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boris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继续谨慎关注病情发展,我今天的分析

(2020-01-26 05:28:28) 下一个

早起看了一下,从昨晚最后一次检查到现在,新病例不多。这让我暂时喘一口气。如果到今天晚上还有到明天这个持平或者减少的趋势仍然明显,那么我们暂时可以放一下心。

一个传染病如果人的行为(比如坐公车还是自己走路),自然环境因素(比如温度),还有治疗的方法不发生变化的条件下,它的增加速度是一定的。这个量化的标志是每个病人在整个病程中平均传播的人数,或者从整体看,每单位时间(比如每周)新发病与原有发病的比例。附带说一下,每个病人实际传播的人数不是简单的珀松分布,有所谓超级传播者,所以这个问题不是简单的匀质随机过程。

从这个病毒开始传播,到宣布封城,这个传播的速度是大概每周翻一倍。我从资源的估计,一万病人是我们能守住的最后一道防线,超过这个就难以保证控制了。那个时候大概是八百个病例,有三个多星期的时间可以来得及动员全国资源。

那么这几天病例急剧增加,折算每周增加是百分之五百。这是极为危险的情况,照这个速度不用一个星期就达到一万了,当地医院会发生真正的崩溃(前几天的相比是小意思了)。何况失去控制以后继续高速扩张,在全国爆发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会传到全世界。这就是哈佛丁博士预计的。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医疗条件很落后,后果不可想像。

今天的数据,让我有一些理由和希望,认为当初的估计,也就是每周翻一倍还是基本正确的。这几天的增加,可以被理解成“政策性增加”(这个令人哭笑不得的词是我发明的有专利权。。),也就是前一段时间有瞒报的,这些天才反映出来。

只要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资源来控制大部分现有和新发生病人,比如一百个病人,本来可以传染三百个,被关医院八十个,剩下二十个漏网之鱼只能传六十个,下一代只有三十六个,几代下来就不攻自破。

最危险的是下面一两个星期,现有潜伏的病人会发作。因为传到外地的比在武汉的时间上要晚一两个星期,会是发展比较快的阶段。现在各个地方都如临大敌,人的行为已经发生了改变,从现在开始算的下一代大量被感染的可能就不大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Mike121212 回复 悄悄话 国士无双的伍连德博士,广东台山市四九镇人。这个远离京城万里的南方小镇, 地杰人灵,也是已故旧金山市长李孟贤, 前加拿大总督 (Governor General of Canada) 伍冰枝, 香港美心集团共同创办人伍舜德伍沾德昆仲,中国交响乐团首任团长李凌,香港歌星陈伯强,和香港 Beyond 乐队的全体成员黄家驹黄家强兄弟,黄贯中,叶世荣的故乡。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謝樓主傳遞的簡浩信息
lucky101 回复 悄悄话 同意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1928-1919,西班牙流感的发生,在约6个月内夺去2千5百万到4千万条生命,比持续了52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
海牛 回复 悄悄话 清朝末期的 1918 年东北发生鼠疫,在伍连德的指挥下总共用了60多天彻底扑灭,一共死亡6万人,加上去劫后余生者,患者总人数远超过六万人。現在的条件早己今非夕比。
通州河 回复 悄悄话 武汉的医疗资源不可能够用,我也在想统计数据有没有任何意义。
武汉以外的情况,我是保持谨慎乐观,主要是医疗资源够用,政府老百姓重视,朋友讲武汉外城市如果有人感觉被传染打叫救护车,是救护车和警车一起来,全穿防护服。同时小区保安很霸道,强制隔离,各种消毒,强制措施。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套还是有正面的意义。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你的预测是善良的,可是病毒的传染不是一半接着一半地递减,而是一传三,三传成九这样的速度往下传,同时病毒还在迅速地变异,更糟糕的是目前没有药,医院没有足够病床,医生严重短缺和防毒装备不足。

中国的病毒也在整飞机的被带到了海外。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