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七十九、 比萨

(2020-08-08 14:31:25)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七十九 比萨

 

       游完了佛罗伦萨,丁一和月琴租了一辆意大利产的甲壳虫小车驰骋去了比萨,一路风光旖旎,不在话下。

      到了比萨,街道整洁干净。他们订的大酒店距离比萨斜塔(Leaning Tower of Pisa)不到100米的距离,安顿好后两人急急忙忙前去瞻仰这个儿时就听说过的名胜古迹。他们买了联票,先在比萨斜塔前排队。轮到他们了,一组二十人沿着歪歪斜斜的螺旋楼梯往上爬,一共296级台阶。每级台阶的大理石台面都被几个世纪来无数双脚踩踏磨出了凹坑。到了斜塔顶层平台,不免有倾斜和失重的感觉,两人略微炫目不适应。

        比萨斜塔始建于公元12世纪,完成于14世纪。斜塔当初的设计师是谁一直是个谜,建筑师前后到有几个,他们的名字雕刻在塔身的石柱子上。斜塔修建时,一开始基座就有问题,有惊无险地倾斜矗立了几百年。塔顶上有七口青铜大钟,代表着音乐符号中的七个音阶。丁一还记得小时候父亲讲解的伽利略自由落体运动和加速度定律,现在终于站在了它的顶端。丁一想看看伽利略当年是如何将两个质量不同的炮弹丸从塔上丢下去的,以证明物体的下降速度与质量无关。可是四周被铁丝网围了起来,不能如愿以偿。

        他们沿着塔顶的圆形转了几圈。塔高风大,塔顶的一面旗帜被吹得呼啦啦直响。极目望去,比萨这个城市和意大利的许多城镇一样,铺满了橘黄色的街道房屋,安静地躺在斜塔下,上铺殷蓝的天空。远近有许多高高低低的塔楼,像一支支铅笔插在房屋上,似乎要用蓝天当作画板作画。一群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在呐喊,看声波能够传递多远。一对上了年纪的伉俪则坐在古钟下,双目凝视着远方,似乎在品尝岁月带来的甘甜。

        站在塔顶俯视下方的主教堂广场(The Piazza dei Miracoli, Square of Miracles),朝拜的人群熙熙攘攘,细小如蚁。紧靠着比萨斜塔的是始建于1063年的比萨大教堂(Piazza del Duomo),建筑师是布斯切托和雷纳尔多。另外还有窝头状的洗礼堂(Pisa Baptistry)和长方形的纪念碑公墓(Camposanto Monumentaleor Monumental Cemetery)。几座白色大理石建筑物规整地立在绿茵草地上,阳光下显得神圣庄严。

        从塔上下来,他们参观了大教堂、洗礼堂、纪念碑公墓建筑群。大教堂里面悬挂有多幅16-17世纪的油画,以主祭坛后面墙上的27幅油画最为精美,描述的是旧约里耶稣的故事。可歌可泣的油画由托斯卡纳本土画家萨托、索多马、 和贝可米创作。有位坐在轮椅上的游客,独自一人观画,然后来到祭坛前,在胸前手划十字,仰望着耶稣祷告。

        大教堂对面的比萨洗礼堂为罗马天主教堂,始建于1152年,完成于1363年。圆形大厅里面的两个石柱上刻着设计者迪奥替萨尔维的名字。有意思的是如果站在某一个点,丁一和月琴可以听到大厅远处其他人的谈话声音。

        来到纪念碑公墓,里面都是墓地,整齐地铺在地上,一个一个紧紧相连。阳光从镂花空面的墙壁透射进来,照在墓厅里面竖立着的各式墓碑上,印出了光影花格。不少墓碑配有雕塑人像,颇具艺术观赏性,默默无言地伴随着墓主度过寂寞时光。有些墓碑前摆放着鲜花,给宁静的墓厅带来些许生气,引人追思。

        出来后,两人意犹未尽,在主教堂广场上从不同角度欣赏斜阳里的比萨斜塔,光影将斜塔的建筑演绎得美轮美奂,无与伦比。草坪上坐满了年轻人,或躺或坐,三三两两述说情话。还有不少游客在草坪边缘做着托举斜塔的动作,大呼小叫地嬉笑。所经之处,满眼的蓝天白云、典雅建筑、绿茵草地、游人如织,组成了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丁一夫妇看得心花怒放,如痴如醉。草坪开始浇水了,雾状的细小水珠将阳光分解成了七彩虹光,为古建筑平添一分迷幻虚境和神秘。

      看看时间不早了,月琴提议去亚诺河边看看。等他们到达市区河边时,正值夕阳西下,河水和两岸的桔色建筑在夕阳时分被涂上了一片金红色彩,赋有诗意的浪漫。他们还记得在佛罗伦萨的米开朗基罗广场看亚诺河的美妙时光。亚诺河从佛罗伦萨淌流到这里,像一根绳索将两座文艺复兴的古城串联在一起。河边有个冕圣玛利亚小教堂(Santa Maria della Spina),里面有个工作人员介绍,此教堂始建于公园1230年。因为原址经常发大水被亚诺河淹没,教堂1871年被搬迁到这里。沿着河边漫步,两人欢喜地从这头走到那头,穿过桥,又从那头走到这头,将自己彻底融入油画般的色彩中去。

        紧靠着河有条商业步行街,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擦踵。街两边商店林立,霓虹招牌吸引着游客。月琴在一家皮货店看中了一款皮制背包,产于佛罗伦萨。丁一说要是喜欢就买下,月琴毫不客气地说喜欢。丁一笑着掏出钱包付了款,博得女店主的夸奖,丁一倒不好意思起来。

        月琴背着新包出了皮货店,两人融入游客中继续逛完了步行街。夜幕已降,两人往回走,过桥时灯影幢幢,河中有一队皮划艇过来。选手们动作整齐划一,用桨打碎了河水的宁静,挑起的水珠在两岸的灯火中习习闪光,为夜色带来一片灵动。

      回到了旅店,两人在斜塔广场边的一家餐馆用晚餐。这时大教堂和斜塔等各个建筑被灯光映照得通体透亮,醒目地矗立在黑色的夜空下,引人遐思古今。晚餐后两人恋恋不舍,又围着比萨斜塔和大教堂转了一圈,算是为这趟文艺复兴之旅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摄影:美国严教授

1.

Pisa
2.

Pisa
3.

Pisa
4.

Pisa
5.

Pisa
6.

Pisa
7.

Pisa
8.

Pisa
9.

Pisa
10.

Pisa
11.

Pisa
12.

Pisa
13.

Pisa
14.

Pisa
15.

Pisa
16.

Pisa
17.
Pisa

18.

Pisa
19.

Pisa
20.

Pisa
21.

Pisa
22.

Pisa
23.

Pisa
24.

Pisa
25.

Pisa
26.

Pisa
27.

Pisa
28.

Pisa
29.

Pisa
30.

Pisa
31.

Pisa
32.

Pisa
33.
Pisa
34.

Pisa
35.

Pisa
36.

Pisa
37.

Pisa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