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严教授

每个人都是一滴水,从各自的角度折射出大千世界。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个人资料
美国严教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七十六、 行政旧宫

(2020-08-05 16:03:24)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七十六 行政旧宫

 

      参观完了乌菲兹美术馆,他们接下来去了紧临着的行政旧宫(Palazzo Vecchio)。行政旧宫建于1299年,本来属于佛罗伦萨公民的权力机构,文艺复兴时期被美第奇家族占用主政多年。1540年科西莫·美第奇一世将自己的家从美第奇宫搬了过来,这里便成了美第奇名副其实的官邸宫殿,直到1569年科西莫·美第奇一世升为托斯卡纳大公爵,搬去了更为豪华的皮蒂宫。

      宫殿一楼是个高大的大厅,丁一和月琴去时一个单位正在这里举办活动,气氛热烈。两人只得站在大厅的一端仔细端详大厅里面的壁画和雕塑,布置得像一座艺术殿堂。她们上到二楼和三楼,每个办公房间的四壁到天花板也都是壁画,眼花缭乱,内容颇为丰富,基本都是15到16世纪的作品。 特别是用作内政会议厅和法院的大房间,壁画更是精美绝伦,色彩缤纷,散发着浓浓的文艺复兴特有的艺术气氛。这间屋子有座朱迪思和 荷罗孚尼雕像高高矗立在房间内,是多纳泰罗1457-1464年创作的。

      “在艺术气氛这么浓厚的地方办公,能够集中精力吗?”月琴开玩笑地质疑。

      “那不一定,说不定会提高办公效率,提高办案的人情味。”丁一发表了不同的看法。

      “这里有个塔楼,好像也可以观看市容。要不要爬?”月琴问。

      丁一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回答:“我们还要去巴杰罗艺术馆,恐怕时间不够了。”

 

      位于闹市中心的巴杰罗美术馆(Palazzo del Bargello)原来是一座城堡,建于1255-1350年。乌菲兹美术馆的藏品实在太多,共有十万多件,没地方放,许多艺术珍品只好堆放在仓库里。为了能让观众看到尽量多的藏品,1859年佛罗伦萨政府将一部分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品移到了巴杰罗美术馆展览,成了乌菲兹美术馆的一个分馆。

      历史上巴杰罗美术馆曾经做过市长办公室,是中世纪的一个警察局,兼做监狱直到1786年。进门后,他们看到了一座壁垒森严的高墙大院,体验了一把古代意大利的治安建筑。抬头望去,庭院的一角是座高高的筒子楼,建于 1256年。这座筒子楼下面的狱室是整个监狱里待遇最差的,关押的第一个犯人来自于沃洛格纳诺,因此筒子楼叫沃洛格纳诺塔楼。   

      大院内展有许多雕像。其中群雕“萨拉格兰德喷泉” (Fountain for the Sala Grande)是石膏复制品,它的大理石原件创作于1556-1561年,原来置放于皮蒂宫的波波利(Boboli)花园内,可惜十七世纪被拆散了。丁一和月琴逐次观看了其它雕像,有詹博利尼1572-1576年创作的“海神”(Oceanus), 卡米利安尼1560年创作的“河神”(River Gods),丹蒂1572-1573年创作的“科西莫·美第奇一世”(Cosimo I de Medici), 加米托1874-1876年创作的“钓鱼小孩”,件件栩栩如生,神采奕奕。

      大院回廊里有个雕像馆,走到里面,展厅陈列着文艺复兴时期的名雕,满目生辉,让两人惊喜连连。这里有特里博洛1545年创作的“菲耶索莱寓言”(Allegory of Fiesole),丹蒂1561年创作的“荣誉战胜诡计”(Honour Triumphant over Deceit),詹博利尼和弗兰卡维拉1575-1580年创作的“佛罗伦萨战胜披萨”(Florence Triumphant over Pisa),丹蒂1559年创作的“摩西和盘在十字架上的蛇”(Moses and the Brazen Serpent),詹博利尼1580年创作的“飞腾水星”(Flying Mercury),班迪内利1551年创作的“亚当和夏娃”(Adam and Eve),米开朗基罗1505年创作的半成品“麦当娜和孩子以及年轻的圣约翰”,沃特拉1564年创作的“米开朗基罗半身像”(Bust of Michelangelo)。馆内还有两座放在一起的“巴克斯酒神”(Bacchus)雕像,一座是圣索维诺1511-1512年创作的,一座是米开朗基罗1496-1497年创作的,风格非常不一样。

      他们沿着中世纪的庭院石阶楼梯上到二楼,有一个长长的走廊。走廊上摆放着一男一女两个雕像,即弗兰卡维拉1589年创作的“詹森”(Jason)和詹博利尼1570年创作的“结构美学”(Architecture)。

      走廊尽头通到一个大厅,里面主要是多纳泰罗的作品,包括他的最著名的铜质雕像“大卫”。这个铜质小“大卫” 创作于1440年,和后来米开朗基罗创作的大“大卫”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座雕像面前围了不少游客,到巴杰罗美术馆来的游客大部分都是冲着这个小“大卫”来的。多纳泰罗的杰出学生贝尔托尔多的展品“战斗场景”(Battle Scene)也在这间大厅里。贝尔托尔多曾经教过少年时期的米开朗基罗学习雕塑。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当年参加圣百花主教堂洗礼堂北门设计竞争的两枚铜质样品,挂在墙上。丁一和月琴站在这两块文艺复兴时的开山之作前,重新受到洗礼,内心又涌起了激情。

      丁一对月琴说:“我们是不是很幸运,我仿佛看见了当年那激烈的竞争场面。”

      月琴回答:“在这些艺术杰作面前,我们是多么地微不足道啊!”

 

      但丁的诞生地离巴杰罗艺术馆不远,喜欢文学的丁一要去看看。他们沿着狭窄的街道信步索去,有时不得不贴着墙根给载着游客的脚踏三轮车让路。在一条窄巷子里他们找到了这个袖珍型的博物馆,游客不多。博物馆的楼上陈列着但丁“神曲”的几本古印本,墙上贴着“神曲”的全诗。简陋的陈设让两人多少有些失望,感觉文学在这个艺术之都被埋没在浩如烟海的绘画和建筑之中。

 

摄影:美国严教授

行政宫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巴杰罗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Florence

People

People

但丁神曲

Florence

谢谢观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