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科奇幻小说连载(收割人类 II)第十六章 (2)

(2020-07-03 04:47:46) 下一个

第十六章 天猫星实验 (2)

 

劳丝是个年青的少女,她因为出色的语言能力被决议院安排长住地球,做为思露星在地球领事馆的工作人员之一。领事馆只有三名思露星的工作人员。领事是理查得先生,劳丝作为秘书兼办事员,罗纳多先生是办事员兼安保。领事馆除这三名工作人员外,还有理查得的妻子。这四个思露星人相处融洽,劳丝和罗纳多都是单身的年轻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渐生情素。领事馆也雇佣有几个地球人,帮助膳食、安保和其它杂事。

伊音的死亡事件发生后,罗纳多曾多次外出,了解思露星人在地球的工作、旅游和生活状况,劳丝因此多了许多空闲时间没处打发。有一天下午,劳丝从地球联合区楼房里办完事出来,她想慢慢走回领事馆,反正回去后理查得和罗纳多都不在,就她和理查得的妻子在领事馆。她走过一个酒馆时,里面飘出来的菜香吸引了她,她便走进去想在此晚餐。酒馆生意很好,居然没有空桌。她正要离开时,一个地球人站起来,笑容迷人:"女士,我很希望有幸能与你同桌就餐。"

劳丝一看,这是个年轻高大英俊的地球人,他一个人坐在一个大桌前。"谢谢你先生。就你一个人吗?"劳丝问。

"是的,就我一个人。我也是刚到一会,正好有最后一张空桌。"年轻人的声音很有磁性。他接着说:"这里的饭菜可有名,你一定要尝尝。你要是不愿意与陌生人同桌,我把这桌让给你,希望你不要拒绝。"

劳丝耸耸肩:"好的,我们就同坐这张桌子吧。正好,你可以帮我介绍下这里的拿手菜碟。"劳丝边坐下边介绍自己:"我叫劳丝。"

"瓦特。很荣幸认识你。"

瓦特和劳丝相谈甚欢,瓦特为劳丝选的菜碟很对她的胃口。中间瓦特建议劳丝试试一种饮品,劳丝喝后感觉很爽很飘,似乎自己正在通往极乐的路上。饭后瓦特送劳丝出门,两人愉快地交谈。劳丝对瓦特很有好感,她觉察出瓦特对自己也有点不舍。她知道这样不应该,正要向瓦特告辞时,一辆出租汽车开过,瓦特招招手,汽车停下来,瓦特打开车门,对劳丝献殷勤,要送她回去。领事馆并不远,劳丝不想麻烦瓦特,但瓦特非常热情,最后劳丝高兴地坐进汽车里。她刚一坐进去,立即昏迷过去。等她醒过来时,她发现自己侧身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窗外正是黑夜。她大惊,急忙想坐起来,却浑身乏力,动弹不得。一双温柔稳定的手从后面伸过来,轻轻地抚摸她。她想挣扎,但是这种抚摸让她感觉很放松很惬意,身体里有一种欲望被惊醒。瓦特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劳丝,你好美丽。"她被这声音惊蜇一下,想动却动不了。

一阵激情后,瓦特问:"亲爱的,你愉快吗?"瓦特的声音温柔却有力量。

"嗯,"劳丝的声音不高,但充满愉悦。

劳丝走出酒店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酒店就在领事馆的旁边,她一阵暗喜,悄悄地溜进领事馆,但还是被守门的地球人发现。守门人没有说什么,也装着没看见,但是她心里有点不踏实,因为领事馆有规定,因私不能在外面过夜。

劳丝在床上又再睡会才起来,这时她完全清醒过来,想起自己的行为,难以相信自己会做这样的事,而且居然还与瓦特约今晚再见。她感到羞愧和不安,尤其对罗纳多有内疚之情。她想忘掉昨晚的事,便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罗纳多还没有回来,但是理查得回来了。她看到理查得时,紧张得不行,但幸运的是,理查得一如从前,把工作上的事谈论完就离开,交代她处理一些文件。

在黄昏时她开始觉得难熬,身体里有种欲望,她想去酒店。幸好这时罗纳多回来了,她一个劲地与罗纳多说话,问这问那,对他无比温柔。罗纳多虽然感觉到她今天有点反常,但是很愉快地接受她的温柔。可是第二天早上罗纳多又出门。当罗纳多走时,她坚信这一天自己能够控制自己,只是到傍晚后,她终于忍不住走出领事馆,又来到那间房。她敲敲门,里面传来瓦特的声音:"门开着。"

她推开门走进去,刚走没几步,她立即意识模糊,站立不稳,幸好瓦特抱住她,把她放到床上,她浑浑噩噩,身体没有力气,被人翻过来翻过去。等她最后在床上清醒过来时,房间里静悄悄的,她趴睡在床上。她懒懒地翻身坐起来,喊一声"瓦特",但是没有人答应。她四处张望,房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她并没有慌张,从床上下来,走到床前正对的桌子前,那里有一张大镜子,她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真疯狂!"她自言自语。她知道自己深深迷恋上瓦特,这种迷恋让她在这一刻不在乎罗纳多。桌上有一张纸条,背面朝上。她把纸条翻过来,上面的一行字是打印出来的:"谢谢你,亲爱的,你让我们很满足。祝您幸福!"

劳丝一下子彻底崩溃,她知道自己被瓦特欺骗,被狠狠地欺骗了。那两个字"我们"的每一个笔画都刺痛她。她急忙四处寻找自己的衣服,来不及清洗,套上衣服就逃回领事馆。她一向独立的性格让她十分鄙视自己,此时她尤其害怕见到罗纳多。她决定必须立即改变自己,正好今天晚上有回思露星的飞船,她毫不犹豫地买好票,然后冲进理查得的办公室,说自己要辞职回共和国。理查得被她的行为惊得目瞪口呆,但是并没有为难她,还即刻驾驶小飞船送她去搭乘飞船回思露星。

 

可可斯美因为婚期冲突,所以没有随舰队前往水星体。既然王妃也没有去,她便邀请王妃、特帝和文静参加她的婚礼,也邀请了袖儿。但是令王妃吃惊的是,在婚礼上她也见到劳丝,脸色憔悴的劳丝。她和劳丝互相认识,劳丝也是可可斯美的好友。

"劳丝,你不在办事处工作了?"王妃问,她常把领事馆说成是办事处。

劳丝点点头,然后把王妃拉在一旁,悄悄说:"我刚回来三天。晚上我想单独和你谈谈,这对我很重要。"

劳丝和王妃约好晚上见面后就匆匆离开。王妃看见文静正与袖儿聊天,于是也走过去,问袖儿最近地球上的新闻。袖儿低声道:"王妃姐,你知道不?五天前原第三区执行官王艾川突然去世,据说有好多重要人物参加他的追悼会。"

文静和王妃都觉惊讶,不住惋惜。袖儿补充:"我听说他当时在和人谈话,突然昏迷,脑溢血。"

"他和谁在谈话,这么兴奋?"王妃好奇。

"据说在场的有约瑟夫将军、西斯密教授,还有几个人,我记不住名字。"

"约瑟夫?他不是中校吗?他做将军了?那鲁尔夫将军呢?"文静问。

"鲁尔夫已经辞去将军职位,现在只是第三区执行官。我想起来,你们的朋友布来登当时也在场。"

王妃有点不敢相信鲁尔夫会辞去将军职位,她知道鲁尔夫一直想辞的是第三区执行官。她正在暗想时,可可斯美走过来,穿一身白裙,裸露双肩,风情万种美丽可人,挽着她的丈夫。三人停止话题,再次向新郎新娘祝贺道喜。

晚上时分,在一个小饭店里,劳丝首先要王妃以创造者的名义发誓保密,然后把自己在地球上最后几天的经历讲给王妃听。她边讲边流泪,痛骂那个恶毒的地球人。王妃听得心惊肉跳,她几次胸口疼痛不已,但是她现在越来越能控制自己。劳丝问王妃:"地球上的男人都这么卑鄙无耻?"

"不是的,这只是个别。劳丝,你真的不幸,遇上这样的男人。但是你做得对,及时逃离。"王妃边说边想:我绝不要任何男人。

"王妃,那个瓦特,他用的什么魔法?我毫无抵抗力。"

这就是让王妃心口疼痛的原因,她怀疑有地球同胞获知思露星人的生理弱点,并在此基础上生产出能让思露星人昏迷的化合物。她安慰劳丝:"地球人类几千年历史,总有些解释不清楚的魔术。我猜这是一种催眠术,它不会对你有长远的影响。"

"这些人太可恨!就该把他们当做动物收割才对!"劳丝咒骂。

劳丝的这一句话让王妃怒不可遏,劳丝也感觉自己说话出格,脸涨得通红,只是哭。王妃气过后平静下来,她确实为劳丝愤愤不平。她再安慰劳丝:"你记得他的模样?你把他的身体特征讲给我听,我请朋友在地球上追查他,把他绳之以法。"

"不要,我可不想出庭讨论这个。"

王妃自己也想查这件事,但是她现在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人牵涉进去。她说:"劳丝你放心,我就秘密调查,总得让他早晚付出点代价。"

"好吧,狠狠地揍他一顿!"劳丝于是把瓦特的样貌画给王妃看。

劳丝离开的时候心情好很多,她知道瓦特会付出代价,她内心的天枰终于平衡。但是王妃内心的天枰终于失去平衡,一会左边高,一会右边高,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她快要发疯。她这时只是知道,风暴也许会很快到来,而自己也许就是那罪魁祸首。

王妃一个人坐在小店里,已经很晚,身兼厨师的店主等着她离开好关门,但是王妃就像尊雕像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店主知道这是创造者的所爱,他不想赶她走,也不想打扰她,就自己悄悄地离开,留下王妃一个人在深夜里独坐在小店的里面。

王妃最想搞清楚的是,地球人类是怎么获得控制思露星人的秘密方法的。这世界上应该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才对!难道还有人能感应到阿兹列?她一旦怀疑是否还有人能感应到阿兹列后,一股嫉妒心不知不觉升起,这股嫉妒不安之心,加上这十几天来内心里的惶恐和折磨,立即把她一向敏锐的思维和判断磨钝。若在平时,以她的聪明才智,她顷刻间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而且不会反反复复。

她在这个嫉妒不安的旋涡里挣扎老半天后安慰自己:绝没有人再能进入阿兹列的意识世界,他选择我有明确的原因。

王妃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如果没有别人能感应阿兹列,那就是我说出去的。我到底有没有跟特帝和静儿说过?我应该没说,但是我现在不敢肯定。如果说了,谁把这个知识传出去的?也许是特帝!我经历的三次思露星人恍惚的场景里,特帝都在。很明显,特帝能对思露星人施加影响。当我在决议院里悲愤地说'除非我死了'时,特帝很有信心地说我死不了。这说明特帝知道我能够狭持副议长或是议长,因为他有这样的能力。我居然一直都没有问过他!他也许已经知道阿兹列的秘密!特帝无比热爱地球人类,他无条件帮助地球人是极其可能的。不对,特帝一直反对我去追查曹雨的健康档案,他也许知道这是危险的,他知道必须把这样的知识埋藏,上一次感应到阿兹列时,他并没有进入阿兹列的世界。静儿呢?为什么她要我接受西斯密的所谓治疗?她又碰巧那天不在?她为我生死不顾,她不应该这么做。她应该会这样做!她爱我和她爱地球人,并不矛盾。

疑心是摧毁信任最有效的武器,无论这种信任来自爱情、友情、荣誉、还是职责。王妃不知道自己正走在这条路上,也许她知道,但是她无法停止。

她接着想下去:特帝的嫌疑最大,他知识丰富,能不着声色地教会地球人生产出这样的物品。静儿呢?我应该没有说过,要不为什么西斯密会给我催眠?西斯密!应该是西斯密。不知道他从我这里获得了什么知识!天啊,要是这样,我真的罪该万死!也许他就是真的想帮我,并没有从我这里获得任何知识。如果西斯密有预谋,那么,这么多人,都有参与!我再没有一个人能相信!

她又想起她无意间听到的布来登和方若天的对话。布来登对思露星人的仇恨无法消除,竟然转嫁到我的身上!幸好方若天还算有良知。

鲁尔夫!对,我要联系鲁尔夫,但他值得信任吗?

王妃的思路已经混乱,她想不清楚。有一刻,她问自己:我在干嘛呢?我不是地球人吗?我为什么要为思露星人着想?又有一刻,她认为应该把自己从阿兹列那里获得的关于思露星人的生理弱点报告决议院,让他们早做准备。但她马上意识到,这会让思露星共和国先发制人把地球毁灭,也可能会让思露星人内部互相攻击。

她也不知道这个秘密是否已经在地球上传开。她最害怕的就是,如果这个秘密传开,而地球人利用之攻击思露星人,那么思露星人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把地球人类消灭。啊,那地球人类也没有退路,只有拼死把思露星人消灭。王妃心痛得紧,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这时似懂非懂为什么阿兹列不把地球人的事告诉思露星人。她不断问自己:我该怎么办?

她就这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整夜,她的大脑疼痛欲裂,无法思考。

"我们到处找你,联系你,你也不回答。"文静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王妃回过神来,她很自然地找到一个借口:"我感应到阿兹列后,走不动。对不起,我 ……"她故意说不下去。

文静并没有抱怨她,只是把她扶起来:"这里不远,只有十几分钟路程,你能走吗?"

"能。"

"我赶紧通知特帝,让他也过来,我们分开在找你。"

王妃浑浑噩噩地睡两天后,大脑才不再疼痛不再混乱。她安慰自己:也许一切都是自己多心!也许自己害怕的事根本就不存在,不可能发生,劳丝和伊音的事只是偶然巧合。她有这样的侥幸心理后,就再也不想从这种心理中走出来,也再不想出门。

文静对王妃最近的异常有些担心,她害怕是不是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她曾悄悄地问特帝。

"特帝,王妃常睡不好,半夜惊醒,这种状态曾经出现过,后来就是思露星舰队到达地球。"

"你害怕她又在做恶梦,暗示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是的,上次是你,这次是阿兹列。"

"我曾经有过一次不祥的预感,预感到她会死去。我那时把所有的可能都计算一遍,没有任何数据支持。幸运的是,后来这种感觉慢慢消失,我也就不再担心。

"可是我担心。我们还这么年轻,美好的日子刚刚开始,我怕得很。"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还有外星人,还有比思露星人更强大更智慧的外星人,正在赶来的路上。"

"你说过,思露星人是最高级的生命。"

"我曾以为是,但是思露星人仍然是肉体之身。如果有一种人类,像阿兹列一样是金刚之体,又能进化又能创造,脑容量比思露星人强大万倍,那自然超过思露星人。"

"啊,那地球人就更加危险了!"

"即使思露星人是最高级的人类,但他们的历史太短。假设有同样高级的人类,历史长一千年,以他们的进步能力,其先进程度我们不能想象!"

特帝越说得多,文静越害怕。特帝安慰她:"据我所知,昨晚她睡得挺好。她就是压力大,怕未来海洋计划出错。这种超大规模的工程,出个差错就可能把思露星人类重创甚至毁灭。想想看,如果是你提出的计划,你压力会有多大?"

文静认为特帝说得有道理,但是她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她一生对人体贴,一向很少为自己作想,尤其对王妃,她一心一意付出。她哪里知道,一个人的预感,往往都先应验在自己身上。

文静就这样暗暗担心着,王妃也这样侥幸着,直到有一天,她们被通知:切割下的冰体将要到达天猫星,实验将在一周后进行。

收到这个通知后王妃很高兴,她这时已经适应侥幸的心理,已经不再担忧。但是她还是立即去面见雅各,她想要雅各给她一把思露星人用的小手枪。

"特别调查官雅各先生,伊音的事件你结案了?"王妃问。

"是的。医学院的鉴定也没能提供实质性的证据,我只好以失足坠落结案。谢谢你。"

"雅各先生,我能请你帮一个忙吗?"

"请讲,我尽力。"

"我想有一把便于隐藏携带的激光手枪,你能帮我安排不?"

"在共和国,武装部队才能有枪,私人拥枪必须被批准,我可不是能够批准拥枪的部门。你的这个愿望,将军才能帮你。"

"可是他在太空里,过几天就到天猫星了。"

"说说看,你要这枪干嘛?"

"我要去天猫星,在那里要是碰到什么攻击,有枝枪我心理踏实些。"

"有一半的舰队与将军在一起,我想不出有什么样的敌人能够构成威胁。"

"雅各先生,我漂亮吗?"

"你漂亮极了。"

"像我这么漂亮的女人,难免有人会想入非非。这样的事我碰见过不止一次,天猫星上的多的是饥渴的男人。"

"我们思露星人都遵纪守法!"

"就怕意外。还有,那里可是不只思露星人啊!"

"你肯定还有什么原因。好吧,你不说我也不问。"

"雅各先生,我协助你的秘密调查,我也算半个调查人员。既然如此,我拥有最基本的秘密防卫武器不算违法吧?"王妃不肯放弃。

雅各是一个武器专家,他被王妃追问得紧,终于松口:"好吧,我只能给你半个小武器,你必须知道这不是我给你的。"

他递给王妃两张几乎透明的小贴片,都是三角形,底宽只有一厘米左右。他说:"你把这两张分开藏在贴身处,要用时把它们分别贴在你的左右手指上,只要两张贴片碰在一起,就能互相激发,在五秒后发出电子束,能在两尺内击穿没有重金属防护的肉体。记住贴片方向,别把自己击穿。"

王妃接过两张贴片,就要去试。

"等等,这小贴片只能使用一次,使用过后就不再透明。"

"谢谢你,雅各先生。你只有这么两张?你能也给我妹妹两张吗?"

"我只能给你这两张。你必须保密!我决定申请陪你一起去天猫星,我感觉你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我。"

"好啊,我批准你去,你正好做我的保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nearb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汉唐' 的评论 :
谢谢喜欢!其实第三部都写了一半,只是整部小说一直在反复修改中。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总算盼到了,写的太棒了:)
nearby 回复 悄悄话 想修改几句,结果发现不能修改了,只好在<海外原创>里修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