼回家。"

杨俏明把阿妙往怀里一拉,脸露微笑:"阿妙妙就妙在体贴。"他边说边侧头看向阿妙,却见阿妙脸露惊奇,他暗自不解,因为他对阿妙一向如此,阿妙也早已经习惯,不该惊奇才对。他心里想:也许她见我当着外人也如此,是故有些意外。他正要将眼光移开,却发现阿妙脸色变得沉重,她似乎正在经历巨大冲击。他刚想询问时,只见阿妙眼里的光彩慢慢暗淡消失,身体往后倒。托尼等人也已看见,都各自疑惑。杨俏明迅速抱住阿妙,阿妙已无任何生命特征。他惊慌失色,抱着阿妙往房中跑,大叫:"呼叫紧急救助!"可是没有他期盼的回音,房里房外的灯光却在他这声大叫后熄灭,周围瞬间一片漆黑。

托尼连忙来帮忙,他和杨俏明两人抬着阿妙,借着月光月光提供的依稀可见度,把阿妙抬进房中,安放在沙发上。杨俏明连连呼唤紧急救助,却听见几响爆炸声,夹带着妮可和莱西乙拾的尖叫。托尼立即又跑到外面,只见远方已经有几处起火,面前的妮可和莱西乙拾大喊大叫,和着附近住家里的惊慌声音。突然头顶上一阵风刮过去,一个黑影迅速在眼前飘坠,随之一声巨响,不远处的一栋大楼中部起火,显然是一个飞行重物砸落在楼壁上。托尼急拉妮可,再拉莱西乙拾,把两人拉回房中。

"杨师,这是怎么回事?"妮可急问。

杨俏明似乎没有听见,妮可再问。杨俏明确实没有听见,阿妙在她面前突然死去,他整个人早已经呆傻。他奋斗一生就是要阿妙能自决生死,可是阿妙身体已经渐渐僵硬。

"杨老师!"莱西乙拾摇他的肩膀,大喊。

"我还活着,可是阿妙!"杨俏明终于反应过来,难过得嗯咽。

"杨师,外面起火了,还有爆炸声!"妮可蹲下来,拉起他的手。

杨俏明闻言往外面一看,对面一栋高楼的中部确实在起火。他立即站起来,镇定自己几秒钟,吩咐每人都利用自己手腕上的通讯手表联系各处服务中心。四人的手腕上都戴着一个通讯手表,手表的屏幕在点击后能发光,可是所有通讯手表都无法获得到任何服务。妮可等人越来越惊慌,杨俏明反倒内心安定,他意识到阿妙并没有死亡,她只是失去所有动力,她能够恢复过来。他也暗自嘲笑自己刚才的惊慌失措,脸上居然露出笑意,招呼三人随他到外面看看。

"杨老师,外面危险。"托尼劝说。

"我得试试飞船是否能够起动,"他边说边往外走,竟置四处的惊叫声于不顾,跨步坐进他的那艘小飞船,发出启动命令。他的小飞船和阿妙的小飞船都对启动命令毫无反应,手动启动也不工作。他对跟着他走出来的妮可说:"这显然是全城失去动力,这是怎么回事?"

"杨师,你说会不会是银河系外的外星人突然进攻地球?"妮可问,她跟在杨俏明后面走回房里。

"你们说呢?"杨俏明把问题转给托尼和莱西乙拾。除了杨俏明,另外三人就没怎么读过书,自然没有接受过逻辑和科学教育,简单直接的事件尚能分析判断一下,在这突发事件面前,他们自然分析能力不够,都等着杨俏明为他们指点迷津。

"如果是,他们会怎么做?"杨俏明见无人回答,他反问妮可。他常反问妮可,他认为这样能帮助她思考。

在这个年代,思露星和地球已经有一万年没有过任何战争,一般人对战争和毁灭性武器没有明确的概念,想象不出大地震动、城市摧毁的镜头。

"我不知道,也许就是把我们都杀死,"妮可回答。

"怎么杀死?"

没有人回答。杨俏明接着说:"你们都看见外面有零星起火,我相信也有人受伤,但并不是大面积火灾。要是外星人来进攻,哪里会这么轻描淡写?他们肯定倾力进攻,就这工夫,再欢市早就不存在了。"

托尼点头道:"杨老师说得对。"

杨俏明知道托尼的陪生在动力公司上班,他问托尼:"再欢市的动力由几家公司提供?"

"由四家公司提供。"

"全地球呢?"

托尼答复:"杨老师,这个我不知道。"

杨俏明提问妮可:"是不是只有再欢市失去动力?"

妮可回答:"我们一无所知!"

"这里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回答:既然再欢市的动力由四家公司提供,他们同时失去动力,这不能不说有点蹊跷。"杨俏明分析道。

三人对杨俏明都很敬佩,他们听见他这样说,自然费尽脑袋猜想其中原委,只是脑里茫然。杨俏明招呼三人与他一起来到窗前,指着外面说:"我们站在这里观察一会,看看天上地下有没有救援飞船和汽车运行。"

站在窗前,杨俏明也在猜想这个突然事件的原因。人类对银河系了如指掌,对仙女座和附近星系也做过不少探索,已经明确在银河系里没有其它行星有任何生命,虽然发现有不少行星在经过环境改造后可以适应生命存在。如果有外星人来到,以人类的太空技术,确切地说,以智慧机器的太空技术,不可能毫无察觉。他想了一会,坚信外星人不是这突然事件的原因。但是以人类自身的技术,瞬间发生大规模的动力消失事件,也绝无可能。

外面没有任何灯光闪烁,也没有任何紧急鸣响,再欢市一片黑暗,早先的许多处起火已经熄灭,只有三处火苗仍在燃烧。

"杨师,我们站在这里半个小时,没有任何动静。"妮可向他汇报。

"你们想想,这说明什么?"杨俏明问。

这时大家都安静下来,各自找地方坐下,也都在猜测这突发事件的原委,妮可等也在思考杨俏明的问话。杨俏明在阿妙躺睡着的沙发上坐下来,拉起她的手。过去一会,妮可突然兴奋地喊道:"不单救援飞船,所有飞船都有独立的动力,它们怎么都没动力了?"妮可为自己高兴,她感觉自己似乎豁然开朗了。

"还有,阿妙也失去动力。"托尼被妮可启发。

托尼的这话提醒了杨俏明,是啊,怎么阿妙也会失去动力?她拥有的是独立动力,能使用至少两百年,谁能让她也失去动力?只有陪生控制中心才能做到!谁能要求陪生控制中心这样做?只有地球政府的最高层或者相关主管部门。他立即把这推测讲给大家听,讲完后愤恨不已,怒道:"他们这是犯法,是故意报复!"他一旦想到此事,思考能力立即丧失,心里只是又恨又无力,愤怒且难过。

"杨师,等明天我们一定要起诉政府部门!特别是那个宝利拉,她肯定与此有关。"妮可走到杨俏明身边,她的手搭上他的肩膀,轻轻摩挲。

莱西乙拾知道妮可喜欢杨俏明,她对此一向有点不舒服。她认为妮可爱慕的是杨俏明的名声,他比妮可年长一倍,根本就不般配。她也有点醋意,因为杨俏明总是提携妮可,他显然也喜欢妮可的青春热情。莱西乙拾认为自己容貌娇好,不过就是比妮可大了二十来岁,杨俏明却在男女事上漠视自己。她一直把这样的念头藏在心里,但是现在她却感到非常的不痛快,暗自猜测这两人是不是早就已经勾搭在一起。她想得越多就越有点想吐出来的欲望,她努力控制自己,咳嗽几声后说:"妮可,如果地球政府故意报复,怎么会使全城失去动力?"明明是杨俏明的推测,她偏偏要说给妮可。

杨俏明听见,便说:"莱西乙拾说得对,我一时难过冲动,竟想岔了。"

妮可把手从杨俏明的肩膀上缩回,柔声道:"杨师别难过,阿妙姐只是暂时休克,她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她的话让杨俏明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托尼喜欢妮可,他隐约看见妮可的手在杨俏明的肩膀上摸来摸去,也挺觉得不是滋味,暗自嫉妒杨俏明。他本来还在分析眼前困境的原委,被妮可的手分心,脑袋顷刻间变得极不好使,心里也不爽快。他此时眼睛已经适应周围的黑暗,在窗外月光的帮助下能看见桌上的酒具,他走到桌边,替自己倒了一杯酒,猛喝一口后道:"我们得在这里困一夜!"

杨俏明刚才被愤恨和难过支配,现在虽然清醒过来,但再也无法认真思考。他心疼阿妙,把阿妙抱到卧房的大床上,守在她旁边。等他从卧房出来时,看见托尼睡躺在沙发上,妮可坐在窗前,莱西乙拾不知何处。

"杨师,莱西乙拾大姐去书房睡了。"

听见妮可的低语,杨俏明方才意识到已过凌晨两点。他交代妮可也休息会,便又回到卧室里,和衣在阿妙身边躺下。

杨俏明的住房只有两间卧室,一间大卧室里有一张大床,客卧其实是他的书房,里面有一张小号床,客厅里有两张大沙发可以休息。莱西乙拾等三人并非第一次来到杨俏明家里,对他家中情形都有所了解。躺在床上,杨俏明身体有些疲倦,但脑袋却安静不下来。眼下这样的突发事件,几千年来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简直难以让人相信。令他最不能接受的是,阿妙居然也被休克,这让他多多少少害怕阿妙真的就不能恢复。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左边有动静,睁眼看见是一个苗条身形在旁边。他知道这是妮可,低声问道:"你还不睡会?"

"杨师,我好害怕。"

"怕啥?"

"这到底怎么回事,到底会发生什么?"妮可边说边在他左边躺下,头靠在他的左肩旁。

"不是外星人。"

"会不会是思露星人?"

"这怎么可能?我们和思露星人是联盟兄弟关系。"

"那按你说,会是什么?"

"我现在也不知道,等天亮了再说。"

"我就想睡在这里,要不我害怕。"

杨俏明心无男女之间的杂念,他想妮可应该是真的害怕,就让她睡在身边也无不可,便道:"好的,你安静睡觉。我好像也困了。"和妮可说了会话后,他早先脑海里的波浪渐渐平息,竟真的有了睡意,慢慢就睡着了。等他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阿妙仍然在他右边,妮可却不在身边。他摇摇阿妙,阿妙身体冰冷,他急忙起身,走出卧室。刚走出卧室,便听见托尼说:"杨老师,供水也停了。"

"动力呢?仍然没有吗?"他问。

"没有。"

"到外面看看。"

他的大门是开着的,得益于失去动力时门正好是开着的。这些大门都是电动的,如果此时是关着的,失去动力,还须得好些力气方能拉开。这栋三角形的大楼,每层大门外的阳台其实是一个面积不小的平台,专为停放小飞船用。为了让飞船有足够的空间飞进飞出,邻近楼层间的大门和阳台不在同一个方向。这栋大楼共有129层,杨俏明的房间在117层,他楼上的两层房的大门与他的都不在同一面,每隔三层楼才会有一层房间的大门在同一方向。外面停靠着两艘小飞船,一艘供杨俏明驾驶,一艘是阿妙上班用的。杨俏明和托尼走出大门,莱西乙拾和妮可也跟着来到阳台上,四人站在那里,眺望远方,遥远的天空似乎在燃烧,空气中也有燃烧的气味。正面不远处的一栋高楼的中部被撞出一个大洞,看上去有些吓人。望右面东边望过去,在几公里外还有浓烟往上冒,显然那里的地面还有火没有熄灭。扶着栏杆往下一望,地面遥远无比。

楼上传来声音:"杨俏明先生,请问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杨俏明听出来是120层楼的基尔恩森的声音,他随即大声说道:"我不知道,我还想问你呢。"

"这么大面积的灾难,会不会是太阳超强黑子风暴所致?"

"这倒有可能!"杨俏明心里琢磨:太阳黑子风暴的话,不应该导致全球灾难,地球的另一面应该受灾较轻。现在四处死一般寂静,仿佛整个地球被一下子关机了似的。这关机两个字让他猛然一惊,他立即往房里跑去,检查所有电子产品。人类所有事务都交给智慧机器打点以后,为对每个人提供更加优质贴心的服务,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其身体状况、语言、性格、交际、喜好、收入、开销等等都被做为数据记录在几个大数据中心里,这些数据被中心智慧机分析,以帮助探知每个人的需求和支付能力。这时的智慧机器世界是一个紧密联系的整体,他们对人类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包,他们根据整个社会的资源和对每跟人的分析结果,尽可能客观合理地满足大家的需求。在实际生活方面,人类的多数用品也都使用大大小小功能各异的智慧机来管理,包括房间里的温度、湿度、氧气含量、灯光等等,很难找到一件不受智慧机操控的仪器或复杂工具。这些仪器和工具都能根据使用者的喜好和习惯做自动调节,也把收集到的新数据传输给数据中心,同时也能接收中心的反馈。他把所有电子产品都检查一遍后发现,它们都不工作!

室外基尔恩森隔着三层楼房与托尼等人大声说话,因为有点上下空间距离,几人不得不扯着嗓子喊。基尔恩森家里有健身用的绳子和软绳梯子,他胆子大,居然把软绳梯子套在栏杆上,准备从楼上爬下来。下面几人吓得哆嗦,连喊不要。基尔恩森与妮可年龄相仿,他见妮可很有些姿色,故意要在她面前显示英雄气概,偏偏不听三人劝阻,就从楼上爬了下来。此时杨俏明刚好从房内又急匆匆走出来,看见基尔恩森,立即问道:"太阳黑子风暴能够瞬间影响所有智慧机器?"

基尔恩森喘一口气,眼光在妮可脸上停留几秒后回答:"我想是吧,以前新闻里有提到说太阳黑子风暴能够扭曲磁场,造成大面积的电子和量子产品的停运。"

"杨师,你发现啥了?"妮可问。

"妮可,你先等会。"杨俏明接着问基尔恩森:"最近新闻里有没有提到超级太阳黑子风暴或者其它宇宙射线?"

"我没有天天看,但是就我看的,没有。"

莱西乙拾也常看新闻,她插话道:"我也没曾看见听见有关这方面的报道。"

杨俏明这时才转头对着妮可说:"这是我邻居基尔恩森先生。"他接着把大家都介绍一遍,然后解释:"家里所有电子产品都关机了。我现在相信整个再欢市都被关机,不知道蓉都市有没有。如果整个地球都被严重影响,我们就只有等思露星人来救我们。两个星球之间如果连续二十四小时没有任何通讯,他们就会来到这里查看,这是两个星球之间的互助条款之一。"

托尼一听大骇,急道:"不会有这么严重吧?"

"再欢市上千平方公里,近千万人,上亿的各种机器,现在四处死一般寂静,说明全市的所有机器都被关机,连联合区政府都停摆了。你们想想看,多数人都居住在高楼大厦里,像我们一样,现在进出不得。比这个更严重的是,你们看看那边天空,那里正在燃烧,估计是有森林大火。动力突然失去,不少空中飞行物砸落地面起火,幸好再欢市里没啥大火,但是如果没有灭火,那边森林大火后天就能烧到这里!如果大火烧到这里,我们怎么办?"他边说边招手让大家随他走进房里,他走到冷冻食品储存器旁,说:"可怕的是这个也是自动控制的,现在无法打开。"他说完打开旁边的一个柜子,显示给大家看:"这里有些干粮食品和水,我看勉强能够我们生活两天。"

"杨师,一万年前,思露星人真的救过我们一次?"

"真的,那时地球已经危在千钧一发!广场上现在还有两位思露星英雄的雕像,你就没有注意过?"

基尔恩森有些学识和见解,他嘀咕:"即使思露星人到来,他们怎么救我们?"

他这个问题很尖锐,一下子把大家难倒。杨俏明想了一会后说:"思露星人的智慧机器与我们的能够连通,他们自然知道该如何重启机器世界,只要智慧机器世界重新开始运作,所有问题顷刻之间就能解决。"他说完后看见大家都脸色沉重,便补充道:"我说的只是最坏情况。地球的另一面估计没有被受这么大的影响,他们可能已经发现我们的异常,正在赶来的路上。你们别太担心。"

"杨师,那如果不是那啥太阳风暴呢?还有,太阳哪里有什么风暴?要是有,我们不都热死了?"妮可感觉自己越来越会思考问题。她问的很真诚,基尔恩森感觉她可爱极了,便抢先回答道:"太阳的黑子风暴并不是热能,我们肉体感觉不到的。肯定是太阳风暴,要不哪里会出这么大面积的灾难?"

"但是你和莱西乙拾大姐都说新闻没有提到过,"妮可反驳。她对基尔恩森一点也不感冒,基尔恩森那色迷迷的眼神让她反感。

"是有些疑惑解释不清楚。如果不是太阳风暴,就不可能产生这样瞬间的大面积关机。但是太阳风暴很容易检测,不可能没有提前监测到。从这个角度说,更可能是超强的宇宙射线突然到达地球。"

"杨师,宇宙射线就不能提前探测到吗?"

"理论上说不可能,但是实际上我们人类早就能够了。宇宙射线的速度基本就是光速,理论上我们不可能比它更快,但是我们能够利用时空隧道的捷径而提前到达。妮可,这里面很多知识,一时与你解释不清楚,你今后慢慢学习。"杨俏明停顿一下后接着说下去:"在银河系的边缘,我们有好些个太空站,随时接收来自其它星系的射线和信号,如果有危险,太空站会通过时空隧道把信号传回来,让我们提前做好准备。"

"杨师,要是宇宙射线把太空站也关机了呢?"

"这些太空站都能抵防宇宙射线的,"杨俏明说到这里,心里得到一个提醒,大声喊道:"宇宙射线和太阳风暴其实也不能让再欢市全面关机!"

基尔恩森也想到这点:"就是,妮可你好聪明!你提醒了我们。地球上的许多重要智慧机器中心都安置在能防宇宙射线和太阳风暴的密闭环境里。我们人类一万年前就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

"那,那会是怎么回事呢?"妮可再问。

"我们都坐下讨论吧,基尔恩森先生知识丰富,他能给我们许多启发。"杨俏明首先坐下。

一群人围坐闲聊,接着猜测这事件的可能原因,时间过得时快时慢。杨俏明走进卧室看了会阿妙后出来,把食品和水都摆放桌上,请大家自己享用。他有意无意地说,这些食品需得维持至少两天,所以请各自都省着点。基尔恩森听见后说自己家里也还有些食品,等会自己爬上去拿一些下来。基尔恩森很会说趣话,大家也就开始说些其它的事,气氛渐渐变得轻松热闹,不知不觉天色暗淡下来。基尔恩森站起身说自己要爬回去拿些好吃的下来,他问妮可敢不敢也爬上去,妮可摇头,基尔恩森有点失望地转身往外走。大门没有全关,留着一道缝以方便打开,他刚把大门往两边拉开,一阵狂风吹进来,杨俏明喊道:"基尔恩森,现在爬上去危险!"

基尔恩森自己也有点担心,便把门又关回原样,转身笑说:"等风停后我再爬回去。"

外面大风一直不停,基尔恩森只好留下来过夜。他睡在地上,妮可和托尼都睡沙发。睡到半途,他翻身时仿佛看见妮可走进主卧室。睡到凌晨四点左右,基尔恩森醒过来,睁眼一看,沙发上没有妮可,便走到主卧室门口,门虚掩着,他推门轻步走进去,借着手腕上的光,看见妮可抱着杨俏明的左臂睡在旁边,立时妒火中烧,回头就把托尼叫醒,和托尼一起来到大床前,大声道:"好个你杨先生!"

杨俏明和妮可都被吵醒,杨俏明大怒:"你这是干嘛?在我家里,居然半夜偷偷摸摸溜进来!"

"你原来道貌岸然!"基尔恩森雄性激素一上来就把他仅有的学识都冲得无影无踪:"妮可,这假君子你也看得上?"

"关你屁事!"妮可很生气。

托尼心里很不痛快,也指责杨俏明。杨俏明是个倔强性子,他一向讲死理,他心里无愧,如果两人好言询问,他自然会把事情解释清楚,现在两人先怀疑指责在先,又不讲礼数,他懒得与他们解释,便道:"在我家里,我做什么,轮不得你们来指责,都给我滚出去!"

莱西乙拾被吵醒,赶过来相劝,她心里相信两人早就有染,只是不屑两人还偷偷摸摸。这一吵闹,大家都不愉快,除杨俏明仍留在卧室里外,另外四人都各怀心事,来到外面大厅中。基尔恩森昨晚上为在妮可面前讲风度,没有吃多少,现在肚子饿,那把妒火仍烧着,便拿起桌上的一个面包吃。托尼冷静下来,他虽然知识不多,但到底有些经历,他也一直尊敬杨俏明。他刚才看见两人睡在一起,但是都和衣睡着,不像有什么亲密行为,他们也没关门,而且两人即使有什么,也是你情我愿之事,旁人确实不该指责,即便自己也喜欢妮可。现在把杨俏明和妮可两人得罪,他心里责怪基尔恩森,见基尔恩森抢食口粮,便怒道:"你家里有食品,却故意到这里来吃我们的口粮,是何用意?"

"我肚子饿了,吃个面包不行?"

妮可现在对基尔恩森也讨厌得紧,也大声嚷道:"回去吃你自家的面包!"

基尔恩森听见妮可这样说,便悻悻地放下咬了一口的面包。妮可故意气他:"我就是喜欢杨师,我喜欢得很,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这与你毫无关系,你既然啥房间都进,赶紧爬回自己房去,我不想再见到你!"她越说越气,转身就朝卧室里走,边走边脱下外衣,在门口还脱下外裤,只穿着内衣裤走进去。这三人看得目瞪口呆,听见关门声音和锁门声音后才反应过来。基尔恩森正要冲过去,托尼拉住他,把自己所见所想与他和莱西乙拾说一遍,基尔恩森才稍有冷静,意识到早先是嫉妒让自己失去了理智,心中惭愧,遗憾从此丢失了得到妮可芳心的机会。他想着刚才妮可半裸的身体,浑身欲火烧得厉害,便打开大门,竟自冒险爬了回去。

天亮了卧室门才打开,杨俏明走出来,把地上妮可的衣服捡起,又推回去,把门关好锁死。莱西乙拾和托尼隐约听见卧房里有笑声,但是听不清楚。两人心里都不舒服,看见桌上剩下的五个面包,不约而同走过去。五个面包里有一个已经被基尔恩森咬过一口,两人没拿,各自取了两个面包,先吃一个,另一个便收放在衣服口袋里。过了一会,卧室门又打开,妮可走出来,脸上光彩照人,她来到桌前,看见只剩一个基尔恩森早先吃过的面包,便问:"你们都吃完了?"

托尼和莱西乙拾都没说话,妮可便走进卧室去了,过一会后杨俏明和妮可一同走出来,两人坐在一起。杨俏明对坐在沙发上的托尼和莱西乙拾说:"我想请你们分一个面包,我们都需要食品。"

托尼没好气地回答:"我饿得很,都吃了。"

莱西乙拾酸溜溜地问:"你们还饿?没有互相喂饱?"

妮可正要发作,杨俏明拉住她的手,说道:"现在形势已经很明确,等下去,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托尼问:"不等,我们能做什么?"

"你们来看看。"

四人站在窗前,正前方天空红红的。"我们的视线被挡住,但是可以想象,昨天一阵大风,现在大火已经烧到城市边缘。"杨俏明的声音很平静:"我们得下楼去,重启智慧机器世界。"

莱西乙拾大叫:"这里一百多层楼高!"

托尼也问:"如何重启智慧机器世界?"

杨俏明没再回答,反而对妮可说:"妮可,你去外面喊叫基尔恩森,请他下来,我有话对他说。"妮可出去后,杨俏明又回到卧室,坐在阿妙旁边。他已经决定要爬下楼,去重启智慧机器世界,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回来,但是为了阿妙,也为了这些人,包括妮可,他必须试试。经过凌晨那一闹,他对妮可突然有了点特殊感情,他也不想妮可还这么年轻就困死在楼上。他第一次看到妮可时,这个女孩眼里压抑的渴望让他心动,他于是关心了她几句,陪她多说了会话,不意想妮可就从此跟定他,他也就自然地额外关照妮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arby' 的评论 : 没问题,写的非常好而切时!谢谢!
nearb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谢谢跟读。
忙于往前设计场景、草稿,没有回头来修改。等把第六章场景草稿好,就回头把第一章修改修改,接着更新。到时通知你。文字处理另需时间斟酌。
最近慢些,也在写一本科技书。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啥时更新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